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保護中大山城!(不斷更新)

廣告
保護中大山城!(不斷更新)

廣告

作為行政概念的樹木/阿野
整課最精彩的地方就在這裡,地政署職員說,在政府而言,是斬是甚麼都好,反正要把樹physically移離原地,便要申請,便要一棵賠一棵。所以就是,政府根本不需理會究竟發生甚麼事,臨時路壓死樹木也好,用滴滴涕把樹毒死又好,毒死是中大召了隻哥斯拉來把山坡踏平也好,只要一棵賠一棵便可,又換句話說,地政處似乎只會懲罰沒有申請的移動樹木。其邏輯比香港引以為傲的簡單稅制還要簡單。希望是我聽錯。

問問環保署,小橋流水怎麼辦?/葉蔭聰
中大校方好大喜功,已是人所共知,熱心校友與師生跟他們周旋好久,有不點成果,但進展有限,身為小小校友,我也懶得再跟他們糾纏,我想,既然這條小溪是自然溪(natural stream),應該受到環保署保護,結果,我打電話去環保署,要求處理,但答覆是……

破壞王cdo毁山城又一傑作/阿藹
聯合路這片斜坡是中大最大一片馬尾松小樹林,周錫輝校友即時記起《中大四十年》;中曾提到建校時種植馬尾松的事。馬尾松是荒山造林的良好樹種, 它長得不快,可是可以在碎石般的土層上生長, 是壩圳護岸最天然方法。現在這片綠林, 被一堵幾十米長的鋼板圍著, 岌岌可危。

因為不想斬樹,所以要擋土牆?/阿藹
CDO 的說詞反映其對環保工程的基本概念毫不認識……根據生態工法有五個原則, 1. 建造物物料要粗糙, 砌忌水泥等光滑的物料, 因為這個使生物和植物難以生長,亦會影響水滲漏; 2. 工程可細得細; 3. 斜坡坡度減緩; 4. 採用自然物料; 5. 介面要透水. 而小橋流水這個工程,從物料, 到設計, 到規模, 都違反了生態工法的所有原則.

救救小橋流水,推倒恥辱之牆/阿藹
這兩個月, 正我們為池旁路奔波之際, CDO靜稍稍地於神學院和小橋流水一帶進行斜坡工程, 最初只是小規模的打泥釘, 大家都不以為然, 怎料, 當同學正在考試, 校友忙著準備校友評議會會議, 老師正在忙改試卷之時, 小溪旁竟然蓋了一堵一堵兩米的高牆!


這種水平的諮詢,做出來不怕羞嗎?
/阿野
事實上,翻查校方的「新書院研究小姐」的最後報告,校方是舉行了十八場諮詢會,共有約五千人次出席。然而不計那幾動輒幾百到上千人的書院週會(即每個學期上不足會在transcript列明的活動)外,所謂的諮詢便是各書院的「學友聚會」(紀錄指出席人數由六至八人不等),和各書院的院委聚會,校方主動舉行的論壇,出席人數最多四十五。而諮詢期內,不計四書院院長大好友式的,和學生會大反(對)派的意見書,便只有那冷冷清清的十四份。


中大,不要再說謊了!
/朱凱迪
校園發展處在網上提供的資料與政府所得的資料並不相符。地政處職員表示,根本沒有收過編號7NE-C/C163、C175以及7NE-C/F131斜坡的斬樹申請﹝斜坡編號是由校園發展處提供﹞,但這不代表兩單斬樹個案不存在,他說,崇基宿舍群附近斬十二棵移植六棵的個案,以及教職員宿舍對開斬五棵的個案,都神秘地出現在另一些編號的檔案裏。他說不知道如何解釋這種「移形換影」的情況,只是說了幾次「呢個應該就係o個個」。


中大校園發展處處長林泗維先生訪問
/eg9515
訪問已是一個多月之前做的了。這個多月來,這邊廂林先生在侃侃而談他的步行校園夢想,那邊廂的另一眾師生在表述一個對自然簡樸的校園的想像。兩者乍聽之下是可以相容的,但實際上卻差天共地──當整個校園都要靠電梯、天橋、高樓大廈來連接的時候,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大樹還可以從哪些角落冒出頭來,而新建的建築物如何以一柱擎天之姿,聳立在山頭的各個角落;我們對校園的記憶,又如何剩下沒有盡頭的走廊、天橋,還有每次等坐電梯都只看到裡面擠滿了人的夢魘。不過,這個時候,各個專業單位都一定會衝出來派定心丸,說每一項計劃都經過XXX委員會的設計和批核,而每個委員會的主要組成成員都是資深XX師和XX員。

對呀,按林先生的講法,所謂的「山城」,也不過是個人口味罷了。


給地政總署的信:中大保樹行動
/子路<
雖然這些樹木皆非稀有品種,但多年以來,它們都在中大茁壯成長,一些在陡峭山坡生長的大樹,其根鬚抓緊泥土,保護了中大校內的山坡,免受山泥傾瀉的威脅。我們知道,中大校內的樹木,不少已有數十年樹齡,砍伐這些樹木,是不論植回多少樹苗也補償不了的;至於「移植」大樹,改變其原初的生長條件,更是慢性殺樹的行為,絕對不能容忍。

