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社運

編輯室週記:得唔得閒,都要傾下佔領中環

編輯室週記:得唔得閒,都要傾下佔領中環
廣告

廣告

真普選聯盟今日宣佈成立,泛民27名議員「齊心」加入,可惜真普選聯的記招 banner 「唔生性」,成條跌落地上,議員無法收拾殘局。傳媒報導這一幕的篇幅可比記招內容,這不是反映社會及傳媒對於這個真普選聯盟前景的預測?

真普選聯盟雖然表示與佔領中環各有各搞,但明顯兩者是二而一,一方失敗,另一方也不會成功。自從文質彬彬的戴耀廷教授拋出「佔領中環」的「核彈」方案後,整個社會都好像突然被點破了甚麼,一發不可收拾。媒體不斷跟進報導,中央也氣急敗壞地透過各種「權威人士」及消息代理人警告「佔領中環」的行動,預告2017特首選舉將設立名為預選實為篩選的機制,圖為事件降溫。繼前日劉江華在立法會胡言亂語後,吳康民今日更在《明報》以〈「佔領中環」,意欲何為?〉為題撰文,炮轟「佔領中環」。雖然中央的行動對於一直堅定爭取普選的群眾來說只是火上加油,但毫無疑問也令一些「溫和派」市民感受到中央的反彈。「佔領中環」從爆發到如今跌跌撞撞般前行 ,亦不可能輕易剎停,據聞一個民間推動「佔中」的平台亦將會組成。除了中央的反擊外,泛民主派及社運界也有不少對「佔中」行動的質疑,週記就也希望藉此討論一下。

今年七一無野做?
戴耀廷教授的行動日程,佔領行動暫定於2014年7月1日。當然他的整個「佔領中環」包括商討日及公投等環節,確是需要較長的時間組織。然而其中一個質疑便指出,「佔領中環」並不能取代當下的社會抗爭,這更可能是為何社運界對「佔領中環」運動反應一般的原因。香港社會目下的反抗運動氣氛缺缺,實在令人洩氣。以倒梁振英運動為例,自梁當選當日市民衝擊會展票站、到四一反中聯辦干預遊行、六四迫爆維園到李旺陽事件再次萬人遊行,泛民主派元旦齊心倒梁,並聯署彈劾梁振英。在梁上任前半年確是風風火火,然彈劾失敗之後卻是無以為繼,一切復歸「正常」。主流泛民與梁振英回復正常溝通,對於被社會劣評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未見有任何行動。行動日期定於明年七一,這反過來是取消了今年七一抗爭升級的可能性。在這種情勢之下,明年七一是否還有足夠氣氛進行「萬人堵路」?

這或是涉及對民主運動的想像,假設了爭普選是港人共識,港人無論何時也會出來支持爭普選的「佔中」行動。然而社會形勢隨時轉變,運動能量也需要「以戰養戰」去累積,市民目今反梁並不等於明年會繼續反梁。自泛民彈劾失敗後,梁振英的民望也慢慢回升,形勢確是不容樂觀。

人民力量及社民連已預告將在四月中審議財政預算案時拉布,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及派錢一萬,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亦已先行預告會剪布。主流泛民會否參與,或許會成為真普選聯盟及佔領中環前途的分水嶺。

佔領中環無意義?
另一些坊間的質疑則是針對「佔領中環」的意義。無可否認的是「佔領中環」本身真的是一個「核彈」,這確實是並非一些從前的佔領行動可比。原因是在於倡議者、參與者及「佔領中環」的整體設計。倡議者戴耀廷本身是港人法律系的教授,陸續站出來表示支持的人均是學者等中產人士,佔領馬路本身確是在過去幾年十分常見,2011年七一遊行後在中環堵路的被捕者也達200多人。一樣是堵路,為何戴耀廷一提議便好像「天大發現」,變成「核彈」?這確不是新發明,但戴的提議確是鼓動起一 班溫和保守的中產人士也要思考「激進化」的問題,縱然多麼不願意承認也好,但假如「佔領中環」的參與者屬中產、掌握社會權力較多的人,無疑確是會對社會帶來較大的衝擊。

