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不可能的科目:談視藝科評卷方法

廣告

廣告

本屆視藝科文憑試公開試當日,發生多宗試場禁制考生展示可携帶物品而引起的爭議,令人質疑考評局對監考員的指示欠清楚,導致考生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完成其他科目考試。進入評卷程序後,「視藝教育關注核心小組」(下稱「視藝關注小組」)又收到多位評卷的視藝教師對評卷方法的不滿。

筆者遂訪問多位擔任閱卷員的前線教師,了解視藝科的評卷方法。從閱卷員的分享,筆者發覺視藝科由課程、考評制度以至評卷方法,皆有嚴重缺失,考評局更處處設下關卡,令表現優秀的考生,不可能取得應有的成績。

扣分制度 層層關卡 動輒得咎
首先,閱卷員A透露,現有評分模式,偏向以扣分形式進行,一改過往正面評價的取向。在各個評分準則分項,閱卷員獲指示找出考生作品的錯處。例如假設作品被評定為離題,其他計分項目也一定不可以高分。又例如設計卷的文字處理,假如發現有一個錯字,就全卷不可獲高分。再例如有考生將封面設計正面和背面左右掉轉,即使已經臨場即時發現,加入說明文字企圖補救,考評局也一律絕情不予接納,全卷扣分。

換言之,只要考卷在任何一項評分準則被發現有缺失,就不會獲得高分等級,每一項小錯誤都是導致致命的大傷害。由此可見,今天的視藝科考評,已經完全摒棄過去以「視覺」主導;以正面欣賞的角度去考核學生作品的取向,而淪為一種純技術、非人性的操作,因為這樣的評分方式有證有據,可以免於判斷,當然也易於卸責,背後是一種典型的技術官僚心態。

創作與評賞關聯 無人達標
創作卷要求考生的創作與藝術評賞必須有必然關聯,此要求佔全卷16%。根據評分標準,考生要:「能透過評賞和不同情境的作品形式或意念,再融合主題,提昇成為自己的創作語言」,方可取得高分。問題是兩張評賞作品,在缺乏任何歷史背景和脈絡資料的情況下,要考生根據評賞而連繫創作,結果只有兩個後果,一是誤導考生似是而非去模仿評賞作品的圖像或構圖,二是窒礙考生的創意,而兩者都不是視藝教育的課程原意。

據悉,此評核方法和要求,在全世界乃本港獨有,教育局及考評局至今仍未能拿出任何學術理據和成功例子去支持此評核方法。閱卷員B表示,在其超過100份評卷中,此部份沒有人取得高分,考評局也找不到一張示範作品,為閱卷員提供參考。其實業界早已多次批評,創作卷的評分準則的第三及第四項,即「創作與評賞的關係」和「創意與想像力」,本身已存在矛盾,學生的創作一方面要參考評賞作品而有聯繫,但又要求有自己的創意與想像力。閱卷員B強調,因為評分標準含糊,只能中間落墨給分,導致所有考生在此項目都取得相若成績。

對於創作與評賞必須關聯的弊端,業界早巳指出問題。記得2011年7至8 月期間,「視藝關注小組」聯同業界曾三次與教育局及考評局會面,席上也包括今天貴為教育局長的前考評局主席吳克儉。兩局與會人士都認同此聯繫的荒誕,遂提出所謂「廣義聯繫」,即只要考生能寫出不聯繫的原因,只要言之成理,也可接受,一概給分,殊不知考評局現在卻出爾反爾,照樣以苛刻標準留難考生,教育及考評兩局之公信力,消失至矣儘矣。

主考干預專業 壓低成績
再者,閱卷員C表示,曾經至少三次給予作品高分時,即場被主考質疑其判斷,但又未能具體指出其評分錯誤之處,卻被要求再三審視評分標準,閱卷員C敵不過壓力只好無奈減分。結果評核了超過一百位考生作品,沒有一位得到五級或以上成績。閱卷員C指出,很多無論創意和技巧都出色的作品,在這種苛刻評分制度下,都無法取得佳績,身兼老師的閱卷員C,在評分過程中想起自己應考的學生,感同身受,感到很難受,也很無奈。

面對這個課程、考評制度和評卷方法都有千瘡百孔的科目,考生取得佳績無望,如果梵高和畢加索再生,恐怕連五級成績也不會拿到,無怪視藝科出現考生跳船;學校停開的現象。有關當局不正視問題,對業界的意見又置若罔聞,卻只懂得操弄民意,視藝科和萬千學子的前途,勢將斷送於這一代的教育官僚手上。

作者為視藝教育關注核心小組副召集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