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愛在輻射蔓延時

廣告
愛在輻射蔓延時

廣告

野口時子手中是福島核災造成的日本全國輻射污染地圖。

如果兩年前福島第一核電廠沒有發生七級核事故,福島郡山市的野口時子大概至今仍不知道60公里外有一家核電廠。野口時子今年48歲,是一名家庭主婦,福島核災發生後,她帶著仍在讀小學的一對兒女逃到岩手縣娘家避難,至4月才回郡山,自此一直活在輻射的威脅中。

野口去年暑假曾陪同16個福島兒童來港參加「暫避輻射休養計劃」,她昨天再臨香港,準備出席今天下午在理工大學舉行的《福島核災以來:經驗與批判》論壇

野口通過翻譯對記者說,過去她不大關心時事,加上很少看到東京電力的廣告,所以完全不知道福島建有核電廠,為東京輸送電力。核災後,她不斷反省自己過去不問世事的態度,覺得必須改變。「我知道了(核電的危害),便決定從今天開始,不停地去做(跟核電相關的事)。我們絕不能將問題留給後代。」

3a in郡山
福島核災發生後三個月,野口跟另外5個媽媽一起成立了「安全、安心、行動在郡山」(又稱「3a in郡山」),定期聚會互相支持。現在3a有會員120人,但住在郡山並且經常參與活動的只有20人左右。除了每月兩次的定期聚會外,她們還安排每星期售賣來自日本西部地區如奈良的蔬菜。一家郵購公司又向她們捐出一部輻射偵測器,用來偵測食物中的輻射。不少人拿他們自家種植的蔬菜來檢查。

郡山市是福島縣最大的城市,也是福島的經濟和商業中心,日本不少大企業在郡山設有分公司,野口一家也因為丈夫的工作而定居郡山。該市雖然離發生核災的福島第一核電廠60公里,但核電廠發生爆炸後,帶著輻射的雲吹向郡山,並隨著大雪落下,令該市嚴重污染。

野口攤開兩張由群馬大學早川由紀夫教授製作的輻射污染地圖,一張於去年8月出版,另一張則於今年2月出版,顯示郡山市的銫134(半衰期為兩年)和銫137(半衰期為30年)污染達每小時1至2微西弗(μSv),是東京市的幾十倍*。最近情況雖稍有改善,但輻射對子女健康造成的威脅仍令野口擔心不已。

子女健康受威脅
發生核災後,野口家不再飲用當地的水,也不吃當地的蔬菜和大米。但子女上學,吃的是學校供應的午餐。「核災發生後,學校停止食用本地大米,但半年後卻重新食用本地米,我們反對也無效。我叫女兒帶飯盒,但她不肯。」野口也害怕泳池的水受輻射污染,但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兒子在學校每天都游泳。

福島縣政府今年為縣內所有兒童進行了甲狀腺癌超聲檢查。檢查結果分為A1、A2、B、C四類,只有A1代表沒事,其他代表甚麼政府沒有解釋。四成兒童的檢查結果是A2,野口的一對子女也一樣。對於這些兒童的健康情況,政府沒有任何跟進措施,只表示兩年後會再做另一次檢查。另外,自核災發生後,野口便沒有在屋外晾曬衣物,但最近兒子的內衣竟驗出少量輻射,令她十分震驚。

由於核災帶來的輻射物質會因為刮風和下雨,重新落在地上和人們生活環境四週,野口經常提醒子女要小心避免接觸到輻射,但即將升上中三的女兒對母親的勸告表示厭煩,野口只能跟女兒說,她擔心的不但是女兒的健康,也擔心未來孫兒的健康**。

反核=不愛福島
女兒不諒解母親,部份是因為郡山的社會氣氛。野口說:「人們照常生活,彷彿核災從沒有發生過一樣。」郡山市民普遍相信政府,既然政府說食物安全,他們便相信食物是安全的。「我住的大廈裡,只有我對政府的說法抱有懷疑。」

在3a,野口負責宣傳工作。她說,因為她是外來人,可以直接指出問題和質疑政府的說法。如果本地人質疑政府的說法,會被指責不愛福島。

野口說,大企業駐郡山的高層人員多是外來人,核災後他們全都離開了郡山,只留下本地僱員和一些中層外來僱員。後者不是不想離開,但一些人因為在郡山買了房子,而且仍在還款,所以不能離開,其他人則因為很難在其他地方找到合適工作而被迫留下。過去一年多,一些離開了的人,不少也因為生活上的困難而再搬回來。

野口說,郡山的反核力量十分微弱,雖然火車站外長期有人示威反核,但參加者來來去去只有幾個人。野口慨嘆,即使關心核輻射污染的人,也不敢公開反對核電廠,甚至認為輻射污染跟核電無關。當初跟野口一起組成3a的其他五個媽媽是本地人,她們也認為防止輻射污染不等如反核,更為此退出了3a。現在活躍於3a的二十多人,多是外來的年青夫婦。

核災並未結束
最近日本人很關注中國大陸空氣污染的問題,擔心中國的懸浮微粒PM2.5吹到日本,野口慨嘆:「近在咫尺的輻射日本人不關心,卻擔憂遠方的PM2.5。」她說,福島核危機並未過去,輻射污染固然持續威脅人們的健康,核災現場的清理也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她不敢想像另一次大地震的後果。

野口一家沒有離開福島,是因為女兒捨不得學校和同學。野口和丈夫準備趁女兒中學畢業時離開郡山,但如果在此之前發生強烈地震,即使女兒反對,他們也會立即離開。

問野口對福島以外的人有甚麼期望,她說:「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記福島,因為核災並未結束。」

〔註〕
*日常環境也存在輕微的輻射,但福島縣在核災前,日常環境中的輻射劑量,最高也只有每小時0.046微西弗。跟其他城市比較,香港日常環境中的輻射偏高,在0.08至0.014微西弗左右。見http://www.japan-reishi.org/news/en_map.html。
**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不少女童因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吸入了輻射,免疫力受損,長大後懷孕產下的嬰兒有各種先天疾病或殘障。

[延申閱讀]
日本打壓反核學者變本加厲 資深記者﹕主流傳媒東電齊封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