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由歐洲冠軍到沙田教練──狄恩的故事

廣告

廣告

CIMG0977

採訪/撰文:Wing、Eric

若叫香港球圈中人都拿出自己的球員生涯履歷表,現任沙田教練狄恩大概是最突出的一位。身為1987年世青盃冠軍隊和1991年歐洲冠軍球會盃冠軍隊成員,年青時狄恩是與世界一流的足球員並肩作戰的。相信他當年不可能想到在2010年,竟會在香港任教一支甲組榜末球隊。

狄恩在貝爾格萊德出生,當時該市還是鐵托治下南斯拉夫的首都。他年少時加盟了南斯拉夫傳統班霸貝爾格萊德紅星,是紅星的青訓產物。1987年,世青盃在智利舉行,狄恩是南斯拉夫隊的16號球員。結果球隊奪魁而回。四年後,紅星成敗馬賽贏得歐洲冠軍球會盃時,身為年青球員的狄恩雖然沒有在決賽亮相,但也有獲頒金牌。

歐洲盃後,狄恩輾轉離開南斯拉夫,並到比利時效力比華倫(耶耶托尼、伊保等科特迪瓦國腳在歐洲的母會)。後來,南斯拉夫爆發內戰。作為優秀運動員,他獲得保證自己的家人不會受到傷害。然而,他亦未能回國。於是他決意離開歐洲,到達印尼踢球。回憶在印尼的經驗,狄恩仍然津津樂道。無論是球賽的水準、組織還是球迷的熱情,狄恩認為都遠在香港之上。

誰知一年後印尼亦爆發了政亂,狄恩因此亦要尋覓另一個踢球的地方。當時是快譯通高層的伍健通過狄恩的經紀將狄恩帶來香港。狄恩在1997年來港,到2005年在傑志掛靴。當時他已考取歐洲足協A級教練資格,並留隊轉任教練。在香港十多年,狄恩在訪問中指出了香港足球的兩大弊端。首先,他認為香港足球最欠缺耐性,球隊領導層經常要求教練需於最短時間內交出成績,因此忽視了年青球員的培訓。

CIMG0976 CIMG0973

至於另一弊端則是一個人所共知的問題:球隊的教練實權欠奉,調兵遣將都沒有自主性。狄恩直指這是「香港足球的最大問題」,是「完全錯誤的辦足球方式」。在港任教練多年,狄恩自認已尋找到生存之道。當與老細有不同意見的時候便通過溝通去解決問題。然而訪問前夕,他剛被天水圍飛馬辭退。至於離開的原因,他卻不願多談。

這其實是狄恩在半年來所失去的第二份工作。在2008年底,狄恩獲聘為香港代表隊總教練,與克羅地亞人高能(Goran Paulic)以雙教練形式合作,但數個月後便雙雙被攆下台,改由南華教練金判坤以兼任形式接替。值得一提的是,坊間盛傳狄恩與高能不和,甚至有報道指狄恩不願與高能合作。但狄恩指有關的報道是「垃圾」。他續說:「我與高能操同樣的語言,我們是朋友,關係良好每星期都一起踢球。」事實上,別以為身為塞爾維亞人的狄恩會覺得克羅地亞人難以相處,當提及當年一起征戰世青盃的隊友時,狄恩主動說出蘇加、普辛尼基和查尼三位克羅地亞人的名字,並說到現時也與他們有聯絡。

在狄恩和高能麾下,港隊在兩場亞洲盃外圍賽先以一比三在主場敗給巴林,後以零比一作客不敵也門。儘管如此,狄恩顯然十分享受任教港隊的日子:「我改變了球隊的踢法和球員的思維,令球隊進步。」當他談到在該兩場賽事後,港隊的表現都得到亞洲著名教練和亞洲足協官員的讚譽時,狄恩面露喜悅之情。不過,對於執教港隊不足一年就被拉下馬,狄恩不諱言感到很失望:「足總曾給予我承諾,但最後……哈哈哈!」苦笑過後,狄恩顯得一臉無奈。這也難怪,因為他很清楚,他離任根本與自己的執教能力無關。

既然如此,作為一名即將擁有歐洲足協職業教練資格的前南斯拉夫國青球員來說,香港足球絕非他久留之地。

後記

CIMG0966 CIMG0974

訪問當日,沙田隊在班主林大輝寧願不出席立法會會議而改於馬鞍山看球隊友賽晨曦。沙田球員朱兆基剛剛才因傷退出港隊作客巴林的亞洲盃外圍賽,回到球會就火速康復,表現活躍。同樣申請免役的晨曦球員蘇偉泉亦有在友賽中上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