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中山海洲老人跳樓與地方債務危機

廣告

廣告

重陽節,在國內被稱為「老人節」,一般會有一些敬老的活動,不過在中山海洲這個地方,幾名老人卻要在重陽節集體跳樓。國內的報紙不去報導這宗自殺抗議的新聞,卻報導海洲老人開開心心出席黨政領導的宴會。

其實,自今年十月十二日起兩個多星期,海洲都有反貪示威,集得萬人簽名,更一度衝上村政府,要跟領導理論。

正如一些發達地區的村政府,海洲很早就推出以股份制的形式集體管理村裡的土地,或賣給發展商、或出租。在2006年時,海洲持股的人數共14,963人,年總收入3千3百多萬,每人每年大概分得6百多塊。為了配合政府「村」改「區」的政策,海洲於2006年召開村的黨支部大會,近乎一致通過「資源整合、一級核算、統一規劃」的政策,並承諾由2006年起海洲村的股民會分得1,200元,並續年遞增一百或以上。

過去,中國政府其中一個發展的策略是「村改居」,這一方面是因為市城擴張,很多原來的農村已自然地成為城市的一部份,有很多外來人口入住,但周遭的環境卻沒有因城市化而改善,造成所謂的「城中村」的問題。另一方面,為了增加城市人口和都市化,政府鼓勵農村地區轉化為區,由區政府規劃,除照顧原來的村民,亦要以「發展」的方法,增加區內的人口,並做好管理。在「城市化發展」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侵吞原來村集體土地及資源的情況。村幹部私下以低價賣出村集體土地予發展商,發展房地產,幹部從中謀利,讓財團侵吞原來村民的土地資產。

海洲市面對的,大概是如此的格局。據微博上海洲村民的控訴,「資源整合」六年後,原村的股民不單没錢分,政府強徵土地變賣,還欠下幾億債務:

江番高速北延綫中山段經海洲片徵地約435畝,村民獲悉村委會將集體土地變賣,而賣地款不知去向,盛傳被私吞的款項達30億,廣東中山海洲村一萬多村民集體簽名,要求當地政府徹查歷任村官貪污問題,公開賬目,還村民土地。

村民透露,三任村書記將海州村九個隊的土地、物業全部賣光,海州學校、醫院等土地都没了,村民一分錢沒分到,村裡還倒欠下外債四、五個億,村委會被押銀行(可能指村的資產在銀行作抵押),這些土地賣給誰?收入又到哪裡去了?一萬多人的村莊,變成負資產,民怨不得了。村民說這將影響到下一代的生存,沒有飯吃

為了填補債務,原村股份公司增加店舖和農地租金,要從民脂民膏中榨取錢來抵債:

海洲的土地是農民的!憑什麼要收我們這麼貴租!簡直是回到古代!政府是地主!農民依然是被剥削的農民!租比綠博園就1500/畝!箇中意思大家明白!

地方債務已成為國內經濟的計時炸彈,2011年底,地方債務達12.5萬億,而經濟學家朗咸平估計,今年年底會有2.62萬億的債務到期,將會續一在地方層次泡沫爆破,形成債務危機。目前中國政府以增發貨幣及鼓勵地方發行債券的方法,一手以債還債,一手以貨幣貶值的方法減輕壓力,但卻推高通賬,而新增貨幣這筆熱錢,在一個貪腐的制度下,極可能形成一個更大的債務泡沫,等待引爆。海洲真的是冰山一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