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社運

2009最重要的新聞

廣告

廣告

看了這題目,不知你會有甚麼答案。高鐵,則是我心目中的不二之選。它所涵蓋的領域,廣闊得令人驚訝——

財政:耗資近70,000,000,000元,乃回歸以來最昂,但相對節省逾半的替代方案,只為我們省下數分鐘,實是公帑謹慎運用的最大諷刺,更莫說它對機場和九龍界限街以北還造成不必要的車程增加。

環境:車廠偏偏選中綠油油、最肥沃的菜園村。菜園村左面的軍營空地它不選,右面的露天貨櫃場它也不選,盡選最綠的來變灰,足證政府提倡綠色生活乃裝模作樣,誠意欠奉。它將在眾目睽睽下,以混凝土窒息我們僅存的沃土和菜田,永久剝奪我們後代的綠色財產。

公義:即使為了發展,不得已要破壞菜園村家園,也應妥善安置,令村民喜上眉梢,尤其長者,而不是以一筆賠償金了事——老人並不需要金錢來買LV和iPod,他也不希罕政府的居屋,他只想保留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鄰里關係,而他也老了,再沒有精力自行去另覓耕地。假如高鐵效益真是如此巨大,那政府又何必吝嗇對菜園村數百村民的體恤和細致安排?政府的處理方法合乎公義嗎?現在連累七八十歲的長者年來多次上街抗爭,我想問我們於心何忍,只有麻木不仁的人才不會動情,也許那就是高官和工程師的特質。政府向社會大眾作了敬老和私有財產保護的極壞示範。

政制:面對政府方案疑點重重,在12月3日的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上,泛民全投反對票,向來盲從附和的建制派則投贊成,表決結果落在「功能界別」的「關鍵少數」身上。然而,這些「功能界別」議員近半上屆是以0票當選,他們能代表誰?他們根本只代表界別老闆的利益,斷不能代表整體市民。可是這筆佔六分一財政儲備的民脂民膏,竟然就由這些少數代表分配,政制不義表露無遺,實再無更好的示例。它益顯政制不能小改,而要大修。

八十後:高鐵一事觸發更多關心公義和保育的八十後起來抗爭,即使在12月3日這種平日下午舉行的立法會會議,竟也有百多人前往示威。政府的不義已超越了八十後所能容忍的臨界點,他們已被驚醒,政治力量的新勢力將蓄勢待發。

和諧,本應源自互相溝通、交換、妥協;可是政府只想透過功能界別的關鍵少數,在公佈細節(如造價車費維護費等)後的兩個月內,就極速通過一項百年基建,也漠視菜園村、大角咀、成本效益等問題,霸王硬上弓,大石壓死蟹,破壞和諧的最粗暴者,實非政府莫屬;這條不綠不義不節省的高鐵,將是我們土地上一道永久的傷痕印記。加上還有建制派及個別涉嫌利益衝突的工程界魑魅魍魎對這種粗暴不義視若無睹,全力護航,為虎作倀,總結2009年,我們悲憤莫名。2010年1月8日高鐵方案將再面臨財委會,這是最後一戰,希望能見到每一個你在一時半來包圍立法會,也可放工後中途前來加入,齊來表達我們對公義的渴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