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靠五個死球大破晨曦 四海戰南華前壯聲威

廣告

廣告

五比二這戰果無疑是具誤導性的。假如以四海領先四比一之前的表現來說,晨曦在場上的局面雖然稍處下風,但應付四海的進攻還是不太吃力。但足球運動有一種叫死球的東西。當它出現的時候,球員會走到平時不到的位置,令球賽的動態改變。這令到死球往往成為球賽的關鍵時刻。這個下午在深水步場,四海就憑五次死球機會取得大捷。

晨曦先開紀錄

雙方接戰下來以四海稍為漸優。這並非因為四海的中場實力較優,而是因為四海前線球員保護皮球能力較鋒線缺乏卡爾的晨曦強得多。取得第一次攻門的是四海,該隊前鋒文嘉在九分鐘以冷箭,張健忠反應夠快擋出成角球。之後四海再有今仗倒戈演出活躍的陳耀麟施以遠射被守門員救出。晨曦在初段也曾以禁區外的射門攻門,李明在十一分鐘的射門未能射破隋維杰把守的大門。

到二十七分鐘,晨曦先開紀錄。球由中後場傳到禁區前沿,巢鵬飛與凌琮合作成功製造出射門機會。皮球雖被敵衛阻擋,但劉志強在底線前截得皮球並回傳予賓曹射入。賓曹興奮得展露自己的體操底子來慶祝入球,卻想不到球賽往後的發展會令這個入球幾乎沒有任何意義。

上半場中段大逆轉

第一個助四海取得入球的死球出現在三十四分鐘。羅志焜在小禁區頂與劉志強爭奪右路傳中球。羅志焜搶得先機企圖控球時被劉志強撞跌,球證黃志騰判罰十二碼。比圖操刀成一比一。

五分鐘後,四海在左路近邊線位置得一自由球。陳耀麟處理得相當差,皮球被人牆攔下。在禁區內的晨曦球員自然第一時間衝前,迫使四海球員也要後撤。這是最基本的防守常識。當陳耀麟取得被擋下的皮球,再長傳到禁區時,有三名四海球員看似處於越位位置,無人看管。但事實上中路的陳偉豪是從後跟上的,故沒有越位。陳偉豪背向龍門頂入後晨曦球員根本不相信助理裁判呂小全會判入球有效,但抗議當然是沒有用的。頃刻間,晨曦由領先變成落後。

劉志強再輸十二碼

強調四海的五個入球都來自死球當然不代表死球決勝負的賽事不能反映球隊的優劣。列卡度派遣一向多任防守中場的劉志強出任右翼衛便似是錯誤的決定。繼在上半場被羅志焜搶得有利位置而導致被罰十二碼後,劉志強又在五十四分鐘被羅志焜的假動作騙過後踢跌對手。犯規的位置在禁區內,故又是一個十二碼球。比圖射成三比一。。

十二碼球,守方只有聽天尤命。二比一那一球,晨曦球員也許會堅持是裁判誤判所致。如果接受這種說法,那麼這三個入球似乎都與劉志強以外的晨曦球員無關。但四比一的入球,晨曦整條防線在對方於遠處獲得死球後齊齊做夢,實在是難辭其疚。又是羅志焜博得死球,但今次死球的位置卻是在中線上。四海中堅陳偉豪大腳踢前,林學曦在無人看管的情況下頂成四比一。

下半場開賽僅十二分鐘,球賽的勝負幾乎已定。晨曦在換走表現平平的蘇沙、派遣余浩邦等生力軍上陣並且由「三四一二」改踢「四二三一」後確是多了點活力。然而,自四海中堅基藍馬欲解圍時將球頂在自家門楣上,再加上呂小全誤將晨曦在混戰中的進球誤判成越位後,「絕地大反擊」這戲碼注定不會上演。

更何況是馬高遜要多補一刀。

第五個死球

當後衛的都知道如要犯規的話,則應在禁區外犯規,避免輸十二碼。但即使禁區外的自由球容許守方設置人牆,只要射門者能射出妙到毫巔的射球,守方球員的恐怕就像看見對方射入十二碼一樣無助。馬高遜在六十五分鐘主射自由球入網時,晨曦球員或許正有此感覺。

餘下的比賽時間已無多大意義。四海多次反擊都有看頭卻沒有再增添紀錄。晨曦軍心渙散卻在最後階段靠謝敏榮門前補中成二比五。四海開季三戰全勝兼攻入十五球。這股氣勢令四海星期四晚作客南華一仗將格外矚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