中大校方抺去「保樹立人」四大字,可怒也!/朱凱迪
據一名中大員工表示,在中大池旁路護樹行動中成為ICON的「保樹立人」四個黃漆大字,今日較早時候被中大職工以灰色漆油﹝已有網友說是用松節油﹞抹走。

中大保樹之校方「屎上抺胭脂」公關簡報會﹝多相﹞ /朱凱迪
我對樹木有情,卻無知。一個月的保樹行動,得到嘉道理農場職員熱情開示,真的,像兩年前學波斯文一樣開了眼界,對眼球感知的信息多了一重釋讀。搬到新居八個月了,園子裏幾株大樹,看着以為甚好,但從未想到問來歷。原來,他們也是樟樹﹝上圖﹞!嘩,原來我在中大保守的樹,我的家也有!然後一切都在我腦中聯成一條對付無良斬樹黨的戰線,字典裏的釋義,我家的樟樹、中大的樟樹,以至全香港的樹都聯成一線。


中大樹木的死因調查系列之三——還看工程部門
/阿藹
校方一直堅持, 學校的工程監督委員會內有很多專業人士, 很多時候的爭拗是專業與非專業之爭, 在「眾志綠山城」一文, 他就引環督會為例 (主席林健枝一直以來都非常投入香港的環保運動), 指工程有充份督導。環督會的會議紀錄己反映出林健枝在委員會的工作是「啞仔食黃蓮」。最近, 許副校和CDO的主席林泗維又引校園岩土事務委員會(Committee on Campus Geotechnical Matters)為例說委員會裡都是有名專家。可是環督會的專家已站出來與校方對辯; 而作為校員整體規劃工程師的建築系劉宇揚教授也承認, 工程的落實與構思有很大落差, 當中很大程度上是制度的原因, 亦缺乏相關人事的參與。

梁寶/阿迪:嘉道理斜坡 慢工出細貨
我幾乎是帶着準備得救的心情到嘉道理的,尤其是看到面積一百四十八公頃(中大一百八十多公頃)的農場座落在一幅超過四十五度的山坡上──我預期農場負責人會跟我說,我們已經找到既能滿足工程師要求又能保住植物生態的維修斜坡方法,可以照搬到中大去。沒想到農場的植物保育部總監 Lawrence 無奈地說:「政府來登記了農場內百多個斜坡,我們也不知我們的做法能否過關,如果政府下令要修葺,我們也沒辦法。總之,保育生態是我們的 first priority ,非不得已我們也不會做。況且幾十年了,這裏也沒有發生嚴重的山泥傾瀉。」

燈芹、Pat:池旁路散行--鮮為人知的樹的故事
往校方經常以樹木不是原生品種,即生態價值不高為理由隨意砍伐, 但這個理由絕對不能用在池旁路斜坡上。註冊樹藝師表示,池旁路斜坡是一個保持得很好的本地生態系統,短短幾十米的斜坡就長了至少十餘個品種的樹,還不包括灌品和其他小植物。樹藝師估計,斜坡的生態系統早在崇基書院建校前已經存在,幾十年來都很少受干擾,所以連龍眼和土蜜樹等小樹也長得很高很大,提供了大量食物給飛鳥和其他生物。當然樹群中最惹人的注目的是一群至少有四、五十年的老樟樹。樟樹因為生長速度慢,所以壽命也相對較長,若果生態環境適合可以活幾百年。


中大樹木之死因調查系列之二:競爭擴張的邏輯
/阿藹
找到了市場, 中大要擴張來迎接, 而三改四變成一個最漂亮的借口, 中大可以建第五或第六, 七, 八個書院了! 其實,三改四本來是一個深化教育理念的實踐, 結果變成校園資源不足, 難以應乎學生數目的借口(可是, 不是說本地學生的數目會越來越少嗎?)為什麼不把本地生減少的空缺給國際學生, 而要一手搶本地生, 一手搶國際生?

中大池旁路事件:不要浪廢已有的通道/思考
近日討有關池旁路行人路窄的討論多不勝數,但我發現原來有不少人都不知道這條樓梯的存在:……

「記憶中大」後一篇/子路
在新聞組留言的同學們,你們在批評校友、同學為了保樹行動而「破壞公物」時,有沒有好好先了解一下他們行動的背後原因?有沒有好好認識一下中大的歷史?中大有今天的名聲,不是靠多建幾棟冷冷冰冰的高樓可以成就的,而是靠全校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默默耕耘而來的。地上塗漆,尚可洗去,讓行人路回復原狀,大樹倒下,卻不能回頭,均之二者,如何權衡,還待大定奪。

