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回應林忌先生對《「大中華膠」因為中國而犧牲香港?》的評論

日前拙文《「大中華膠」因為中國而犧牲香港?》當中有引人誤會之處,幸得林忌先生於其專頁中不吝賜教。在下不勝網上辯論費時耗神,所以只得於快速簡短澄清回應,望勿見怪。

林:一方面你又話外國係「帝國主義」,另一方面你又話國際社會唔會聲援「搞族群鬥爭」,其實究竟外國係由「帝國主義」的政府領導,定係由「反族群鬥爭」的政府領導?完全係精神分裂。

如果你相信外國仲係帝國主義,咁帝國主義的外國絕對會支持分裂中國,你搞「大統一民主中國」,是外國帝國主義點解會幫你?

如果你相信外國唔係帝國主義,咁又點會因為你「搞族群鬥爭,便令自己陷入最極端最不義的境地」?傻的嗎的邏輯思維,真係笑死人

貝:在下並無說過類似「外國就是帝國主義」言論。外國(主要為西方,拙文中專指英國)於十九世紀中葉開始的確經歷過一段新帝國主義時期(New Imperialism),此見諸於眾多歷史著作不贅。鴉片戰爭下的《南京條約》割讓香港也是新帝國主義的產物。

林:「閹割話語權」?咁點解你要閹割地球,把中國從地球分裂出去?點解唔係用「國際主義」來爭取地球解放?(從作者相信「帝國主義」來睇)點解唔係建設民主地球,而係民主中國?點解要放棄五十幾億人,去只係建設十幾億人?

「故形人而我無形,則我專而敵分」點解要集中香港呀?因為香港先係你接觸得到的地方呀;建設民主中國或地球,得,你有咩資源去做?請問那些說建設民主中國的,你地在大陸有咩滲透率?有冇地方支部?有幾多在大陸發動民主運動的同志?乜都冇,大陸既無言論自由,更連你地係乜水都唔識,就正如口說要「建設民主地球」一樣,係發白日夢;夢醒未?

貝:拙文中的「閹割話語權」是對「捨棄『愛國』和『中國人』的論爭」而言,跟「閹割地球」及「爭取地球解放」風馬牛不相及。至於關於港人「建設民主中國」的能力論爭於下文再續。

林:用番作者果番廢話,中大華膠更有局限性,請問如何達至民主中國?等運到?等中共被推翻?就算中共倒台,從全地球經驗或者從東歐各國變天的經驗來睇,一個長期被共產黨奴隸的國家,其國民質素係需要幾個世代來重新建設,先可以達至合理的水平;「中國夢」之所以存在,係因為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人,對「中國人」懷有幻想,以為可以好似當年英治年代咁慢慢把野蠻的大陸人同化,成為香港人;然而當年強勢的香港已經不復存在,香港一日不重新變成一個強勢的文化角色,如何改變中國人的思想?如何改變大陸的政府情況?連自身都被野蠻的一面吞噬,究竟是誰被同化?係文明教育野蠻,定係野蠻戰勝文明?

貝:達至民主中國很可能要等到中共倒台,但也有可能是中共避免倒台而開放政治改革。相反如香港要脫離中國實現獨立自治,都要等到一個能夠包容少數自決權利的中國才可實現,否則一個獨裁中國大陸政權不可能容忍香港自治獨立。如是者雙方要達到目的,一個民主中國幾乎是其先決條件,那麼促成中國民主便是香港人難以卸下的重擔。

香港於民主中國事業一直擔當重任,遠可追溯何啟、孫文,近則是支援八九民運的連串行動。至今一年一度的六四晚會,也有大陸人慕名而來,丁子霖曾說港人的堅持也是她堅持的原動力,港人對中國民運的影響,不在其滲透或據點等物質支援,而是做好自身從而影響他人,一支正義旗幟和精神力量,正如拙文中所指「海內外華人自由燈塔」,港人也不須妄自菲薄。

香港近年文化影響力下墜固然屬實,面對大陸資金和人口湧入,加上不少大陸人的惡習,有所憂慮正常不過,所以無論泛民、社運人士等,都反對自駕遊、宜灣區計劃、新界東北發展,檢討自由行政策,贊成優先照顧港人奶粉需求,分野在於仇恨對象的問題。不過即如前述,一個民主包容的中國是維持一國兩制或者爭取香港自治的先決條件,放棄中國不等於香港就會死而復生,一天大陸龐大的市場向心力仍然增長,香港則無論顯性或穩性都要受其影響。就算陸港能夠區隔,被一個社會不公,人民道德文化知識水平低落,政府獨裁而具侵略性的強鄰窺伺包圍,港人何以安枕?香港問題癥結在中國,就不能無視解決中國問題。

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比起春秋時代,今日的香港就係國,天下就係全中國;你香港都未治,如何去平天下?癡人說夢而已!

貝: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只是一家之言,不代表合理。歷史多有出色治國者尚未能修身齊家,多有國家內部未定依然征戰沙場,相反有時必須干預外鄰才可保護本國。如最近國內財政緊絀的法國依然出兵馬里,遏制伊斯蘭極端組織,便即同理。

縱使再次說明一遍,想必理論中仍有不少缺失之處,還望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