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韋根走向足總盃冠軍之路:右翼資本家帶領工人階級小鎮的勝利

廣告

廣告

ay_109668146-e1368300479817
圖為編輯所加

一九七八年始躋身丁組聯賽的韋根體育足球會(Wigan Athletic Football Club)擊敗曼城首奪英格蘭足總盃冠軍,是一九八八年溫布頓決賽勇挫利物浦以來足總盃決賽最大的神話。

大概大部分香港的英超狂熱分子也未必知道韋根的地理位置。不過,或許一些左翼知識分子會對這個小鎮有點認識。因為著名英國左翼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一九三七年出版了一本書叫《到韋根碼頭之路》(The Road to Wigan Pier)。該書的上半部記載了當年英格蘭北部工人階級狀況。韋根這個在英格蘭西北部,處於曼徹斯特和利物浦之間的小鎮,被引用作為書名,當然也是工人階級的根據地。政治上,工黨在地方政府長期執政,國會議員則由一九一八年至今都是工黨議員。

和鄰近的小鎮如保頓、布力般和普雷斯頓不同,韋根足球從不引人注意。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該鎮的主流運動是比足球更具工人階級色彩的十三人制欖球(Rugby League)。韋根戰士(Wigan Warriors)是這項運動的傳統勁旅,是史上贏取北半球最高榮譽挑戰盃(Challenge Cup)次數最多的球隊。在韋根體育會升上英超前,欖球的上座率一直遠比足球高。

諷刺的是,當韋根這個工人階級小鎮在足總盃決賽擊敗財大氣粗,因有阿聯酋資金才能大肆擴軍的曼城時,韋根的冒起本身也是另一個資本家的故事。今次決賽帶領球隊進場的班主韋倫(Dave Whelan)原是職業球員。他在一九六零足總盃決賽為布力般流浪上陣時斷腳,最後球隊以零比三不敵狼隊。他高掛球靴後專注經商,曾為他名下的JJB曾經成為不列顛最大的運動用品連鎖店。致富後,韋倫回饋自己的成長地韋根。他買下了韋根戰士和韋根體育足球會,又興建新球場(曾稱JJB球場,現以韋倫自己名字的簡寫DW為名)讓兩支球隊一起使用。

他在一九九五年買下足球隊時,球隊還在第四級別的丙組。十年後他履行了當年的承諾,將球隊帶上超級聯賽。沒有韋倫的資金,韋根這樣的小球隊又怎能在英超待了起碼八季?

回饋社區,對領隊高度信任,Whelan似乎是當代少有的所謂「良心」資本家。然而,在政治上他卻是高調的保守黨支持者。他在零七年曾經公開宣稱準備捐一百萬英鎊予該黨。早前戴卓爾夫人去世,韋倫亦力主在韋根足總盃四強對米禾爾前為推動新自由主義和打壓工會不遺餘力的前首相默哀一分鐘

英超誕生與戴卓爾夫人推動的反平等思潮不無關係。拒絕與中小型球隊均富,強調個別球會的私利是英超誕生的原動力。因此,球會之間的貧富懸殊在英超時代愈見嚴重。像七、八十年代打比、森林和葉士域治那樣的中型球會突然冒起挑戰皇座甚至是奪取聯賽冠軍已不再可能。即使是偶然性較高的足總盃決賽,今次也是八八年後第一次出現爆大冷的賽果。

非富豪球會要向上流動,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要成為富豪的球會。富豪當然不是成功保證。沒有馬天尼斯的精心部署、麥馬拿文絕妙突破、馬隆尼落點準繩的角球和屈臣的頭球,韋根不會贏。但沒有韋倫,馬天尼斯大概根本不會踏足韋根小鎮,馬隆尼、麥卡菲、艾斯賓諾沙等國腳級球員根本不會加盟。韋根首奪足總盃,當然令工人階級小鎮的足球迷興奮。但在新自由主義時代,韋根的成功不能不靠球迷的階級敵人,實在諷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