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碼頭罷工的反思 半杯水之後

廣告

廣告

IMG_2037

(獨媒特約報導)碼頭工潮經過近40 日的罷工,工人的待遇問題總算得到關注及提升;工潮亦給予社會很多的啟示。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於星期五(6月14日)舉辦名為「從貨櫃碼頭到長江中心,工淆的啟示分享會」,邀請各界講者包括:碼頭業職工會總幹事何偉航、碼頭工友肥榮 、左翼廿一代表李峻嶸、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系助理教授鍾劍華等,以不同的界別及身份重新檢討碼頭工潮帶來的反思。

IMG_2050

設身想像碼頭的辛酸
作為整個工潮中最前線的一員,碼頭業職工會總幹事何偉航分享時指自己學會了要輕鬆面對,因為面對全港甚至全球最大的集團和黃有很大的壓力。他指出工人在一年前的反應不大,認為工會沒有用途,反應亦較差。

碼頭工友亦有作出分享,培記的剷車操作員肥榮表示,在日曬雨淋及危險的環境下工作,吃飯環境亦不衛生。有時更連續三兩天工作後還要捱夜更,睡眠不足引致工人精神不佳,意外頻生。不過肥榮又指出,在這40天的罷工認識到很多朋友、義工、學生和社運人仕,很感謝他們的付出。工潮又令他明白工會的重要,能分辨一些「只吃喝玩樂的工會」,以及要教下一代如何爭取福利,這是老一輩應做的,他希望是次的半杯水在下次抗爭能嬴得四分三杯水或更多,例如集體談判權,這對各行業都有利。

何偉航續指是次工潮的網上組織很有效,「碼頭的辛酸」本來只是一位機手自行發起的網頁,原本只有碼頭工人自己觀看,工潮卻吸引大批市民跟隨,成為發佈消息的平台。何指工潮引起了一連串的問題,如外判制度、集體談判權、大財團的壟斷等都是我們要思考的。「我們真的知道工人的辛苦?工人背後支持著香港的繁榮,十多年來香港人卻遺棄了工人,我們對不起他們。」。

IMG_2045

罷工與我們何干?
而左翼廿一在是次工潮中負起了支援工人的角色,組織代表李峻嶸指工潮發生時最要思考的是「自己」應如何介入。他認為民間的支援,是「罷工社運化」的現象,如以前的扎鐵工人罷工引起民間聯署聲援也是「罷工社運化」的一種。

《文匯報》曾提出質疑「罷工與我們何干」是非常好的反思問題,他認為因為要撿戰資本家,就需要連同其他被壓逼者的力量才有機會戰勝霸權。他又指是次罷工「社運化」有很多好處,如李嘉誠的名譽受損,大眾重新檢視外判制度等。他亦說明9.8%加薪方案是惠及整個貨櫃碼頭的所有人,包括清潔工人。而行內整個氣氛改變,工人重新得到重視,均是工潮的得著。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則回想地鐵工人亦曾發起罷工,政府卻以公眾利益受損為由發出禁制令。相比之下今天的香港進步了不少:罷工基金籌得史無前例的金額、主流媒體基本上也支持工人和市民亦沒有被全版的廣告動搖;反之是次罷工更令政府淪為大輸家。

他又指財團用不同方法掩飾搾取,如霍建寧年薪接近二億,卻不願意增加工人薪酬。他又認為香港的工作衛生(work hygiene)很差,不同行業也有相同處境。大多工時愈來愈長,即使工時沒有加長但工作強度卻也大幅增加,以「折墮」形容現時的情況。「搵食是否大晒?每人也應檢討自己工作處境是否合理?而不合理又是誰造成?政府又能否反映及應對基層而非財團?」

IMG_2029

長遠重訂集體談判權
分享會後有台下人仕問及是次工潮後的改變,何偉航指工友覺得勝出了一大步。他直言,以前外判商對工友可以不抽不睬,是次不單有白紙黑字的協議,整體待遇也好了。而且和黃集團用盡方法不承認工會地位是整體政策,難以一次性應付,但他們現在對工人的態度已經完全改變。工人也比以前團結和信任工會,槍打出頭鳥是真的存在,以前誰喊加薪誰被解雇,但團結就能互相保護。不過,他表示長遠之策必須令政府重申訂立集體談判權,這才對工人有真正的保障

編輯: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