筆者有一位中產的鄰居朋友,也是泛民的支持者,除了投票外也會參與諸如七一、反國教等大型遊行,他也不滿「遊行完就散」的抗爭模式,但也同樣不滿過往「堵路及民主自由行」的堵完就算的模式。戴耀廷提出的「佔領中環」之所以能觸動他,是因為這次的行動有清楚的程序及目標,當然也是如今的泛民支持者的民意已到適合時候。「我發夢想起自己簽誓言書的情景。」他說。

當然,如果沒有過去幾年的抗爭,「佔領中環」也不可能突然在一夜之間爆出來。

「佔領中環」除了「佔領」行動之外,更刺激的其實商討日,訪問何俊仁、戴耀廷的獨媒作者 Chan Melody 已為文闡釋。這文章某程度上其實也算是回應 Tam Daniel,擔心「佔領中環」的佔領行動被取消代之以公投的保守性問題。假如信任民主、期待直接民主的話,「萬人商討日」的重要性無疑可比「佔領」,難度也自然比「佔領」更大。「商討日」或是 Tam Daniel 批評的公投,其實也是「佔領」的前設,這其實是涉及兩種不同的判斷:如今香港市民是否有一萬人準備隨時去參與「佔領中環」?戴耀廷的答案自然是否定,他認為惟有經過組織、長期宣傳、商討日甚至加入公投的元素,才能夠累積足夠的民氣佔領中環。

民主黨、學者聯手出賣民主戲碼?
還有一些支節的疑問,包括針對戴耀廷提出的方案的批評,不過這其實更多是關乎所謂「激進派」對「主流泛民」的互不信任。香港人網創辦人蕭若元先生的取態或會左右結果,蕭生在網上節目《最新蕭析》中,便嘗試闡釋「佔領中環」的行動藍圖。他指出戴耀廷的方案也能符合普選原則,而最終爭取的方案也是經過一個民主程序,過程當中開放予公眾討論及自行提出方案。他也認為「佔領中環」值得參與,因為目前似乎暫時看不到其他爭取普選的行動方案,他更直接否定暴力抗爭的可行性。

當然,蕭生的助力是一樣,但解鈴還須繫鈴人,2010年民主黨不參與五區公投,走進中聯辦談判,民主黨在真普選聯及佔領中環兩件事情上的取態,幾乎可以直接決定其成敗。

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早前在獨媒安排的與戴耀廷的專訪中表示,當年民主黨認為可以與中聯辦談判,是因為2012年是中途方案,「可以讓俾你」。2017及2020年則是決戰的時刻,何俊仁在專訪中表示,2017及2020年普選是人大常委會定下的時間表,假如這次也是假普選的話,便要全面決裂。無論同意與否,或者是否事後孔明,這是何俊仁對形勢的公開分析。

或許部份「激進派」會認為何俊仁的說法是謊言,然而堅持認為民主黨在今次「佔領中環」一定會出賣香港人,卻毫無疑問會令真普選聯盟及佔領中環兩者均難以前行。不過人民力量已加入真普選聯盟,這是積極的一步,「激進派」其實也應該肯定自己多年的努力,成功將整個泛民變得更「激進」了。

此外,假如戴耀廷教授的劇本真的能夠推行,這無疑會令所有泛民政黨再次突然進入中聯辦再談判的空間減少。按戴耀廷的設計,參與的個人須依從商討日得出的方案及行動日程去做,「佔領中環」的行動設計本身已很少談判空間。

談判不談判
另一個問題是,談不談判?與誰談判?今日真普選聯盟的記招上已清楚可見人民力量與主流泛民主派的分別,前者堅持對口的單位為特區政府,後者則不否定會直接與中央談判。這個分歧或許真的難以調和,雖然與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商討,事實上的分別不是太大,因為大家都知道普選這件事一定是中央「一把抓」。然而到了對方具體還價之日,例如提出一些千奇百怪的方案,或是提出以《基本法》第23條交換真普選等等,真普選聯盟或負責組織「佔領中環」行動的民間平台,也無可避免要玩這場談判的博奕遊戲。

圖片取自公民黨 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