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順寧道租戶暫緩遷離 為主流傳媒報道做個清算

順寧道租戶暫緩遷離 為主流傳媒報道做個清算 順寧道租戶暫緩遷離 為主流傳媒報道做個清算
廣告

廣告

上圖:Kay To攝

十二月三十日,大清早,順寧道69號地下就擠滿了人。那些聚集在樓梯口的人群當中,有些來自不同的民間團體,有些則是其他即將或早受重建之苦的舊區街坊,還有些年紀稍輕,或三五成群,或獨身前來,也許是響應網上召喚而來。這些前來聲援的群眾,好些,之前的行動經已碰過面,可是隔著馬路的一端,還有一批陌生臉孔。他們或正在擺設攝影機的腳架,或正從袋子掏出往上揭的那種記事簿,又或正在,整理胸前那部看來重甸甸的相機。那些,是記者。

我略感驚詫的原因是,之前的幾次行動都未曾見過他們的影蹤,儘管順寧道重建組那邊表示,他們早已將採訪通知發放予各大傳媒。可是,這一次,當其中一個租戶姚生姚太要被迫遷的時候,他們卻都齊集現場。我點一點那些擱在一旁的採訪車,再掃視記者們手握的咪牌,幾乎所有電子傳媒都到齊了。這該是頗能令人振奮的事,起碼,透過他們的報道該會令更多的香港人知道這件事,知道順寧道這個平凡而貧窮的地方正在發生甚麼的一回事。

不,等會兒。我們未必可以恁地樂觀,因為這些傳媒的報道角度,同樣地會影響到其他人對此事的觀感,那麼,就讓我們一同來,去為這些主流傳媒的報道,做個清算。
   
電子傳媒 (電視)
無線電視  缺
有線電視  順寧道租戶不滿迫遷拒搬走
亞視電視  順寧道重建大廈租戶拒遷
   
先看看三家電視台的報道,不,該是兩間,因為無線雖然有派記者到場,還出動兩架採訪車,但六點半、晚間新聞,以至網上重溫都不見此則新聞的影蹤,可能是午間報道了就算。由於大約兩時許姚生姚太下樓,向在場街坊及記者宣布,執達吏暫緩行動的消息,我們大概可以推斷,無線應該是覺得執達吏沒有到場,沒有激烈的拒遷場面,整件事就失去報道的意義。如是者為何主流傳媒蜂擁而來的舉動亦實在不難理解。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若然在無線網上新聞鍵入「順寧道」作為搜尋關鍵字,竟然只會看見「政府優化重建項目租客補助金」一宗新聞,不理會租戶的「真拒遷」,卻為市建局的「假優化」上心,CCTVB名不虛傳。
 
亞視新聞同樣逗趣。先報道順寧道有租戶拒絕遷出,然後引述「關注組發言人表示,重建項目六月公佈後,業主要求部分租戶遷出。」就這樣花了十秒,就算是把整件事報道了。觀眾不是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便是一口咬定某舊區有人在搗亂不合作,尤其當看完報道的後半部-「市建局表示,重建項目的規劃程序仍在進行,市建局未正式收樓,亦沒有法定身份,介入業主與租客間的租約事宜。由於租客在另覓居所時,會遇到經濟困難,市建局已增加搬遷補助金和降低審批門檻。」,更定會有這種感覺。這樣用市建局的官腔回應作結,根本無異於暗示,其實市建局那邊廂早已盡了力但仍愛莫能助,只是有人蠻不講理罷了。將苦主的訴求甚至現況完全省略,再將官方回應放至最大,這樣的報道,有什麼公平公正可言?
 
至於有線新聞,同樣也是將報道的重心放於「有租戶被業主迫遷,但因為私人利益而拒遷」這樣的論述。這個說法不完全錯誤,可是卻將整個抗爭行動的主旨一下去抹去。姚生姚太,甚至其他街坊、團體,所爭取的不單是一個重置上公屋的機會,更不是什麼租戶補助金,而是市建局的公平對待。法例明顯存在漏洞而市建局卻不理會,那不是關乎什麼實質利益的問題,而是公義、平等的問題。可惜,這些更重大的議題,統統在主流傳媒的報道中被過濾了。也於是,我們無法從他們的報道中看到對市建局有一絲質疑的聲音。
 
電台
香港電台  執達吏暫緩順寧道重建區收樓行動
新城電台  順寧道重建戶被迫遷要求獲安置上樓
商業電台  順寧道租戶投訴被迫遷
 
而電台的報道其實也差不多,都是以這個邏輯略略描述事件:有租戶被逼遷 >> 拒遷 >> 要求賠償及安置。而且都以市建局的回應作結。這是典型記者寫報道的手法,以官方回應作為整件事情的總結,甚至解決方法。聽眾聽完以後,只會感到,啊,政府方面已經回應了,已經做了點事情,那事情就是解決了。沒錯記者的責任-作為舖陳事實的旁觀者,也完成了。可是,政府方面回應的粗疏又或不合理之處,卻總是被省去。以此次為例,市建局的回應不過是搬出其於十一月三日公布的優化住宅租客援助措施。此所謂優化措施,沒錯是增加了搬遷補助金 ,但一直以來,市建局對重建區內租客的責任,就是公屋安置或者現金補償。現金補償包括補償金及搬遷津貼。那即是說,市建局的所謂優化措施,相比租戶們原應獲得的補償來說,不過是小恩小惠,既無公屋安置,亦無補償金。以市建局的回應作結的報道,忽視了官式的敷衍塞責,將小恩小惠當成解決貧窮租戶苦況的良藥,不是混淆視聽是什麼!
 
