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樓價畸升背後的中共元素

廣告

廣告

自雷曼兄弟倒閉所觸發的金融危機發生至今四年有多,香港樓價卻大愊上漲,至今不止。這令港人的置業承擔指數高居全球第一,比第二位高出逾倍。由此可見,此現象必有其結構性因由。可是近年來對有關因由卻被籠統化爲出於供應不足之故,以至不論是施政報告好,或傳媒的跟進報道也好,都圍繞著此”成因”打轉。但問題是,它是否真的是至主要以至乎唯一的根由?

私底下,凡對經濟有真實認識的人大抵都會承認,導至樓價畸升的根由是聯繫滙率。所以如政府明天宣佈放棄聯滙,我肯定樓市必會在廿四小時內,如非廿四分鐘內,掉頭向下。

既然根由是這麽明確,何以一向聲稱關心港人民生、要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的真正話事人,即中共,卻一直視若無睹?況且,種種反對改變聯滙的所謂理據,包括至常提到的維持經濟穩定,皆已被一一駁倒,反而其害卻已三番四次在現實中呈現了。究竟內中有何不可告人處?
衆所週知,中共持有以萬億計外匯儲備,它當然是憑大量出口所得。扼要言之,出口商藉出口取得外匯,由於人民幣不能自由對換,所以出口商須向國內的數大國有商業銀行將外匯換回人民幣,以支付人工、租金等。本來人民幣應因長期出超而持續升值,從而令國民的購買力提高,而不是令庫房積累上萬億外匯(這也是美國一路指摘中共操控匯率的事實基礎)。

須知道,中共自取得政權以來,一直壟斷大部份國內資源/生產元素,其中包括地權及發鈔權,故此大部份國民在別無他選下唯有廉價出賣餘下的生產元素,即一己勞動力。本來國民收入將隨著創匯所得而相應得到改善,但匯管卻實質從中抽成,從而藉壓制勞工收入增長以維持統治階級與被統治階級的權力差距。

或曰,匯管亦非有百害而無一利,這故不待言,但問題的關要在於這決策並非出自民選的政權。若然,則匯管即使來得更嚴厲,亦無話好說(雖則它怎可能在民主體制下得以通過是難以想像)。所以現在的情況,實與土豪收買路錢,在本質上是無別的。

另在操作層面上,匯管作爲一種扭曲操作機制,自會導致資金在流通以至配置上出現問題,由是遭遇操作困難,故此需要爲它提供一個活門/後門,而香港的聯匯就是那一後門,以供不時的調資、走資以至”洩洪”之需。而這後門自九七英方抽身而退後,就更被操縱於股掌之間矣。

綜觀之,中方的匯管與港方的聯匯猶如麻將桌上打籠通的一雙拍檔,彼此互扯貓尾,以佔無權無產乎無知國人與港人的便宜。這也正是中港二地近十多年來貧富懸殊日益加劇的一主因。

由是,香港樓價畸升實不外是一深層病源受環境催化的一種症狀。這情形就有如村民阿港的身上生了個大腫瘤(即畸形樓市),但病源其實是淋巴癌(即聯匯),而致病的則是其飲用的受汙染河水(即匯管),再進一步深究,汙染源頭原來是處於河流上游的化工廠(即以美國爲首的泛濫貨幣政策)。

由此可見,貨幣政策實爲諸多社會問題背後的一大共同根由(rootcause in common),亦是我曾提及的五大根由之一。可是由於它牽連龐大但外強中乾(從雷曼一倒即引至集體崩潰巳可見一班)的利益集團,所以我們實須凝聚群力,方堪切入制度,治其本。
最後澄清一點,這樣說並非暗示毋須增加房屋供應,只是我們須認清何爲主何爲次,以免流於治標不治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