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社運

不准聚集行人路 匯豐保安連續兩晚暴力驅趕社運電影節

廣告

廣告

155141_10151212311196649_1980547433_n
被匯豐保安暴力驅趕後,電影節被迫在較窄的行人路段繼續進行,匯豐保安在行人路的中央排成一行,「保護」由匯豐管理的「公共空間」。dennis law

社運電影節在匯豐銀行對開的行人路舉行的公開放映會,連續兩晚被匯豐的保安人員暴力阻撓。多名觀眾和電影節籌委在今晚放映前被保安武力驅趕至馬路邊緣,期間兩名電影節籌委受傷送院,一名保安人員亦聲稱受傷送院。電影放映被迫要遷到皇后大道中紅綠燈旁邊較窄的行人路繼續進行(上圖)。

今日傍晚,社運電影節籌委已經在本網站報告: 「約17:30到場, 什麼都沒有做,保安人員已開始用膠帶把我們包圍,趕走附近的外傭姐姐,聲稱的[私人範圍]範圍比昨天他們聲稱的要大的多。昨天是說出了花糟外他們不管, 今天是聲稱直至馬路邊3-4呎都是他們匯豐私人地! 由於資源有限, 器材不堪再受破壞,器材與技術人員已移至匯豐聲稱的介線外, 但早到的觀眾及籌委會,仍留在匯豐欲驅趕的範圍內。」

放映本來預定在晚上七點半開始。出席放映的sam表示,到晚上七點左右,保安員向被包圍的觀眾和籌委發出警告,表示七點十五分會「清場」。到七點十五分,一班保安員衝進「封鎖線」,將觀眾和籌委強行拖走,拖出仍然是行人路,但不屬於匯豐管理範圍的地方。期間,一名女籌委被保安推向馬路鐵欄,頸部撞傷,需要戴着頸套送院,另一名男籌委的腳肘被壓傷,同樣被送到瑪麗醫院。整個武力驅趕行動歷時十五分鐘。另一位在現場的馬先生在 facebook 這裡形容當時的情況:

去到時清場的氣氛已甚濃,保安已把於HSBC「私人範圍」內的電影節參與者圍住。當時放假的外傭仲未走,維怡用大聲公多謝外傭多年來將HSBC空地實踐為公共空間,並感謝她們的勞動,當時有外傭拍手歡呼,後來維怡播出一首菲律賓語的歌以示謝意,有外傭拍手,更有揸咪跟住唱;見到此情此景真係感動到眼濕濕。

後來保安開始清場,我企左喺「私人範圍」外看住d物資,諗住清場唔會搞到我。估都估唔到,d外判保安比警察更狼,埋到身有幾個明顯特登大力dum我隻腳,我話唔好再dum我,有一個更回頭dum多幾腳,我心諗如果係警察,我一定還拖。結果被推落地,更有一堆人跌低,超級危險混亂。

另一名目擊事件的唐先生表示,清場後,放映改在匯豐銀行東南角近銀行街的行人路繼續。多名保安員在匯豐聲稱的管理範圍排成一直線,阻止觀眾和籌委越過,更一度嘗試推撞觀眾。由於該處行人路較窄,保安員又阻止觀眾在行人路聚集,觀眾被迫站出皇后大道中。

550576_10151216506910208_1710091155_n
電影觀眾被迫出馬路. Nhm Wong攝

「私有化公共空間」(PRIVATIZED PUBLIC SPACE)的問題,因為二○○八年的時代廣場事件開始受公眾關注。當時時代廣場被揭發,把於地契內承諾開放給公眾的地面廣場出租牟利,多個民間團體為了挑戰時代廣場的管理,連續多個星期於地下廣場舉行活動。時代廣場的保安曾以不同的理由阻撓活動進行,譬如保安用人牆擋住街頭藝人,當時已經引來輿論公憤。但若果論暴力程度,則匯豐銀行保安的做法較時代廣場過份得多。匯豐銀行的地下通道同樣是透過地契規管,必須開放給公眾的「私有化公共空間」,匯豐保安連續兩日對使用公共空間的市民選擇性地施行暴力(當日繼續有其他市民,譬如外傭,在同一處地方聚集),到場警察不聞不問,主流傳媒也只作小量報道,反映社會上似乎愈來愈多人不知不覺地接受了「你班社運友搞搞震,抵俾人打」的保守思維。這是令人擔心的趨勢。

在保安員暴力驅趕期間,一名保安員聲稱受襲,躺在地上,稍後亦送院。警察帶走一人往北角警署「協助調查」。

223283_10151297541933825_1036772646_n
其中一位電影節籌委頸部受傷送院。dominic fok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