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梁振英需要做的,也許是道謝

廣告

廣告

一個電視台的時事評論節目,有個女性觀眾打電話進去,提出這樣的問題:為甚麼不給梁振英機會,讓他做件好事出來?就算他下台了又如何?誰能頂替他?

香港的女人對自己的丈夫很有要求,或者對自己的兒子很有要求,但是對做官的人卻總是心太軟。對於家中或身邊的男人做錯事情,尤其是知道對方欺騙了自己,女人能生氣好幾天,而且往往男人知錯後怎麼討好也沒用,只能等女人自己想通了才行。但政府高官做錯事,甚至出現了嚴重的誠信問題,香港很多家庭主婦、青春少艾,不僅連半分鐘的氣也生不起來,還要為他們辯護。多麼彪悍兇惡的港女,就算在外可能怒斥、掌摑港男,但一旦面對做錯事的官員,都變得溫柔體貼,為他們換尿布擦屁股,不嫌髒不嫌累,就差沒到官員的床邊唱《Soft Kitty》哄他們入睡了--不過我還是懷疑,范婦人應該是真的曾經到唐英年的床邊哄他睡覺的,林鄭月娥也應該是真的曾經在梁振英的床前唱《Soft Kitty》的。

自古以來,在中國做統治者,壓力大多數不是來自於民眾,而是來自於統治者內部的權鬥,激怒民眾事小,失去同黨支持事大。中國有最好統治的羊羔,給他們畫一個圈,就算沒有圍欄,他們也不會跑出去半步,牢固的高牆早在他們心中築起。對於中國這種國家的存在,我一直懷疑造物主是否在做一個實驗,就是他所創造出來的人在極端惡劣的政治環境下,究竟能忍耐多久。以前,中國的宗教、文化教中國人要做順民,不要憤怒,不要反抗,順應天意,香港雖說是華洋混雜,西方的宗教在這裡也普及得很廣,但怎知耶教一到香港又變成了順民的宗教,同樣的桎梏只是換了名字,以前可能叫孔子,現在可能叫耶和華。

你看那個著名的「傳教士」高皓正,看了一本叫《活在遮蓋下》的書,便在宣揚對所有權柄不管好壞都要服從的思想,因為聖經說世上所有權柄皆源自上帝,好的壞的領袖都是上帝將之「興起」,包括希特拉。在高皓正這種教徒看來,梁振英是上帝安排給香港人的考驗,而面對這種考驗唯一可做的就是「順服」。

寬容一個邪惡的人,任由他繼續為惡,是善良嗎?對於梁振英這樣謊話連篇的特首,給他機會究竟是寬容還是縱容?

梁振英不斷重複他的謊言時,不斷說「不記得」、「印象中沒有」時,我一開始只以為他是在欺負香港人的善忘,後來我發現香港人的問題不是善忘,明明新聞都在說他隱瞞僭建,明明很多人都在說他大話連連,對著這樣的行政長官,香港人卻仍然選擇原諒,只能說他們都太善良了,所以梁振英需要做的,也許不是道歉,而是道謝,或者是「感恩」吧。

http://www.rapbull.net/posts/305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