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佔中「死士」 為下一代站出來

廣告

廣告

20130428_佔中死士分享會
所謂「死士」,只是說笑,他們有人相信會贏!

(獨媒特約報導)「和平佔中」在剛過去的星期日舉行支持者分享會,十位來自不同界別包括宗教、教育、商界、專業人士等「死士」分享自己支持活動背後的信念。隨佔領中環行動引起中央政府和親中人士的高度關注以及普羅大眾的討論,當中不乏惡意攻擊,製造白色恐怖,十位支持者分別為蔡東豪、徐少驊、潘瑩明、張銳輝、邵家臻、郭乃弘、鄧偉棕、錢志健、陳慧、吳錦祥,他們對社會各聲音都有自己的論點、看法。

商界: 不要以為不出聲就沒有事
「商界是應該支持真普選,因為真普選是一個保障、一個護身符,是可以幫到商界……因為真普選可以製造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施政有為的政府、有辦法的政府,或者會有一個更公平的營商環境,起碼有完善的法制、規律,這些是每一個商人希望會有的條件。」任上市公司行政總裁、執行董事等職務的蔡東豪說。先後有中央官員警告香港要以經濟發展為首務,發表香港或會競爭優勢弱化,不進則進的言論,而中原地產董事施永青亦曾表示佔中行動一定得不到商界支持。但蔡東豪在會上另有見解,說:「不少人認為商界保守,商人不是保守,只是因為很多社會,商人是既得利益者,總之是不要變太多……如果現況是好好的,當然就不要變,但現況並不好……現在的政府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少做少錯。」

蔡東豪過往對政治參與不多,自言上街遊行是由天氣決定,下雨太曬也選擇留在家中。但今次他打破沉默,他參與佔中行動,會主動自首並不作抗辯,「不要以為愛國愛港,不要以為不出聲就沒有事,你看看去年特首選舉,唐唐都愛國愛港,你看他發生什麼事?商界不為自己、不為真普選付出,你可能也會這樣。」早年從事傳媒工作,於2003年始從商的徐少驊同樣對香港現況不表樂觀:「我們看到梁振英上場之後,香港的施政完全是亂籠的,完全不按本子辦事,不按程序正義,單單是軍用碼頭就是最佳例子,可以看到香港的施政已經是到一個政府胡作妄為的階段。」

蔡東豪和徐少驊二人都是講求付出、回報的實際生意人,他們卻是分享會中對佔中充滿信心的少數。蔡東豪說:「我支持佔領中環,因為佢會驘」。而徐少驊也表示:「有些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我是知其可為而為之。對於戴耀廷的佔中文章,我是覺得眼前一亮,終於等到了」。徐少驊更以生意為喻,相信佔中是有足夠籌碼去談判,他也分析佔中的優勢之一是發起人不是政黨,而是往日沉默的一群。「佔中不是終點,不是以佔領那一天作結,而是之後當香港市民看見那麼多人願意為真普選作出沉重代價所引發的情感……被搬走之後、上法庭,我們要付出什麼代價,就是看市民的回應。」

教育界: 老師要跟社會走,也要陪伴學生走
佔中行動同時引起教育界爭議,教協早前出版了佔中行動的通識教材,受到不少親中人士的批評。支持佔中行動的老師被批「教壞細路」。「一直以來,你說學校有沒有壓力,當參與政治活動,我可以說是沒有的,但你也可以看看自己個人看法,當上司與你談及,你自己覺得這是不是一種壓力呢?如果你定了位置、選擇,那這就不再是壓力了」。教學年資三十年的潘瑩明老師表示現在的學生未入大學已經可以投票,已經會討論屋邨內應該投票給哪一位議員,到近期學民思潮站在反國教的前線,原來學生已經走在前面,老師再站在後面,「確實太沒義氣」。她說:「一路走來,我覺得我們老師要跟社會走,也要陪伴學生走。」

現任通識科的老師張銳輝分享一次課堂經驗,一群中二的學生討論二零一七年特首選舉,當幾年後這班學生都有投票權,民主、普選對現在的學生來說一點不遙遠。面對眼前有很多將民主、普選複雜化的言論,「我們作為老師,第一件事是有責任,為我們的下一代釐清民主、人權、法治到底是什麼。當我們眼見根本價值受威脅、扭曲的時候,我們的責任就是身教,在課程中帶出社會政治參與,但如果我們作為老師也不能參與其中的話,我們又何來作為他們的老師」?他又以魯迅之言「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回應了近來教協出版有關佔中行動的通識教材面對愛國人士的圍攻。張銳輝也強調要讓學生在全面了解之下,再給他抉擇的機會。

