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六四遊行警方的各種無恥手段

廣告
六四遊行警方的各種無恥手段

廣告

我今日負責拍攝,不管是出於工作需要還是自發。第一次用這個角度來看法西斯中共走狗(們)。遊行前的不仔細說明,以防看官們覺得悶,我12時到達銅鑼灣,遊行開始前已經開始下雨。

下雨是小事,但是警方的打壓才是大事。

根據支聯會的朋友告訴我,他們申請的是如果有三條行車線就行兩條,二條就行一條半。他們乖乖的申請,結果是怎樣? 一開始SOGO對面是三條線吧? 用膠帶阻著,只讓行一條。但是遊行人數太多,一條根本不足夠.於是在前頭的朋友就不停把警方的阻街雪糕筒搬開,警察一看見就搬回,重複這個動作。然後遊行朋友們實在受不了警察的不合理行為,於是十數個朋友一起以身體試圖搶回應得之行車線,多次被警方以雙倍警力阻止。

這也算了,更過份的是當遊行前頭行到北海中心門前,原本遊行朋友已經搶了三條行車線,警方的人肉阻隔不成功,他們用了什麼?

警方用警車阻路,阻去兩條行車線,迫使遊行朋友行回左邊,只用一條車路。大家當然不滿,把警車包圍,然後不再前進,要求警車必須離開,有人更因沒路行只好直接行出電車路,迫使警方最後駛走警車。

遊行是的無恥動作大致是這樣,之後支聯會與警察說好行兩條行車線,讓一條行車,之後行到雪廠街都一直平安無事。到了雪廠街,支聯會就帶頭行了上政府總部,長毛之後更帶隊去了外交部。而一班FM101的朋友就一直在遊行先頭到達雪廠街時在政府總部西座門外,呼籲朋友遊行去中聯辦.開始遊行去中聯辦時人數約一百人,實在不少。

去到中聯辦之後警方不讓行過去,只不停表示遊行申請(蔡淑芳有向警方申請)時只說有20人,所以只讓20人過去中聯辦。遊行朋友當然不滿,十名朋友決定在另一個方向行去中聯辦,於是就跑去另一邊,到達的時候警方的PTU剛好跑到他們前面,以身體粗暴對待遊行朋友。遊行朋友們見不能突破,於是眾人立即走出馬路,坐在地上,要求警方開路,讓他們行進中聯辦。當然走了出馬路的有三十多人。

遊行朋友與警方談判完之後,容許坐在路邊的遊行人士行去中聯辦正門,並不包括沒有走去馬路的朋友。總共約有二十多人走到中聯辦門前,但有朋友因不是所有人可以去正門而繼續留在馬路。

之後警方在二十多個遊行朋友行了去正門之後,就要求正在站在花槽的記者離開,記者們當然不肯離開,因為太遠不能拍攝。警方要求多次之下以粗暴的半拉半推的方式把記者開到花槽一角,並以數名警員阻礙拍攝,有有線攝記因要求接近正門前的示威者被警察報以「On9」作回應,十數人作證。

大約7時多天黑之後警方舉出橙色警告牌,警告還在馬路的遊行朋友行回行人路,否則清場。但是警告的是在馬路的人,舉橙色警告牌的方向卻是向和平站在正門的朋友。連負責拍攝以作證物的警察也說拍攝不到。

警告還在馬路的朋友四次之後警方作出清場,以四十多人清理十多人。最後把在馬路的朋友迫回行人路。突然蓮姐爬了上鐵馬及舉著貼著平反六四的雨傘並高叫口號。大約八時十五時左右,在中聯辦正門的朋友,自行決定行回行來的那邊,只有數人決定留到九時才離開。

當朋友們行回之後,蓮姐舉出自制中共黨旗並點燃,警方沒警告的情況下噴出滅火粉滅火。但滅火粉因風向全部吹中其他遊行朋友及記者大約八十多人,多人不適,之後蓮姐自行爬回地面。

大家正在考慮下一步如何的時候,突然收到消息指時代廣場的支聯會民主女神像將被沒收,幾十人立即坐的士去支援。眾人到達時代廣場的時候,民主女神像已經被收走在貨車上面,而貨車準備離開,於是有十名左右的朋友立即跑去貨車前後,試以身體阻礙貨車離開,全被警方阻止及在城面拖走,有人受傷。包括我正在拍攝的也被警察撞向警車,及拖回行人路。

最後貨車因警方的保護及阻止的人數不足而成功離開。

之後眾人在檢查完傷勢之後行回支聯會的場地,李耀基說支聯會的李卓人等被拉去北角警署,又說如果6月3日警方不交回民主女神像就當天去北角警署抗議,及呼籲當場的朋友去聲援被帶走的李卓人等。

圖:羅健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