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623,告別舊政治

廣告

廣告

623,告別舊政治

一開始,為了回應「泛民否決政改乃導致原地踏步」此一歪論,我們提出了「撤回方案」,但求以正視聽,將政改的責任名實相符地指回政府。豈料,形勢千變萬化,今天我們面對不再是所謂「否決」的局面,而是「通過」的新形勢。然則,這一結果的出入是否意味著民主運動的新希望?

當然不是。看看所謂溫和民主派的說詞吧,什麼「務實」、「不能太理想主義」,或開口閉口「人大決定」,等等,凡此種種都是一直以來脅逼港人順從威權的辭令。當天星皇后反高鐵到五區公投運動,香港人試著亮麗而高聲地喊出自己的聲音,試著尋找某種承載這種聲音的集體行動形式之際,那一以民主黨為核心的舊式政治人物們,卻倒過來以「不能太理想主義」來指導自己的行為,選擇脫離群眾而在暗室中與權者翩翩共舞。這一切都有它的來路:在高鐵撥款一役險些離我們而去(他們最初的投票取態是棄權,後來在壓力下才轉向反對) ;在變相公投中則保持距離;如今在623政改則站在我們的對面。

623的表決結果可以預料,大局可說已定,但這絕非民主運動的失敗,因為這幾年來新民主運動正在逐步摸索出自己的道路和語言。例如,反高鐵運動開啟了議會政治之不足,我們正在學習以多樣化的社會運動方式走上街頭,超越倚賴民主代理人的政治惰性;又例如,實相公投揭示出香港人在關鍵問題上直接表達公意的可能性和重要性等。623的裁決不該掩蓋這些新民主運動的火光,反倒讓我們更加明白什麼是死亡,更清楚為何要向舊式政治人物及其落伍的民主運動方式說聲再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