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網絡

我們變大了,成功嗎?BarCampHK 2010

 我們變大了,成功嗎?BarCampHK 2010
廣告

廣告

2010年9月18日在香港舉辦的BarCamp HK已是第四屆,今年得到理工大學提供很大的場地,約有六百人參加,是歷年最多人的一次。在人數方面,是成功的。

BarCamp是什麼?

首先要解釋一下什麼是BarCamp。BarCamp的前身是FooCamp,由O'Reilly出版社在2003第一次舉辦(1)。O'Reilly是一間出版自由軟件技術書藉的出版社,這公司是「自由軟件不能賺錢」的反證。第一次FooCamp是以Un-conference形式舉行的三日兩夜營會,即是不會在會前定好議程,入營後才由營友集體決定做什麼。而Foo這個字來自Foobar,是電腦編程界的大文和小明,來自麻省理工黑客中的一個特別傳統(2)。Foobar本身的意義,當然沒有小明或小英那麼可愛,一個解釋為Fucked Up Beyond All Repair(3),是黑客對自己搞出來的東西的一種自嘲。O'Reilly、FooCamp和Un-conference都有反傳統自由開放的意味,實在很配合技術發燒友的口胃,不過有一個安排就令他們不高興-只有被邀請的人士才能參加。於是有一班沒有被邀請的技術人員,就自行搞了個叫BarCamp。就在連會方邀請這個限制也被打破,BarCamp就在世界各地開花結果(4)。

BarCamp HK 2010

第一屆的BarCamp HK於2007年12月15日在Yahoo! HK銅鑼灣的辦公室舉行。參加者人數應少於100人(5)。到了2010年的第四屆,參加者人數已經約有六百,可用的房間更由上年的5間變成7間,每房約可容納三、四十人。至於內容,大都圍繞IT Startup、網上行銷、網站和手機軟件開發等。因為BarCamp HK的日期跟香港國際軟件自由日撞期,下午也特別安排了一間房給有關自由軟件的題目。

因為房間多了,可以多開題目,可惜的是題目所涵蓋的範圍卻是窄的,甚至有些題目是接近重覆的,只是偶有一些另類題目如社企和BarCamp廣州等。BarCamp廣州的朋友告訴我們原來在他們的BarCamp中,有人介紹如何品嘗紅酒,也有由香港上去的性治療師做分享,令我們大嘆BarCamp HK悶蛋。下午因為我是軟件自由日的搞手,全程在軟件自由日的房間,又分享了黑客文化和自由軟件的授權條款等,沒有去其他房間打探。

在軟件自由日中談黑客,是因為有朋友指香港人對這個題目甚無知,不過訂題目時我去了hackerspacehk那邊討論過,那兒有朋友直接了當地指出會preaching to the choir(6)(向詩班傳福音,意謂找不到真正需要聽的對象)。到黑客文化討論時間,當中收到了不少正面的回應,因而就得知hackspacehk那位朋友的預言應驗了。

另一方面,跟軟件自由日同時進行的友好題目有OLPC每童一電腦、Ubuntu和BootHK等。特別要提Ubuntu是由一位軟件自由日班底不認識的新朋友開講,因為經驗不多,被人圍攻。這件事很明顯地指出,在BarCamp HK中有些人對自由軟件有保留,又同時有一班自由軟件者聚集在另一間房間,談自己喜愛的題目。作為搞手的其中一份子,也要想想在Un-conference中搞conference,是否一個好的選擇。搞手中的甚至有意見,指我們不應一早在國際軟件自由日網站上為香港報名。2008年那次我們懶了,就無端有位城大學生走出了搞,令社群中又多了一位熱心人士。在一個自由開放的空間,我們會因為實際需要,築起一些牆。有牆不是錯,不過要時常反省,靈活運用,令自由開放能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不過這次BarCamp中,最令我震驚的,就是由Twitter中得知有人要講的題目被和諧了(7)。原來他們是Rackspace客戶,曾被下令二個小時內解決一個據稱是違法的內容,不然時限一到就要封站。這個做法對客戶十分不公平,所以希望在今次BarCamp中可以拿出來討論。而剛好Rackspace正是今次其一個出手闊卓的贊助商,當”Our horrible experience with Rackspace and things learnt for running Pandaform”這個題目被提交,即時就被BarCamp HK的負責人拿破侖和諧了,結果要換過題目,只能隱晦地大而化之籠統地改題為Cloud Service,在談論這事的核心時也用上了廣東話來解釋。

記得2007年第一次BarCamp,Rebecca不理身在Yahoo!辦公室,照常討論會令Yahoo!尷尬的師濤事件(8),結果沒有什麼後果,反而現在和Yahoo!一同參加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繼續在網絡言論上自由努力。當年的師濤事件涉及六四、中美關係和網絡自由等敏感問題,尚能在Yahoo!主場的地方被討論;現在反而一個客戶服務問題卻不能談,可見BarCamp HK的言論自由空間已被大大地縮減了。

要搞一個六百人的會議是十分不簡單,而且也不容易找贊助商。不過也要想想,找六百人來所謂何事?豈不是讓大家有個自由開放的空間去分享嗎?在上面的BarCamp簡介中,不就指出了BarCamp是因為自由開放而成功嗎?我們不應無條件接受任何傳統,不過也要問問,為何要離開這個傳統,換來的又是什麼,值得做這個交易嗎?如果不堅持自由開放,六百人,會否就是我們的上限?

(1) Welcome to Foo Camp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Foobar
(3) http://en.wikipedia.org/wiki/FUBAR
(4) http://en.wikipedia.org/wiki/BarCamp
(5) Barcamp Hong Kong 2007: My Thoughts
(6)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hackerspacehk/browse_thread/thread/6db789b1cc8c0207#
(7) http://twitter.com/rickmak/status/24831786061 , http://twitter.com/chpapa/status/24830567629
(8) Yahoo使大陸記者入獄 , 真係學到野: Barcamp 2007

圖片來源自,拍攝者:sammyfu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