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真係學到野: Barcamp 2007

廣告

廣告


前天出席了 Barcamp 2007.

因為獨立媒體而進入互聯網這個行業, 至今三年, 第一次出席由個體業界發起的 Un-conference。

先作一點名詞解釋, 不要搞錯以為 Barcamp 是禁閉營或紥鐵營! 翻看 wikipedia, BarCamp 來自程式語言 foobar , 據說是 Fucked Up Beyond All Repair的縮寫。Web2.0這個詞的創立人 Tim O’Reilly搞了一個每年一度的 Foo Camp, 邀請友好討論互聯網的發展, 而 Barcamp 是 Foo Camp 的變體, 它比 Foo Camp更開放, 透過互聯網從業員的社會網絡, 互相邀請, 每一個參與者都要準備一個討論的題目, Un-conference 的意思, 有點像音樂上的 Un-plug, 沒有既定的結構的會議, 視乎參與者即時的組織和討論方向。

最初收到 Barcamp 的訊息是透過 facebook , 後來朋友又再提醒我到 Barcamp 的 wiki 報名, 因為想把互聯網審查的問題帶到 BarCamp, 就簽了名。

第一次參加 Un-conference, 有很多意外收獲。會議在 Yahoo! 辦公室舉行, 一開始是很簡單的自我介紹, 然後把自己想說的題目貼在編定的時間和會議室, 每一節半小時, 有三個並行的題目。若有題目與自己想說的差不多, 就合組一節。因為 Rebecca 談師濤的案, 便決定在她的一節講兩句。不過查審和法律的議題, 在很多節都重重複複的出現。

我主要參加了1. 電腦與電話的訊息轉換 (bywifi.com); 2. 師濤案與互聯網私隱; 3. 如何創業 (start up); 4. 社交網 (e.g facebook) 的潛力。

私隱、查禁地雷處處

第一節由 bywifi.com 的朋友談其公司開發的訊息轉換技術, 怎料卻觸及互聯網查禁的問題。一位 Electron Frontier Foundation的義工 Henry 提出法律忠告, 指出若網站在訊息轉換的時候, 把其他國家視為合法但自己國家被視為非法的訊息轉到個人手機, 這公司便要承擔法律責任。最明顯的例子是色情的查禁, 若透過訊息轉換, 一個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 透過手機看國外色情網站, 這中轉訊息的公司便要負責了。所以, 他建議公司要請法律顧問, 搞清楚不同地方管制的方法 (regulatory regime), 找一個對自己最安全的地方做註冊, 並搞好免責的準備。不過, 在場一位程式員, Sam即時反駁指, 互聯網公司應擠出自己的空間, 不應在人家還沒有管制前, 自己就為自己設限, 因為這樣做會影響後人。結果, 一節本來是關於技術開發的題目, 變成法津與審查的討論。

第二節由 Rebecca 簡介師濤案, 國內記者師濤, 因為透過 yahoo! 轉送一封關於編輯會議的電郵, 而引起國安局追蹤, 從北京雅虎追到香港雅虎。裡面引發的, 包括企業責任和如何保障自己的私穩問題。最安全的溝通, 還是以 TOR 來隱藏 IP. 正如 Charles Mok 指出, 香港政府已公開說 IP 不是個人私隱, 要好好學會隱藏自己上網的 IP 了。除了私隱問題, 我亦提出了社團條例和淫審條例等現行法律引進互聯網所造成的問題, 前兩天, 一個自稱14K的青年被捕, 從三月至今已有五人。而根據現行法律, 除了自稱黑社會外, 自稱警察、律師、妓女, 其實也可能觸犯刑法! Charles認為, 網民維權的工作尤為重要,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 大部份網民不覺得這些法例對他們有影響。Rebecca 則強調業界的社會責任, 要看長遠利益, 與消費者走在一起。

政府短視與人材荒

第三節部份談互聯網生意和創業。老外 Michael 問, 為什麼在香港搞互聯網生意那麼難? Charles 以廿年互聯網經驗談市場種種問題, 網民上網主要是聊天而不是消費, 提供服務可能出路更大等等。我則從壟斷的經濟結構出發, 電訊廣播壟斷, 而網上沒有針對小生意的小額付款方法 (micro credit), 而從 inmediahk.net 的角度出發, GFW使我們走不進中國。談起 micro credit 的問題, Charles 火從中來, 說政府花幾千萬搞一個沒有人用的電子證書, 又指政府以市民擔心網上購物安全問題而不鼓勵發展網上商業基建, 我們笑說, ATM出現之前, 大家也很擔心機器會出錯, 密碼被盜, 錢被搶。科技是指向未來的, 我們是否可以問一些建基在過去的常識來決定未來呢?

