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代貼)新聞稿:打壓和平集會 警方淪為中聯辦門口狗

(代貼)新聞稿:打壓和平集會 警方淪為中聯辦門口狗
廣告

廣告

  剛過去的星期三(3月10日),是西藏人民起義的五十一周年,今天則是314事件兩周年紀念。昨晚(3月13日),一群關心西藏問題的示威人士,在晚上七時半到中聯辦門外,準備舉行燭光晚會。一行近二十人在未到大門時,已受到警方阻撓和盤問。現場粗略估算,警方竟出動了六十名以上的警員和十二架警車。在不斷的堅持下,示威者到達中聯辦正門,但當時警方已架起鐵馬霸佔了近兩三米的行人路,令示威者無法接近中聯辦正門大閘。

  示威人士於半小時後完結晚會,並向警方要求開放行人路,將示威物品掛在中聯辦正門大閘,然後便會和平散去。可是,警方代表指,中聯辦已向警方表示,不容許任何人在中聯辦正門掛上任何物品,因此警方不會開放行人路,也不會讓示威人士接近門口大閘。示威人士回應指,去年3月14日在此舉行性質完全一樣的燭光晚會,其後將示威物品掛在中聯辦正門大閘,然後示威者便在一個鐘內和平散去,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示威人士以此質疑,警方今次舉動,全無必要也不合理。

  在警方拒絕回應示威人士的訴求後,示威人士嘗試上前掛起示威物品,唯遭警方粗暴地推撞,更被拗手指、搣、鍊、箍頸等手法對待,甚至有警員從防線後走過來用腳踢已倒在地上示威者。警方將個別示威者抬離正門,但仍被警員粗暴對待,其中一名示威者被多名警員按在地上,更被一名警署警長拳打面部,導致牙肉和口唇破損,滿口鮮血;另一名示威者嘗試掛起物品時,更被男警強扯胸圍帶。

  其後,警方將一名示威者從正門抬到遠處被鐵馬圍起的所謂「公眾活動區」時,一直在遠處旁觀的示威者,擔心該名落單的示威者會受到粗暴對待,自行跟隨進入「公眾活動區」。該示威者見另一落單的示威者平安,意欲離去,但遭四五名警員阻止,其間一名警員竟捉住該示威者的手放在警員腰間,大喝「你唔好搶槍呀!」。

  凌晨三時許,當警員抬走某示威者時,不斷被警員踢頭,另一名示威者靈詩嘗試上前阻止,卻遭另一名警員出示手扣警告。隨後第二名示威者同樣試圖阻止,最後遭警員抬上警車。

  示威集會本為憲法賦予的公民權利。昨晚的燭光晚會與去年一樣,屬於和平集會,但今年卻遭警方武力阻撓。香港社會的示威空間漸見收窄,人權狀況出現倒退,令人擔憂。事實上,當警方以武力阻撓集會和示威時,示威者在本能的情況下會掙扎,如果掙扎時不慎碰到警員,便會被警方控以指襲警。近期警方對待示威者愈來愈暴力,而且動輒以數倍於示威者人數的警力包圍示威者,但示威者反而屢遭警方以襲警罪檢控。種種跡象,反映警方已視社運人士為罪犯,尤其是對付在中聯辦的示威人士,更是嚴陣以待。

  和平示威無罪,警方阻撓和平集會和請願,甚至粗暴對待示威者才是有罪。我們反對警方用武力打壓示威自由,也為警方淪為中共打壓見聲音的政治工具和門口狗,感到惋惜和擔憂。

西藏人民起義小歷史:

  1950年10月7日,解放軍正式入侵西藏,當時的西藏政府無力抵抗。1951年,在當時的西藏政府領導人達賴喇嘛不知情的情況下,中共與圖博(西藏)政府代表簽訂了「十七條協議」,承諾政治制度不改變。然而,中共並未遵守承諾,反而以高壓方式統治西藏。終於在1959年,激起西藏人民反抗,中共以軍隊鎮壓。事件導致八萬五千人死亡,成千上萬的僧侶和平民被處決,達賴喇嘛也從此流亡海外。

  2008年3月14日,西藏人民紀念1959年抗暴,最後演變成騷亂,遭中共軍隊鎮壓。事件導致約6000人被捕,約1000人失蹤,約200人被殺,目前尚有過千西藏人被囚獄中。

2010年3月1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