社工界:回到the least, the last and the lost的社群之中
擁有十多年前線經驗的非常社工邵家臻表示社工工作可以很「離地」,就是遠離群眾、遠離現實境況的意思。「我們社工也可以告訴大家,現在的民主、現在的貧富懸殊、或者警察現在很粗暴,其實已經可以比很多地方都好,大家也明白輔導其中一種就是讓大家知道你不是最慘。也可以告訴大家,螻蟻都尚且偷生,大家不如繼續」。他又笑說自己有時也會混亂了輔導和超渡,不過作為社工,邵家臻認為現在的最合適的角色是倡導,他提倡:「獨佔中環,不如眾佔中環」。中環不是一個地理方位,而是象徵政治、經濟,而政治和經濟往往都把弱勢社群排除於外,而現在的基層又有一種習以為常的投降主義,就是「鬼叫你際遇不好,而不是制度不好。你改變不了世界,你改變自己吧」!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不如把香港還給香港人,把中環還給香港人,把政府還給香港人,這個社會不應該只由一個姓氏來擁有,而是百家姓」。邵家臻也呼籲各社工也要站出來。「作為一個社工,做回一個社工的本份,在民間之中,回到the least, the last and the lost的社群之中。」

宗教界:將天國建立在地上
早前有牧師引用聖經經文,指公民抗命不符教義,但分享會中的基督徒則認為佔中、爭取普選是將天國建立在人間。「我們努力尋求當權者的了解,這佔中運動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法,佔領中環當然不會癱瘓香港的經濟命脈。中環是本港的政經中心,可惜它所代表的價值只是經濟的增長,把增加了的大部分財富,落入既得利益者的口袋,這一種中環價值已取代以人為本的重要價值」。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資深牧師郭乃弘認為面對社會上的不公不義,信徒要站出來,「所有基督徒都有嚴肅、不可推卸的責任去協助建設和平、公義、可持續發展的社會。我在此特別呼籲全港的基督徒一同響應爭取普選盡快在本港落實。」既是律師身份,又是基督徒旳鄧偉棕提及馬丁路德金和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的神學理論,並說:「我在此呼籲香港教會,未必那麼快有答案,但信徒要認真思考在神學的論述中,是不是那麼膚淺,就是和諧,不要對抗。」身位資深對冲基金經理,具二十年投資經驗的基督徒錢志健多次引用經文,強調民主、佔領中環符合聖經中的公義。

不要放大恐懼
「不要把恐懼放大」,昨日部分於上年七一遊行衝出馬路佔據三條主要道路的示威者被定罪,有親中的法律界人士認為這會成為案例,成為判決「佔領中環」時的依據。作家、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的講師陳慧早在分享會中說:「不要把恐懼放大,如果有任何人反對這件事,他們只會做一件事就是羞辱你,令你怕,而今天我們決定做這件事,目標清晰,不是單單是個人的事,而在我們眼前的是公義。」 陳慧說:「我是一個公民,我有投票權,我有交稅,我對這個城市有話說,而我選擇了這個方法。」

1997年,因回歸而從美國回流香港的吳錦祥醫生六七年進入香港大學醫書,在六七暴動這個火紅年代,他活躍參加各種的社會活動,公民抗命他早就十分熟識。他又經歴過反貪污,有警長在維園手執警棍打人,弄到頭破血流,同學也被拉到警局,又試過支援釣魚台。「我身邊也有朋友是有案底,但今天都是醫生、專業人士,為了正義的事而公民抗命是值得。」

為下一代而站出來
「下一代」、「小朋友」、「兒女」是在分享會其中出現最多的詞匯。張銳輝老師說:「作為老師,我只有一個很簡單的想法,我只想下一代活得有尊嚴。」 談及參與背後的動機,商界的其中兩位代表都不約而同提及下一代,錢志健說:「去到2047大限之前,講到2017年有沒有真普選,對我來說是重要的,因為大約兩年前,我領養了小朋友,你沒有小朋友時,你不太在乎,因為到2047年,你可能已經不在。」 蔡東豪表示:「如果真的不幸到我的兒子長大都沒有普選,我的兒子會問我為什麼那一天不出來,我不做一些事情,我不知如何回答他。」陳慧說:「有很多人可能覺得多我一個人不多,少一個不少,但我今天坐在這,是十三個人的其中一個,我也是群眾的一個,這就是可貴之處,我們不是為自己走出來……我們要把怎麼的香港交給年輕人,我想公民責任不是虛無的一件事,公民責任就是把怎樣的香港交給下一代。」

相關文章:佔領中環佔領中環系列:【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