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七一荒誕劇:送飯與送信

廣告

廣告

今年七一沒有什麼大計,主要是推廣國內的獨立紀錄片、賣書籌款和把積存於辦公室的物資派發出去。另外,就是要把「民主黨,請給市民一個完整交代!」的聯署信,交到民主黨手裡。結果失敗收場。

正如葉蔭聰所說,我們並不是反對方案,是好是壞,現在言之尚早。然而,政改影響全香港所有市民,我們只要希望代表市民的政黨不要開啟黑箱操作的先例,還市民最基本的知情權。

我只是送信!

我們不打算謾罵,只希望送信。

昨天,我頭笠有白鴿標記的黑箱,拿著大信封,葉蔭聰打算在身旁講解信的內容,但民主黨甫一到埗,就被警察與糾察團團圍著。我從黑箱的縫隙中看瞥見楊森,嘗試走近,卻被一大堆人推撞擠壓,我揭起黑箱大喊:「我只係送信啫,駛唔駛咁?」眾民主黨領導木無表情,當睇唔到。

送信失敗,葉蔭聰拿著咪重複喊道:「民主黨不願面對市民!」

七一遊行裡,有七成市民對民主黨不滿,楊森回應說,遊行調查不能代表全香港人?這修辭很熟﹣﹣對啊,曾蔭權也說過五十萬的公投市民,不能代表七百萬香港人──相反,民主黨的六人小組,就可以代表香港人去跟特區政府、中央暗室談判。

六點半,遊行隊尾經過灣仔克街,大家收拾回獨媒辦公室,再到鵝頸橋吃飯去。

九點,收到短訊說葉寶琳仍在政總,大家在飽暖之際,想著朋友在捱飢抵餓,心中有愧,決定到政總一趟送水送包。

我們要送飯!

一行五人,帶著一袋香蕉、一袋餐包、幾桶水飛的士到下亞厘畢道支援友人。抵達時,警察正在把擋在閘口的示威者搬走。

清完場,警察讓政總裡面的示威者幫外邊的取回隨身物品,我們也借機讓他們把物資送進去。可是,在場的指揮官林鴻川隨即下命令說不能送物資進場內。這時,上環一餐廳,送來了一百個飯盒。

送飯的要求警察讓她進去收錢,警察不允。我們問警察可否讓場內的人出來收飯盒,警察也不允。再退一步,我們問警察可否幫我們拿進去,並代為收錢,警察還是不允。

大家開始鼓噪:「監倉也有飯吃!」「人家從兩點集會到現在(晚上十一點)都沒有飯食,有無人性?」「送飯!送飯!我們要送飯!」

眾人隨即拿著飯盒,希望繞過警察,送飯到閘口,然而警察卻把馬路封鎖,並團團圍著送飯人士。整個場景很荒誕。

陳景輝不斷跟警察說,「你們只需要出動兩個警察,把飯送取去就可以解決問題,卻要出動近百警察,封路抬人,這是何等不合理?」

警察派出公共關係科的人,叫我們到西閘,說示威者可以出閘吃飯,但不能回到場內。這是三歲小孩都瞞不過的謊言:若示威者願意出閘,又何須我們送飯呢?

但警察堅持不讓政總內的示威者享有「溫飽權」,只好「浪費警力」把「送飯」者,移離下亞厘畢道。

陳景輝總結說,這是史上最無謂、荒謬的封路抬人事件。

(送飯短片:葉蔭聰拍攝/剪接,主角:飯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