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沙田區議會爭論骨灰龕選址 議程早已定 官民欠對話

沙田區議會爭論骨灰龕選址 議程早已定 官民欠對話
廣告

廣告

眼看著參與反對骨灰龕法案大聯盟的街坊村民減少,採訪的媒體也可能認為已經缺乏新鮮題材,曾特首一句:「各家自掃門前雪」,批評區內居民和區議員反對在區內建骨灰龕及公屋,即時令議題起死回生。曾蔭權更點名沙田區議會主席韋國洪要處理地區分歧。碩門村居民和沙田區區議員隨即眾口一詞罵曾蔭權涼薄、不負責任。星期四(七月廿二日)食衛局副局長梁卓偉到沙田區議員講解骨灰龕政策諮詢文件,傳媒和示威者絕不錯過採訪和表達訴求的機會。然而,一邊旁聽會議,一邊覺得不對勁,因為副局並非跟區議員即場互相交流意見,而是總體和選擇性回應,即使區議員有多好意見,官員也可以「在時間緊迫下」選擇不答覆。

議會內,副局受靶
梁卓偉:後人希望有得揀,先至係老闆
梁卓偉日前已走訪超過十個區,解釋諮詢文件內容和聽取區議員意見。星期四的一役,應當是最難熬的。他首先指出現時公營骨灰龕位遠不及需求,導致私營龕場大 賣。他認為治本之道在於興建更公營骨灰龕位,而選址(包括碩門)還處於諮詢階段。最後選址決定會在消化各界意見後,再作公佈。針對違規私營骨灰龕場的發 展,梁卓偉只交代長遠以發牌作為規管,期望能夠於兩年半內完成立法,屆時會有明文規定的實務守則幫助執法。但他沒有交代現在如何切實執法,如何杜絕於立法 前投資者不擇手段,發展私營骨灰龕。他只重申家人可用海葬或撤在紀念花園的方式處理骨灰。最後,他澄清,不少人希望把先人骨灰放在私營龕場,認為料理較 佳,政府無意主導骨灰龕位供應,只提供完備的政策,認同「有得揀,先至係老闆」。

區議員:並非為政府說話,曾蔭權「擺官威」
簡介政策方案後,超過廿位區議員先後提問、指責、表達憤懣。當區區議員劉偉倫質問主席韋國洪為何早前向傳媒表示,選址不大接近民居,沒有選錯位置,又問梁卓 偉選址會否因居民強烈反對而擱置。韋國洪表示選址只是「適合研究」興建骨灰龕。公民力量的鄧永昌認為曾蔭權「擺官威」、「長官意志」。民建聯的楊祥利認為 碩門居民被出賣,又認為民選區議員的責任是跟居民反映意見,並非為政府說話。公民力量的何厚祥提議發展馬場公園為地下骨灰龕,並表示相關交通配套完善,相 當便利。有不少就提議離島和工廠大廈。黃嘉榮希望把選擇權交給區議員,最後交一個一定沒有街坊反對的選址。委任區議員陳盧燕冰較「諒解」政府,質疑如果政 府提議其他地方,區議員和居民會否支持,就算離島區又會否配合。

20100722521
眾多媒體採訪骨灰龕政策諮詢的討論,受所響的居民也旁聽,擠滿了觀眾席。

欠缺對話的議程設置(Agenda setting)
梁卓偉聽取各方意見後才總結一併回應。結果,由於發問議員眾多,詢問環節直至約六點四十五分,不少媒體也要冒著暴雨離開,等不來副局長回應。有的要回機構工 作,有的就要採訪附近的水浸。結果,留下來的只有五六位記者,兩部攝影機。梁卓偉於是高度概括兼選擇性回答問題,例如澄清區議員是意見領袖,應協助凝聚共 識。規劃署在挑選龕場位置時會考慮土地規例,居民心理和交通配套等。他重申政府今次諮詢方法正正汲取過往教訓,在拋下選址後主動諮詢區內人士。他認為碩門 地方平坦,鄰近鐵路站,是可行選擇,並認為可通過改善設計,減少對居民的影響。至於列表骨灰龕場名單方面,他表示即使列在表一的龕場(符合地契及地政城規 的龕場),也並非等同合法。另一方面,表二的名單會附帶那些正積極滿足規例,那些純粹促銷。消費者會知悉當中不同類別,因此不存在誤導。

大 家都被冗長的會議弄至累透,而且還有下一個議程,除了一兩個議員即時追問外,骨灰龕討論就此結束。為何選中碩門,如何居民反對聲音強烈會否擱置,龕場倒閉 怎算,赤泥坪的違法龕場屬於表一還是表二,通通沒有回應,議員也沒機會追問。副局長就全身而退。沒辦法吧,會議的目的是「簡介(諮詢)文件的內容和解答議員的詢問」。