中大樹木之死因調查系列之一: 安全與環保的虛假對立/阿藹
目前中大的工程運作中的樹木保育是根據政府的最低標準進行, 若如許校長所說, 中大的傳統是對一花一草都珍而重之的話,為什麼要把直徑95mm以上才視為樹? 為什麼我們不能有更高的標準去進行保育? 這幾年究竟有多少少於 95mm 的樹被砍了,我相信連許校長都不知道, 因為我們根本沒有統計; 對一花一草珍而重之, 在校長口中大概就是公關說詞罷了。

退一步海闊天空 解決池旁路行人擁擠的建議/朱凱迪
地資系同學raymond說,如果我們有凌駕性的需要時,就要落實發展,但同時要minimize對環境的影響。好,我先同意,那麼要疏導池旁路斜坡的人流 ﹝記着,不是車流﹞,有多少方法呢?我想到最少三種。一﹞斬樹,將整體路面擴闊,然後加建一條行人路;二﹞不斬樹,將池旁路由雙程恢復為下行單程路﹝之前曾經試過﹞,騰出半條馬路建另一邊的行人路;三﹞不斬樹,善用嶺南場上何添樓﹝ELB﹞路口的樓梯﹝已建的﹞,簡單的做法是做路牌引導人向那個方向﹝現在沒有多少人會想到那條路﹞,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修一條比較清楚易走的連接通道穿過嶺南場。


記憶中大
/子路
今天,很多建築物都被淘空了傳統與歷史,換來的,對學習沒有用處的華麗裝飾,過份舒適的座位,換來是催人入夢的作用......更甚的,是新的建築高聳入雲,從對岸的馬鞍山眺望,只見格格不入,冰冰冷冷的玻璃幕牆,把中大與自然的融和撕裂,今天我回到中大,一切都變得陌生,都變得好像跟我沒有關係。陌生與親切的距離,造成了心靈上的不安。

我們的中大,我們的家園 --記保樹立人行動/小西

【徵稿】齊來書寫我的中大記憶/小西
「記憶」、「價值」、「傳統」從來都不是一些可以科學量計,却又實實在在的東西,為此,我誠邀各位以「我的中大記憶」為題,齊來以文字保住記憶,保住價值,回到過去,迎戰未來!


中大師生回應校方誤導言論
/阿藹
日前中大校方以 "眾志綠山城" 回應中大學生, 教職員和校友所聯署的 "齊來保護我們的綠山城". 校內師生和校友對信中扭曲的內容非常不滿. 有接近消息人士(全文載於本文末)質疑指校方借環境督導委員會 "過橋", 因為一直以來, 委員會都被當作橡皮圖章.

我們是不是太乖?─回龍應台與思考/梁寶
翻過所有沒有到場的報章對事件的報導,明報、星島、文匯、大公,都把事情的關節眼扯到這四個大字塗鴉。龍教授座上談到,她兒字對當文化局局長的母親跟報紙記者「好朋友」同台吃飯感到不可思議─傳媒不是要監察政府、看守權威的麼?我不禁輕歎,當太乖的學生變成了傳媒─我們的傳媒,是不是實在有點太無聊?


保樹立人行動記
/阿藹
講話其間, 有一個校園發展處的職員打電話給我, 說感謝我們的行動, 因為他自己也很不想砍樹, 曾經有同學問過他砍樹的日期, 但因為校方施壓,說不能向外界透露, 所以他希望校友的行動能繼續, 使他不用執行違背自己意願的工作. 他又透露, 斜坡安全只是說詞, 真正的原因是要擴闊路面.

我無法證實電話裡的是否真的是發展處的職員, 但他的聲音很真誠. 我亦遇見一些校園保安, 他們亦說, 好幾十年的樹, 砍了很可惜.性別研究系一班女同學, 跑過來跟我們說, 若真的要砍樹, 她們願意在樹旁宿營!

中文大學校方回應:眾志綠山城
大學對校園引以為傲,並會繼續致力保存美麗的校園。中大學生會日前發出聯署聲明「齊來保護我們的山城」,我們對同學環保意識提高,關注校園環境表示認同。但信中提到多個項目,顯示出同學對真實情況未必充份理解。現藉此機會向大學同人澄清和解釋:


中大斬樹記 校長:安全和環保,我一定揀安全!
/朱凱迪
跟樹道別後,我繼續帶着疑問就教於校園發展處林泗維總監、中大諮詢機構環境督導委員會的學生代表Raymond、晚上還出席了劉遵義校長的夜話會。林泗維總監和協理副校長許敬文都很爽直地解決了兩個疑問。雖然校園發展處列明工程只是斜坡進行「鞏固工程」﹝三月九日變成了「鞏固及改善工程」﹞,但除了斜坡鞏固工程以外,池旁路斜路確實打算在工程期間擴闊路面,而今次要斬的三十五至三十九棵樹主要是因為要擴闊路面,不是為了鞏固斜坡。

編輯叫我寫中大的動植物,我寫了在中大的疏離……/阿野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保樹立人」行動及聲明

請聯署: 齊來保護我們的山城/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