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城市論壇小記〕流轉公屋斷錯症 自由黨藥石亂投

廣告
〔城市論壇小記〕流轉公屋斷錯症 自由黨藥石亂投〔城市論壇小記〕流轉公屋斷錯症 自由黨藥石亂投〔城市論壇小記〕流轉公屋斷錯症 自由黨藥石亂投

廣告

昨天城市論壇的討論題目為《啟動資助置業諮詢 對象、界線大眾議論》。自由黨中常委田北辰提出了一個「流轉公屋」方案,但被現場的「維園阿哥」批評為不設實際。「維園阿哥」亦多次與出席的自由黨黨員互相指罵、火花四起。

田北辰:「流轉公屋」居住期限為五年

這次的討論大部分內容都環繞著由自由黨提出的「流轉公屋」方案。依筆者理解,自由黨建議把申請公屋入息上限提高,例如把單身人士的上限增至一萬一千元。但自由黨同時建議把公屋租住期限訂為五年,期滿後租戶要遷出單位,但他們可領取已繳付的租金(金額約為十多萬),作為支付購置私人物業的首期,因此該公屋單位可讓其他人士入住。

可是「維園阿哥」並不接受此方案。馬草泥批評自由黨未有顧及搬遷所需的律師費、裝修費等龐大開支,而且政府可能會收取可觀的行政費;他指出居者有其屋計畫向來行之有效,其實增建居屋是更簡單的方案,質疑自由黨的建議不設實際。

羅就:居住權是否基本人權?

另一位嘉賓,香港房屋政策評議會執委羅就先生提出了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居住權是否基本人權?他指出孫中山早已提出「平均地權」思想,但現在香港土地被四大地產商壟斷,香港人被迫為他們打工,為香港住屋問題的源頭。

鄺俊宇:八十後面對住屋難題

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民主黨區議員鄺俊宇則批評政府不理解八十後年輕人的居住需要。他指出大學畢業生月入只有八千至一萬元,又要償還貸款,根本難以儲蓄;加上向來居屋為首次置業的階梯,停建居屋令他們難以「上車」。而現時單人公屋單位入息上限只有七千元,所以年輕人既不能申請公屋、又與私人物業無緣。

自由黨方案等於把末期肺癌當傷風感冒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認為自由黨的「流轉公屋」方案甚具創意、值得討論,但筆者認為自由黨根本是把末期肺癌當傷風感冒!

為甚麼會出現資助市民置業的討論?因為香港樓價已被大財團和炒家抬高至一個瘋狂水平;而且近年新建的私人樓宇,不論座落烏溪沙、元朗、大圍、甚至將軍澳堆填區,清一色全是「偽豪宅」,所以政府應復建居屋,為市民提供多一個廉價的置業選擇。

但自由黨的方案沒針對這些問題癥結,田北辰反而更多次強調不能以公帑協助市民投資物業,拒絕支持復建居屋,等於把末期肺癌當作傷風感冒,只開了五天感冒藥,遲早一命嗚呼。

插曲一:田北辰指老闆也想加人工!

同屬自由黨的張宇人的二十元(甚至更低)最低工資言論語音未落,田北辰竟聲稱老闆也想加人工,令「維園阿哥」一度鼓譟。到底田北辰有沒有詢問他的黨友呢?而他口中所謂的加人工,是否就是由二十元加至二十四元?

插曲二:住過天台鐵皮屋又如何?

有一位自由黨區議員曾發言,指自己曾住過天台鐵皮屋。但又和這次的討論有何關係?他是想說八十後年輕人沒吃過苦,應該要安守本份或者甘心認命?怪不得「維園阿哥」報以噓聲回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