議會外,眾聲喧嘩
碩門村居民抗議選址
議會內外良久未試過這麼熱鬧。參與抗議的碩門村街坊有二百多人,坐滿三輛旅遊巴,以婦孺為主。他們在區議會開會前陸續到達,站滿兩旁行人路,高叫「我地唔要骨灰龕」、「唔要政府假諮詢」。林女士一家四口於去年十月十九日入伙。他們覺得地方空氣好,所以即使交通不方便,為了兒女健康著想,也願意搬入。她堅決表示如果早知附近建骨灰龕場,就一定不會選擇居住碩門村,擔心空氣污染和「感覺不好」。她覺得,如果要建骨灰龕,就首先於曾蔭權家隔鄰建一個。

石門興建骨灰龕場關注小組召集人黃冰芬(民建聯)直指曾蔭權自私,把香港居民需要壓在碩門居民身上。關注小組在七月六日諮詢文件公佈後隨即成立,至今已有二百四十多人參加。她批評碩門村首要解決的問題是配套設施,「居民食野要去工業區,去社區中心最近要去廣源同愉翠苑,附近又冇街市同巴士線」。她又拿廢物轉運站跟骨灰龕場比較,指居民不會埋怨轉運站在家附近,因為居民早已知道,但骨灰龕就不同,居民也是在媒體報導後才知曉。她強調居民並非反對在沙田建龕場,而沙田已有不少殯葬設施和私營龕場,不能說不負責任。她質疑為何十二個選址只有碩門村是靠近民居,而且在選址前沒有諮詢居民和區議會的意見,因此認為草率拋出諮詢方案才是不負責任。她要求應先照顧在生的,才照顧去世的。

20100722510
二百多名碩門村居民到沙田區議會請願,希望不要在屋村附近興建骨灰龕場,又不滿選址過程缺乏諮詢。

赤泥坪村村民抗議在村口「綠化帶」亂建骨灰龕位
赤泥坪村村民一如以往,針對規劃問題和破壞風水信仰。村民邱亞波批評三年諮詢期太長,並倡議政府把表二(未符合地契及地政城規的龕場)名單拆開,設立表三,即已證明違反地契及地政城規的龕場,並應即時取締,以免誤導消費者。現時村口的龕場位於城市規劃條例下的綠化帶,擅改作「骨灰龕」的用途是非法行為,但城規會並沒有執法權。代表其選區的蕭顯航議員稱讚居民行動,又在會上詢問赤泥坪的骨灰龕會在日後名單的表一還是表二。只不過議題重點放在碩門村選址是否恰當,至於如何規管私營骨灰龕場,以及赤泥坪村村民要求把該村的骨灰龕場列入違例和應予取締之列等聲音就變成配角。

結語:除了口舌之爭......
幾天之後,其他新聞很快又取代了骨灰龕諮詢爭議。說真的,大家喜愛看碩門村居民、區議員和問責官員空中罵戰,多於真的關心選址的好壞,以至如何規管私營龕場。吊詭的是,我們前往區議員採詐的路途上,有人派一張協辦殯儀服務的傳單,強調公司有律師見證,並印上兩位代理電話。上網一看,推介的龕場就混了合規與不合規的,消費者一個不留神就隨時冒險了。也許規管實在太難搞吧,對政府來說,扣上「自私、短視,不理大眾需要」的帽子給街坊和區議員,轉移視線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後者當然會氣憤,認為被污名化,批評政府事先沒有知會他們。既然興建骨灰龕場是地區事務,政府又推動「社區」概念,其實沙田區居民可以一同參與,構思地點,透過對話溝通達成共識。這個又太理想吧,香港面對的是龕位短缺,合法的私營龕位又貴,難以等待三兩年的討論成果。再者,區議會裡面的政黨和團體會否放下自身利益,以居民的福祉為大前提?

[圖為石門興建骨灰龕場關注小組召集人黃冰芬(中)在沙田區議會外接受傳媒訪問。]

延伸閱讀
《都是那些日子》,區議員為保選區利益不惜犧牲社會整體利益?,2010年7月22日

相關文章
骨灰龕諮詢文件出籠 議員團體批評太遲立法
到行會請願消委會投訴 聯盟促政府促管骨灰龕規劃銷售
不要與骨灰龕為鄰!——各界關注骨灰龕大聯盟包圍立法會記
為何偏偏選中我:蕉徑老圍與骨灰龕場抗爭記
逾百居民往立會申訴部投訴 再促政府規管骨灰龕發展
逾百人抗議食衛局任由骨灰龕場亂落釘 政助只答允下周開會

特約記者:呂君豪、易汶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