接著 Aaron 主持討論如何創業: 1. 成立公司, 找會計師樓; 2. 創業基金… 香港目前有一個由創新科技署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Commission) 負責的小企業家研究支援計畫 (SERAP Small Enterpreneur Research Assistance Programme)。不過 Charles 提醒各位不要有太大期望, 因為政府這計畫, 主要針對科研, 而不是網上的生意, 很多項目都撥給了一些較有規模的科研企業, 很難說得上是 start up 基金。其實國外有很多互聯網的投資基金 (Venture Capital) 都駐在香港, 可是, 它們的目光都放在國內, 針對香港市場的項目, 一般都很難有投資。不過 Charles 自己仍在搞 start up, 大日子 (darizi.com)就是他其中一個項目, 「最重要是找到 market niche」。

談完經費, Aaron 指出, 搞資訊科技, 若以美國矽谷的 3T (Technology, Talent, Tolerance) 來評估, 香港還是頗黯淡的, 尤其是專材方面, 大學大部份的專材都被銀行等大企業吸納, 很少畢業生會想到加入 start up 的行列, 沒有冒險創造的精神。在場有朋友提出, start up企業可否合作, 協力在大學搞招聘會, 向同學宣傳參與 start up 的成就感? 於港大教書的Rebecca 覺得歸根究底要改變觀念與文化, 現在大部份學生都覺得只有一條路, 要改變他們的選擇可能要在大學一年級做起。我則建議 start up 企業不妨透過三改四的機遇, 透過收一些實習生, 找專材。會後 charles 跟我閒聊, 指出專材荒是全世界面對的問題, 隨著泡沫爆破, 很多專材都到銀行等大企業工作, 不過矽谷的人材荒, 因為美國大學廣招發展中國家菁英而得以舒緩, 但香港的大學, 在這方面則面對很多壓力, 家長以搶飯碗的目光拒絶國際化, 但同時又不想自己的子女去搞 start up, 死結。

Facebook 變 Operation system, 另一個 Microsoft 帝國?

最後一節談社交網 (如 facebook) 的潛力, 由 Chris 和 Napoleon 主持。Napoleon 是從事市場策劃的工作, 他希望多了解可以如何透過社交網來做廣告。Chris正在搞一個 facebook 的 plugin, 讓食客品評不同食市, 並以此收廣告, 這 plugin 應該很快會推出。接著, Napo又指出, 很多顧客會擔心, 開放評論的廣告策略會帶來反效果, 如惡意中傷, 因而傾向以沒有互動的網上廣告, 但其結果往往不大有效, 而且現在有些人手擊點的詐騙服務, 使客戶得不償失。Rebecca 指出, 隨著 web 2.0 的普及, 廣告的概念有徹底的改變, 搞生意的要學習如何透過互動去做廣告。

講開 facebook 潛力, 一些 programmer 指出, facebook 正朝向發展為一個像 window 般的 Operation system (OS), 可是目前 facebook 的 plugin 是把其他網站的資訊或功能引到 facebook 的平台, 相反, 其他網站卻不能把 facebook 的資源引走, 這封閉性可能造成一些問題, 它打斷了互聯網的互惠特性, 使其他網站難以生存。不過, 有 programmer 則指出, 一旦 facebook 成為普及的 OS, 其他網站亦要透過 plugin 而進入 facebook 這個平台, 並於這個平台找尋可能的賺錢方法。唔怪得知 facebook 賣到咁貴, 原來它已超出純粹的社交網, 有潛力成為另一個 Microsoft 帝國。

對了, Napo 還提到一個 MC Farmer 的國內短片, 談到 hip hop 的起源在中國, 被 nokia 高價買入變成其宣傳片; content is the king 的道理, 在互聯網世界, 還是真理。

獨媒點算好?

聽到這裡, 心想著獨媒發展問題, 從技術上來說, 不進則退, 但如何有資源去與大環境接合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