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我們只活在閉鎖社區之中

廣告
不要讓我們只活在閉鎖社區之中

廣告

作者:何尚衡

在西方的學術界,不少涉及居住環境、人際關係和社會發展的研究和論述都會觸及Gated Community這一概念,但在香港卻不常見,討論的人也不多,甚至上互聯網也找不到相應的中文詞彙。這種聽來陌生而遙遠的社會現象,與我們好像關係不大,但是在我們多年來不停模仿西方規劃方式的時候,其實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植根香港,本人稱之為「閉鎖社區」。

甚麼是閉鎖社區(Gated Community)?這是用以形容一些外人止步、有獨立管理模式的住宅社區。這些社區通常被鐵欄重重包圍、有保安人員巡邏、出入都要經過核實,外國甚至曾有社區要求救護車和消防車亦要得到批准才可進入,令救援受阻。若有人問香港有哪些住宅是閉鎖社區?我會這樣回答︰香港現在還有哪些住宅不是閉鎖社區?

雖然大部分香港住宅的規模算不上是一社區,像上述般荒謬的事情亦不會發生,但其規劃、運作模式基本上與閉鎖社區無異,近十多年建成的大型私人住宅,幾乎全都是閉鎖社區。我認為這種「社區」,正是令我們社會在日常生活層面上出現隔閡,甚至分化的元兇之一 — 富有的人可以完全不用接觸其他階層的市民而安然無恙地過活,中產階級也似乎不甚了解基層市民的生活景況。社會分化和樓宇價格的差距,是輿論經常觸及的話題,但閉鎖社區的討論和研究卻出奇地少,是香港人認為只要價格和居住地點合理,其他因素均不值一提,不用向政府和地產商反映和爭取,還是香港人不意識到原來他們可以有其他選擇?

也難怪,香港經濟起飛後落成的大型住宅群多是閉鎖社區,平台花園是住戶才能享用的,外人踏足很快就會被管理員驅趕,探訪朋友亦要經過多重關卡,我們早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但近十多年的發展確實有變本加厲之勢。以前我們尚可在私人屋苑找到半公共、半私人的空間,就如七十年代開始興建的太古城和八十年代後期落成的黃埔花園,它們的平台花園並不全然封閉,外人可享用園中的設施,路人想省時間也可穿插其中,所以它們還不至於割地自居,還可算跟社區網絡連接在一起。可是現在的住宅平台動輒三、四層高,就算平台的花園在法例上屬於公共空間,也令人望而卻步,這是間接把地方「據為己有」、把城市的空間割裂。我們感到生活愈來愈鬱悶,除了因為工作時間過長、工資追不上通脹而間接貶值、實踐理想的空間不多等原因外,也是由於這樣的生活環境令我們彷彿困了在自己的屋苑一樣 — 要麼在家上網、看電視,要麼到樓下千篇一律的花園和商場逛。這些空間太多規管,太少驚喜。

香港有這麼多閉鎖社區,其實是極不尋常的,因為在全世界的大部分地區,閉鎖社區的出現都是由於當地的治安惡劣,人民為了自身安全別無他法而搬進去住的,就如巴西、南非和一些美國城市,但是香港的罪案率那麼低,根本不需要築起圍牆保護自己。閉鎖社區出現的其他原因亦包括當地的政府想節省打理花園、道路和聘用警員巡邏的開支,索性鼓勵財團打理自己的物業,造就閉鎖社區的形成;又或由於不同種族因文化差異和身份、地位認同等問題而選擇居住在不同的社區。這些都不是閉鎖社區在香港出現的原因。那為什麼香港會充斥着這種規劃建設?我認為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在政府和商人的思維中,土地、房屋只是生財和投資的工具,並不是給人安居樂業的地方;二、街道已由大眾可以自由交流的公共空間,逐漸被各式各樣的人濫用成為推廣產品和尋找顧客的地方,使得在街上停留與陌生人交談變得愈來愈「危險」,市民普遍不希望這種現象蔓延至自己的屋苑。

土地和房屋若只是生財和投資的工具,官員和商人的首要考慮當然是回報和效率,樓宇的設計很自然就只從這兩點出發。政府關心的只是賣地收益和住宅的供應數量,住宅閉鎖不閉鎖,其實它不在乎。住宅應該開放還是封閉,在地產商人眼中亦只是管理問題。雖然在樓盤廣告中他們宣傳住客可以「擁抱」周邊的「瑰麗環境」,但最後還是決定把屋苑封閉,因為發生麻煩事的機會較少,亦可減少管理員和閉路電視的數目,省回不少開支。

地產發展商大概會用這樣的理由回應上述的指控:為了不讓我們尊貴的住戶受到打擾,提供一個安全、舒適的環境是必須的。那有甚麼人最有可能「騷擾」我們呢?這就和我提出的第二個原因有關。現在走在街上,很容易就碰見形形色色的經紀、售貨員,見你停下腳步就立刻上前攀談,也有一些主動難纏、以做調查為名、推銷產品為實的保險從業員,以及一些用抽獎、免費試用作招徠的健身教練和美容師。這些人令我們在街上行走的興致大減、要處處防備,若他們出現在我們的住宅範圍內,更是一種滋擾。

香港的閉鎖社區就是在上述因素下消極、被動地形成的,兩個原因的關鍵歸根究底都在於政府。我們都知道全世界的商人都利益至上,商業道德雖掛在他們的口邊,但沒有人會對商人自律有什麼期望吧。建築的法例是政府釐定的,圖則也要經過官員審批才能成為施工圖,所以他們實在責無旁貸,而且這些閉鎖社區形成已久,政府卻不聞不問,不當成是一回事,也算是一種過失。至於推銷員滋擾的問題,假如政府不規管,相信問題只會惡化,不會怎麼得到改善。

我不知道香港的市民喜不喜歡活在圍欄之中、平台之上,因為沒有相關的調查、統計和研究。但是一些外國的研究和著作均指出,通常居民想要的只是安全和私隱,並不是活在這樣封閉、抽離的社區之中;這樣的社區亦會衍生很多社會問題,並不是一種健康的居住模式。

閉鎖社區雖然能使我們更有安全感和私隱,卻犧牲了多元化的生活和街坊鄰里的關係。沒有人能預計這些社區會對我們將來的社會造成怎樣的影響,但可以預見的是各階層溝通的方式和機會愈少,彼此的誤解和成見將愈大。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已經很嚴重,各階層就不同社會事件的立場和取態已非常分化,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愈見功利和公式化,這將會成為社會的一種難治癒的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