其餘報章傳媒就順寧道報道標題
 
蘋果日報  重建區租戶抗逼遷
明報    重建區租戶被逼遷 木板封門抗收樓(正文)、逼遷「交吉」無助增賠償(特稿)
新報    列重建計劃業主迫遷難配公屋 順寧道租戶封門拒收樓
成報    順寧道重建 13租戶遭迫遷
大公報   遭迫遷不獲編配公屋 重建區租戶封屋拒搬
文匯報   順寧道重建 業主迫遷 租戶拒搬
太陽報   業主逼走租戶 博市建局賠多啲
東方日報  業主詭計迫遷重建區租戶企硬
 
標題鮮見市建局三個字,也就代表,傳媒把整件事的重心都放在業主跟租戶的衝突上,對市建局的處事不公,著墨卻不多。
 
當天過程
 
九時許,聲援人士聚集於順寧道69號樓下。順寧道關注組發言人何先生、各民間團體代表及舊區街坊逐一發表對事件的看法。後在場人士一同高呼口號,要求市建局正視事件,還貧苦租戶基本住屋權。樓上被逼遷的租戶姚先生用大字報封門,拒絕任何採訪。他們在走廊張貼標語,並在樓宇外牆掛起橫額,反對市建局劫貧濟富,從沒認真處理租戶的苦況。在場有十數名記者等候,亦有數名警員戒備。到了十一時半,即原定執達吏上樓清場的時間,仍然未有任何動靜。有三四名穿西裝人士在對面的公園徘徊,時而低首細語,時跟警方相談,懷疑就是準備上樓清場的執達吏。十二時左右,由於遲遲未有動靜,現場呈膠著狀態。此時,警員離開現場,順寧道只剩下一批聲援人士以及守候的記者。群眾組織三數人一組,上樓跟姚生夫婦問好並表達支持。這個時候,他們在樓下已經站了三四個小時,開始感到疲憊,於是有人搬了些圓凳,給有需要的人,特別是那些年紀稍長的舊區街坊,坐下稍稍歇息,準備跟遲遲未未的執達吏打持久戰。
 
兩點半左右,姚生姚太下樓,跟聲援的朋友以及在場記者說,執達吏暫緩了行動。他們在十時跟十一時許都曾致電予執達吏,詢問他們何時會前來,而對方兩者的答覆都是,正在來。但卻一直未見影蹤。到二時左右他們再次致電,這次執達吏的回應是,今天不會來,但是,之後會隨時上門收樓,也就是說,可能是明天,可能是下星期,即使街坊不在家,即使沒有事前通知,執達吏也可以爆門入屋收樓、點算財物。這個回應,對於姚生夫婦來說,實在悲喜交集。

不錯,今天的抗爭是勝利了,因著在場聲援的近百人,因著主流傳媒的追訪,業主不敢輕舉妄動,遂指示執達吏暫緩收樓,然而,在此之後,他們將要面對更為灰暗的將來。他們將要背負隨時失去家園的巨大壓力,而且由於執達吏行蹤神秘,一旦來個突撃,恐怕支持的人士又或記者們事前都無法得知,從而到場聲援或報道,他們或許要獨自承受執達吏游撃戰術所帶來的巨大壓力。
 
三時半,姚生夫婦接受完傳媒的訪問,就跟其他聲援朋友一起,乘地鐵往上環,到市建局總部樓下抗議,要求市建局董事會主席張震遠接見。他們在場呼叫口號,又豎起張震遠的巨型照片,引來不少當區市民留意。五時左右,市建局終於派人下樓跟示威人士見面,但來人卻不是張震遠,而是企業傳訊部總監。對於街坊們的訴求,他只是頗為敷衍地回應:「我們會再商議…張主席今天不在辦公室…若然你們沒有什麼資料要交給我的話,我就要離開…」情況跟十一月十三日街坊上門示威時得到的答覆一模一樣,可見市建局根本沒打算要怎樣處理問題。最後示威的街坊跟聲援的朋友在樓下示威至近六時離去。
不過,這並非行動的句號。街坊們決定對市建局窮追猛打,以促使其改善對租戶政策,公平看待凍結人口日已獲登記的租戶,承認其身份。從1月4日起,逢一、三、五, 午飯時間,街坊會往市建局樓下持大大張董事會主席張震遠的照片繼續尋人和派傳單,想支持順寧道街坊們的可以報名參加接力抗爭,又或組織探班團,為他們打打氣。

延伸閱讀

舊區更新電視—順寧道69-83號台
順寧道街坊 被逼遷的前夕
順寧道重建區:迫遷前夕,做最後一個冬
順寧道重建街坊: 尋找張震遠主席(短片)
順寧道街坊行動 回應市建局「假優化.真卸責」
深水埗順寧道:市建局的「混」賬之一面

記者們嚴陣以待
聲援人士甚多
姚生夫婦被傳媒包圍
到上環市建局總部樓下尋求張震遠 被公關敷衍了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