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社運

5/1 反高鐵上水苦行/大圍晚會後感

5/1 反高鐵上水苦行/大圍晚會後感
廣告

廣告

1月5日是「反高鐵.五區苦行」的起步禮,在上水舉行。我前去了,陳景輝說我可以去派傳單,並順道跟上水街坊解釋為何要反高鐵,因為我比較熟這件事。

我派傳單時,深深感受到苦行是很聰明的做法——它實在太注目了。也因此途人都有興趣來看看,於是我們派傳單就很容易。試想想,平日我們在街頭要派傳單是多困難啊!苦行的幫助,實在很大。剛好我們在上水的選址也很好,是石湖墟街市,下午時分正好有很多人買菜。

選擇上水、大埔等平時較少抗議活動的地方進行苦行,也是另一聰明之處。我想這些街坊會感到受重視,心想「你們竟然來這麼遠的地方呀」,會更樂意和我們交談。平時的抗爭多在中環進行,那裡的人比較習以為常,就不會太在意大家的抗爭。

我沒有去大埔,那兩小時我節省了去上水圖書館做工,不然積壓的工作真是太多……我連坐九廣鐵路去上水的一程,也用手提電腦工作,少許時間也不想放過呢。但我知道他們大埔的苦行在「四里」舉行,那裡也非常熱鬧,有好多街坊!我想像到他們一定議論紛紛,街坊即時分成正反陣營,大打牙骹戰,辯個不易樂乎。

苦行真的需要大家的支持。大家反而不一定是去苦行,我們那天有約二十人苦行,已很矚目;我們反而需要人手,在旁邊派傳單,向坊眾解釋,不然就浪費了公眾難得的注目。當然苦行還需要一些物流的人手,例如幫忙添補傳單,以及為苦行者看守行囊等。

五區苦行也吸引了很多媒體關注,畢竟有些媒體錯過了採訪之前的立法會苦行,現在要補數;又或之前的苦行引起了關注,所以大家這次都來採訪了。從此可見社會運動的成果是積累的,開始時很微弱不要緊,它是一株苗,有壯大的機會。

* * *

及到晚上,我參加了大圍的五區苦行晚會。當晚很多人發言,其實都講得很好,可是我又沒有記錄……這裡只靠印象,談談三位反高鐵幕後搞手的發言,因我印象比較深刻:

朱凱迪:我覺得就算我因為反高鐵這件事而死,例如心臟病發,但只要能為菜園村,為香港做點事,那也是沒所謂。同時,雖然香港這個地方越來越惡劣(他今日指大圍,指著那長實的最新屏風樓),但我還是莫名其妙地喜歡這個地方。

蘇穎詩:今日聽到沿途的市民,都說高鐵真的不應興建,這樣貴。現在事情已去到這個溫度,高鐵已沒可能不被推翻了。

葉寶琳:高鐵要到2015年才完成,大家還可以有好長的時間去抗爭。

苦行了一天,有甚麼比搞個晚會,互相訴訴心情更好的事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