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邵家臻:商討日比佔領更重要

廣告

廣告

forum

D-Day學會對話

(獨媒特約報導)談到6月9日舉行的商討日(Deliberation Day,D-Day),阿臻相當雀躍,並認為較佔領更重要,因為這是改變政治生態的契機:「我認為D-Day的吸引力,是如何實踐審議民主,如何跟香港政治碰撞。香港的政治太多assertion,一句到底,甚少deliberation,尤其民粹主義當道。但我們要嘗試審議公共事務。我覺得deliberation應譯為審議。要有information,tenderness,patience。我會聆聽你說,明白你的說話,然後回應你,而非一句「hi auntie」。用最簡單的概念,就是對話,而非獨白。Assertion是獨白。我也不熟悉。」

「對話是讓人退一步,而非進一步。對話不是遊說,對話是修正自己立場。尤其是在首次商討日,每個人也有很強的個人看法。審議民主是顛覆代議民主。不論任何背景,參與者也是常人。如果陳方安生也參加商討日,我很希望她能跟順嫂一起討論、辯論。」

審議也有譜
如果商討日有人來搞事怎麼辦?他直接說這樣甚麼形式的民主也死。

那邊廂,如果有人很想從根本討論佔領行動,又如何?「有人從最根本的概念討論,而且很有耐性,例如好像2011年的佔領中環,討論甚麼是鈔票。今次商討日不同,是有很清晰的框架,即是2017年的特首選舉方案,不容否定。這明顯有時間期限,不容參與者mingle。第二,佔領中環也有最基本的共識,例如非暴力。」

正文:【佔中十子專訪】邵家臻:佔中豈能缺社工

介紹:邵家臻,任教香港浸會大學社工系,亦為青年研究實踐中心副主任。社工畢業二十年,唸大學時開始參與社福界的運動,後來涉足青年、政治、社會政策、文化研究,等等。經常亮相亮聲,還教大家性教育是咁的,但甚少走到抗爭前列線,多數會搞聯署、論述之類。他說反國民教育運動是第一遍,成為佔中死士是第二遍。

採訪、撰文:autumnyu、易汶健
編輯:聰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