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我去了「菜園村愛你一萬年元宵晚會」

廣告
我去了「菜園村愛你一萬年元宵晚會」我去了「菜園村愛你一萬年元宵晚會」我去了「菜園村愛你一萬年元宵晚會」我去了「菜園村愛你一萬年元宵晚會」

廣告

今年正月十五,菜園村舉辦了新春團拜晚會,數百位來賓與村民共慶新歲!團拜於下午四時開始,以舞獅採青揭開序幕,接著就是一連串表演項目,加上村民預備的賀年美食,眾人度過了愉快的元宵佳節!

晚會在菜園村鄰近錦田公路的空地舉行(大家下次坐小巴前來的話,可在石崗菜站下車),早已掛上一串串的花燈和新年裝飾,充滿節日氣氛。村民忙著烹調賀年食物、年輕人們也為接著的表演作最後準備、嘉賓也都一早佔滿了晚會場地。

筆者不記得誰先在台上發言了,總之在一輪歡迎辭後,便到了精彩的舞獅環節、緊接著年輕人的非洲鼓表演;在頒發「菜園村之最」獎項時,村民們在台上盡訴心聲、或放聲高歌,場面既歡樂又溫馨。

當天村民又親自烹調充滿特色的賀年美食,特別是鹹湯圓、還有豆腐花,令人回味無窮。不過筆者最難忘的,就是村民的熱情、融洽、和諧、積極、樂觀,彷彿從沒有通過高鐵撥款、遷拆在即。為甚麼他們可以保持這種心情呢?為甚麼他們可以安然面對呢?

沒有來過菜園村的香港人,也許認為村民仍未搬出,是為了向政府討價還價,要獲得更多賠償,這說法在網上論壇十分常見,但完全站不住腳!

日落快將西沉,我要提前騎著單車回家了,所以錯過了晚上的節目,不過今年的元宵節也特別愉快。

但一萬年太短,我愛這種鄉土情懷,直到永遠!

──────────────────────────────────────────

後記:我很想耕田

我去了菜園村元宵晚會,就突然很嚮往農村生活,甚至想務農維生。

為甚麼會有這個想法?因為我發現自畢業以來,都沒有對社會作出貢獻。除了為了自己的生計外,我為甚麼要工作?我曾經在政黨工作數年,年輕的議員或某些黨派真的真心服務市民,但當選了數屆的議員可能只是純粹為了飯碗,所以替他們工作也沒甚麼意義。

那麼為自己的緣故工作,又有意義嗎?我做了現在的工作快一年半,其實於我真的是毫無意義,甚至是浪費生命。雖然工作本身不算很難,可是強迫自己做一些沒價值的工作,不如不做,但不工作又不能吃飯,就像行屍走肉;對著同事還要戴著面具,等於人格分裂,十分痛苦。

所以為了找尋活著的意義,我愈來愈投入社會運動,雖然遠遠沒有其他人那麼專注,但至少覺得自己終於對社會有點貢獻。其實我很想找到一份工作,可以讓我揭示社會到底發生了甚麼問題、又可以把人們團結在一起。當然這種想法和香港人普遍的價值觀相悖,但我又不覺得這樣想有甚麼錯。

不過這種工作不易找(如有的話請向我介紹!),那就回歸田園吧。我看到菜園村村民時,真的很感動,他們熱愛自然、熱愛鄰舍,這些才是真正的香港核心價值;爾虞我詐、消費享樂,這些中環價值,只會令香港愈來愈虛偽和沒人情味。

如果耕作就可以天天對著大自然,可能下田工作是很辛苦,但流汗可感到自己的存在。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有空時繼續參與社會運動。不過這個想法更難實現,因為香港還有甚麼合適的農地?有沒有乾淨的水源?而且真的可自給自足嗎?

不過多一些農田、少一些商廈、讓香港有多一種生活模式,也是一件好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