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要經濟復蘇就「繼續買」?

廣告

廣告

在倫敦過聖誕,絕對感到這是一個瘋狂吃和瘋狂購物的節日。

一踏進十二月,電視台的黃金時間大多是介紹如何烹調聖誕大餐的節目,有在鄉村小鎮自行種植蔬菜、到農場選購家禽、甚至到琉璃廠自行燒出掛在聖誕樹上的玻璃球等預備聖誕,或是給在城市裡工作的上班族介紹怎樣在超市買齊應節食品,用最方便快捷的方法做好聖誕大餐。

不少公司都愛買巧克力或糖果送給客戶,這期間,放在超市最顯眼的地方就是一盒盒禮品裝糖果、巧克力或餅乾,就像中國人過新年一樣。此外,凍肉架則放著大隻的羊腿、厚切的牛或豬排,還有份量十足的火雞。佳節期間,很多人吃的盡是大塊大塊的肉,肆意豪飲來慶祝,腸胃裡除了灌下了大量的動物油脂,血液裡也充滿了酒精。

經過了聖誕日的大吃大喝,你以為之後那天的街道上應該很冷清吧。一早,地鐵上便擠滿了人,連接幾個購物熱點的中央線(Central line)比平日的繁忙時間更擠迫。從地底鑽上地面後,你加入成為人山人海中的一個小黑點,看來這聖誕後的減價在經濟衰退中吸引力仍然絲毫不減。

走過幾個櫉窗,眼見減價後的物品仍然是天文數字,跟我想像的「大減價」相差甚遠。不過,在一些看來很眼熟的品牌門口,守衛竟然要拉起欄杆,讓買的人排隊在外等候!驟眼看那一排排的隊伍,以為自己回到尖沙咀或銅鑼灣,怎麼排的都是華人面孔?我心裡納悶,這叫做減價但仍然高價的物品,怎麼買的人仍然絡繹不絕。走出了最昂貴的名店陣,來到女裝服飾或鞋履的商鋪;貨架凌亂不堪,很多人都是左手抱著幾件衣服,右手再在不同的衣服堆或陳列架上找呀抓呀。我差不多也跟著別人的拍子做著同樣的動作,但猛然醒起在這人有我有的心態下,最容易把錢花掉在不需要的地方,當下立即縮手,不回頭的踏出這店舖了。

這是本地人過節的例行節目,但看來卻一點都不陌生,尤其是在消費這方面,在倫敦的大型商場,跟在杜拜的超級商場,或是香港澳門的百貨公司都沒有分別。即使有人千山萬水來感受這西洋的減價熱,買和賣的其實盡都一樣。無論在世界任何地方、文化或宗教背景如何相異,在大型商場內的店舖也都千篇一律。這種超文化的消費主義,究竟代表了什麼?是世界大同,還是世界盲從?

想想我們自己的購物心態──什麼是我們的選購標準?最基本的還是價錢,個人負擔不起就當然不會選購,不過,對於一些習慣以信用卡貸款購物的人來說,個人經濟能力已不是首要考慮因素。但是什麼會令人不惜陷入重重債務,仍有這顆「非買不可」的決心?有不少評論說這些人其實缺乏自信心,需要外界物質來讓自己得到身份認同,極度渴望被認同或被仰慕。另外,也有說是一些「不懂理財」的人,不自量力要過一種自己根本負擔不起的享樂生活。以上所講的都可能是原因之一,但這卻不能解釋消費主義何以無遠弗屆、涉及廣泛、超宗教、超文化、超地域。

儘管不少人已親嚐消費主義的惡果,也知道這對環境造成多大的災難,但這情況卻沒有帶來人們太大的關注;即使偶有簡約主義或保護環境的呼籲,也會被消費主義吞噬,成為產品的包裝或賣點。記起一日本公司以「簡約」為主線,成功在琳琅滿目的競爭者中建立自己的品牌;而響應近年興起的「環保意識」,很多公司都在產品上加了「環保」字眼,務求消費者繼續「買我」,但其生產過程有多環保則無從稽考。

「繼續買」是很多經濟學者倡議,甚至是各國政府戳力維持的經濟發展模式。自一九九零年代以後全球經濟趨向一體化,經過激烈的資本集中過程,歐美的消費模式在大資本的推動下,在已發展地區有著鋪天蓋地之勢;前蘇聯國家的人們對歐美的消費品更是趨之若鶩,而長期被廣告宣傳的精神轟炸下,大家都接受了消費品就是身分的象徵。消費主義的厲害之處在於它能夠一石二鳥:消費主義被引進的目的當然是為利潤最大化,但它本身卻又可以以「讓平民享受從未有過的高尚生活」遮掩前者,更以這「不能抵擋的誘惑」麻木大眾的神經,讓消費成為人們衡量人生成就的標準、將個人選擇商品的自由置於一切社會權益之上,造成一個吊詭的現象──人以為自己控制著商品,但實質上卻被商品所控制。

社會上一般評論經濟是否復蘇,就會以在大時大節的整體消費來作例子:只要看到消費中心人頭湧湧,政客、學者,甚至傳媒都會吹噓為「好現象」。但他們對過多以及存誤導成分的商業宣傳手法、大量浪費導致越來越嚴重的環境問題、銀行向信用卡用戶索取「高利貸」斂財、大眾其實日益下降的購買力,甚至對消費品生產過程的種種問題等都視而不見。請問,我們真的希望閉著眼睛,如他們所期望的「繼續買」嗎?

以上種種只是消費主義在消費層面上呈現出來的一些現象,至於消費主義所帶來的其他影響,將於稍後的文章再談。
琦瑪

二O一O年元旦 倫敦

原載《澳門日報》: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0-01/18/content_417044.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