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佔領中環」之來龍去脈——來龍篇

廣告

廣告

如果要我只以一句話形容我怎理解”佔領中環是甚麼?”,我會答:良知發現。

我於上一篇文章”基本法的迷思”中,巳觸及此題目。期間,大衆對此的議論確可用熱烈一詞形容。我且再以組群-決定(group-decision)這精簡框架爲本,將佔領中環的來龍去脈作一理順,以助大家在未來曰子裡更有效把握進而主導其發展。

且先點明我們的話頭: 佔領中環現仍是一項提議(proposal)。自決定的角度而言,它提議港人決定進行這樣一項共同行動,以達至真普選的公共目的(public aim)。

由此已可見,七百萬港人對此提議的決定有好幾種,進而化爲種種行動。可是在作決定前,人須先做一件事,就是先作判斷。而就此提議,那判斷即是:這件事應否做?而那基本是一道德判斷(moral judgement)。

或曰,這不是很明顯嗎,何須特意提出?在事理上,這本是很明顯,但在現實中,卻未必。因為在現實中有關的討論往往會過早地滑向其他路數,例如利益計算、政治考量、風險及資源分配等。我須指出,這些雖重要,亦終須被考慮,但它們皆須以道德判斷爲本。正是本末不可倒置也。

所以在現今的前期階段,須注意以下數點:
1·  現階段討論應以道德判斷爲重心,至少勿忘其道德維度。須知,這提議實質要求我們移離法律的他律,回歸道德的自律,並配以協約的互律。
2·  有關的道德討論,本身即一公民敖育歷程,也是對各方(包括傳媒)的道德水平的測驗,且其討論成果將堪爲往後行動的指導原則,因決定終得建基在判斷上。當日後身處風高浪急時,大家自會明白其重要性,自知今天的耐心當非浪費。
3·  我們不須強求先取得絕大多數人的首肯。且反過來看罷,若港人一早就一致同意,那才是離奇,因這顯示港人的道德與民智水平竟已達全球前列,那就根本不用再去爭甚麼代議式民主了,因我們已能直趨更高階的民主,即審議式民主。
4·  此外,我們也能從中更知彼。”反動的修辭”一書作者指出,由於反動者無從提出足以抗衡改革的堅實論述,惟有訴諸修辭,而該等辭令大抵不外三款,即”我雖同意你的目的,但你的行動卻會徒勞無功/適得其反/顧此反失彼。一言蔽之,他們就是想令人民不作為,繼續呆下去啦。

就更廣義的公民(社會)行動而言,在電影”一代宗師”中,其開首金句就是: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也許,公民運動也是兩個字,一、再。其意思是,公民運動若可一不可再,而無以爲繼的話,即還算不上成熟。就算今次我們一戰功成了,往後又如何?

或問,咁又如何才可一而再呢?今以一字喻之,韌。(韌這一字,是從黑天鵝效應作者Taleb的新書”Antifragile”中參透出來的。我發覺韌這中文字比antifragile這自創新詞更能表達其原委。有興趣者,我強烈推薦大家一閱,因此書能一新人的思考模式。)若言世上武功,唯快不破的話,那麽於人生博奕中,唯韌不殆也;與其說適者生存,不如說韌者持續。而百戰不殆與可持續性,不是比一仗功成更具深遠意義乎。

”一代宗師”中的另一金句是,武功有三個境界: 見自己,見天地,見衆生。若道德考量等如見自己,韌等如見天地,那麽最後我們且見衆生。

實情是,關注佔領中環事態發展的又何只港人而已。且,爭民主何曾只是港人而已。

事理是,代議式民主,又豈會是世人的終極目標!

以上為來龍去脈之來龍,下篇言去脈、見衆生。

補筆:就當我臨上載此文時,得閱明報指朱牧師表示打算於本月內為此開記招,我建議於四月甚至五月方開記招較適合,主要理由有二,討論仍有待深化其一,時機其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