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民主與民粹–––回應高達斌先生的「庸人當政」論

廣告

廣告

民主與民粹–––回應高達斌先生的「庸人當政」論

「民主是最近三、四百年的事。有關民主問題現在開始浮現,民主制度只會庸人當政,不會帶領國家提升,因為庸人只會選庸人,政客要拉票,甚麼都會答應你。」–––高達斌(《陽光時務週刊》第五十一期,2013年4月18日)

別笑。這可是愛港之聲召集人高達斌對「民主」的義正詞嚴的「論述」。此處其實涉及一個重大的政治哲學問題:民主會否變成民粹?

高先生(按:指高達斌,而非高教主)之「庸人當政」論實為將民主理解為民粹,認為民智未開,選民不懂得知人善任。如此怪論卻引起我們反思民主與民粹之分別,也帶出知識的重要性,同時再次讓我有機會在此應用哲學處理當前政治議題,並「教化」他口中所謂的「庸人」。

「民主」(democracy)出自希臘語δημοκρατία,作「人民行使管治」解,源於古希臘部分城邦(尤其雅典)之政制:政府由一群成年的男性自由人(即不包括奴隸與外國人)以選舉產生。特別地,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卻對此制度批評甚多。雖說古希臘之小圈子民主與當今之普選民主根本不同,但柏拉圖對於民主制度中「選舉」的批評,實在值得討論。依我看來,在針對選舉的批評上,對於「民粹」的憂慮,也是他「反民主」理據之一。要有支持偽普選民主的,我們應當回應的是高質素的挑戰,而不應停留於嘲笑那些低質素的「庸人」之廢話。

道(Logos)與人言(Doxa)

柏拉圖在《理想國》(Republic)提出的線寓(divided line)理論中,將人言或俗見(doxa)視之為屬於低層的知覺世界,知識(episteme)則實於高層的理型世界,因為只有後者中有「道」(logos);用蘇格拉底的說法,前者是未經驗證的,是無理性基礎的,只是人云亦云而己。在第五卷中,柏拉圖批評選舉民主,理由是:選舉中,政府由多數人選舉產生,而順從多數人的「人言」的參選人自然容易當選,結果當權的人是依人言執政,而非道。這就是哲學版的「庸人當政」論。

因此,柏拉圖認為,在選舉制度下,有才有德的人反而難以當選,因為他們站在「道」的一邊,不像那些善於選舉的政客能夠以盲目順從人言的方式當選。而民粹的問題也的確存在於今日的世界:納粹德國就是順從人民的仇富與排外情緒,加以利用,成為行駛納粹主義的邪惡工具。但香港人真的是這麼「庸」嗎?

天與之,人與之

在中國,雖然孟子並沒有反對君主專制,卻沒有像柏拉圖提出這種道與人言的絕對對立。《孟子.萬章上》中,萬章問舜是如何受命於天,孟子提出「天與之,人與之」的說法,認為天子在得到「天命」這種類似於「神權」認同之餘(當然,「天命」之說值得質疑),也要「暴之於民而民受之」。

事實上,一個才德兼備的人,若「民不受之」,他還能做到政通人和嗎?政令不行,何以治國?再者,政治非經院哲學,制定國策並非處理數理邏輯題,需要的是切實了解民情,以及如何做到墨子所言的「興天下之利」。後者當然還需要一定的知識,但前者顯然就不能是純「知識」,更不能將如實反映民情之民意視之為無道的「人言」,除非你否認民情的重要性。

更大的問題是:第一,經驗上,在香港社會中,我們憑甚麼一口咬定這是一個只知人言而不知道的庸人社會呢?第二,理性上,道與人言真的如柏拉圖所言那麼截然二分嗎?前者很多專家已經加以反駁,論證港人有能力實行普選民主,而處理後者這個哲學問題的人,反而不多。不過,對我來說,後者的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道與人言」之對立統一

柏拉圖在《美諾篇》(Meno),描述了蘇格拉底與辯士美諾關於知識定義的討論。美諾認為人言即為知識,但蘇格拉底認為知識應為可以帶出「道」之「正當的人言」(orthos doxa)。這其實就是承認了人言當中也可以存在道,兩者並非絕對矛盾。

事實上,如果我們接受人人皆有理性思考的能力的話,我們就不可能將所有人言都當成是庸人之言。我所言的理性,不僅是邏輯的理性,也包括道德理性;對康德來說,這種理性絕對是先於經驗的。遺憾地,有些人未有機會接受教育,於是就成為了一些只會站在枱上亂吠的共狗奴才。除非你能夠否定人人皆有理性思考的能力,否則你也不能一口咬定人言即非道。

發揮理性的潛能

誠然,若是欠缺教育,大多數人民無法正常運用其天生的理性思考能力的話,就會出現民粹,猶如文化大革命,或是六七暴動。由此看來,公民教育是必須的;我們要發揮人民理性的潛能,讓他們能夠判斷是非,能夠在普選民主中選賢與能。當然,我們還須要自由的社會容許資訊的流通以及意見的交流,讓理性真的能夠充分地實踐。民主當然不只是投票就算了;有普選制度而無資訊自由,這就與新加玻無異。公平公正的選舉法、選區劃分、選舉宣傳,以及廉潔選舉等,都是讓人民實踐理性選擇的重要條件。當天生推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民能夠充分發揮其理性,在選舉中作出合理判斷之時,就能「帶領國家提升」,不會有「庸人當政」,政客也不能輕易利用民意。

然而,遺憾的是,建制派的蛇齋餅粽,「愛」字頭那些人的語言暴力,甚至是部分傳媒在報導新聞時的自我審查等,正是阻礙部分香港人民發揮其應有之理性判斷。有人用利誘,用煽情,用謊言,蒙蔽部分香港人的理性,使他們遍離了道,被「庸」化了。既然高先生對於庸人政治如此擔憂,為了帶領國家提升,我請他跟我們一同去聲討那些愚民的人渣,以對抗庸人政治,對抗民粹,對抗反理性。

(按:本文雖提及柏拉圖之政治哲學,但作者絕對無意將柏拉圖與高達斌並排。如有本文有令人誤解為以高達斌侮辱柏拉圖之處,本人深表遺憾)

主後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