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

致力保護世界各地的人權,站在受害者和行動者同一陣線,力求制止歧視、維護政治自由、保護人戰爭時免受不人道的行為、將罪犯繩之以法;調查並揭露侵犯人權行為,向侵權者追究責任。 網誌

中國:結束對殘障兒童的歧視和排斥

中國:結束對殘障兒童的歧視和排斥
廣告

廣告

中國:結束對殘障兒童的歧視和排斥
排除各種就學阻礙,實現全納教育

(紐約,2013年7月15日)-人權觀察今天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的殘障兒童在獲取教育方面遇到重大阻礙,且許多這樣的兒童得不到任何教育。在高等教育方面,政府的指導意見允許大學限制或不予錄取具有某些身體或精神殘障的考生和學生。

據官方統計,中國至少有8千3百萬殘障人,其中超過4成是文盲。雖然政府數據顯示,初等教育幾已達到全面普及,但在殘障兒童方面卻存在極大落差:百分之28的殘障兒童沒有獲得他們有權享受的基本教育。

這份題為“‘隻要讓我們繼續上學’:中國殘障人受教育阻礙重重”的報告共75頁,內容記載殘障兒童及年輕人為何難以在自己社區中的普通學校獲得教育。

人權觀察的這份報告是基於60餘人的訪談記錄,受訪者主要是殘障兒童或年輕人及其家長,並且參考了政府發布的資料和專家的政策評估文件。雖然中國政府已制定關於殘障人教育的法律法規,承諾要提高殘障兒童的入學率,並且減免他們的學雜費,但本報告詳細說明了學校如何拒絕殘障學生入學、施以壓力迫使他們退學、或未能提供合理的課堂便利以協助他們克服與殘障有關的各種阻礙。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殘障兒童有權和所有其他孩子一樣到普通學校上學,並且有權依據他們個別的學習需求得到支持。然而有些學校未能──或干脆拒絕──提供這些學生的所需。”

中國政府於2008年採取了重要步驟,批准《殘疾人權利公約》,因此有義務發展全納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系統,使普通教育系統充分無障礙地向殘障兒童敞開大門,讓所有兒童在共同學習和玩耍中獲益。研究顯示,有殘障和沒有殘障的學生在一個有足夠支持的全納環境中共同學習,可以得到更好的學習成效。

目前,殘障兒童被排除在普通學校之外,除非他們能証明自己“能適應”學校的物理環境及學習方式。全納教育固然不是一夕之間可以達成,但中國政府迄今尚未提出邁向此一目標的明確、一貫的策略,也沒有劃出足夠的資源,用於在普通學校系統中教育殘障學生。

中國政府有義務確保各學校為殘障學生提供“合理便利(reasonable accommodations)”,以減低其障礙對學習表現的影響,除非這種便利對政府而言過於困難或昂貴。但人權觀察發現,在各教育階段,普通學校都很少甚至完全沒有為這些學生提供便利。一位家長曾被校方明確告知,既然她的孩子來到一個“正常的環境”,那就應該由這位有殘障的孩子去適應學校,而不是反過來﹔另一位家長說,她必須整天背著孩子上下樓梯,因為教室和厠所不在同一樓層。有些兒童被完全忽略,因為普通學校的老師很少或沒有受過全納教育的訓練,不懂得如何適應他們的需要。

殘障學生即使能克服這些阻礙一直升學到高等教育階段,在此時又會遇到更多困難。根據政府的政策,高校考生必須通過體檢,檢驗結果會作為招生過程的一部分,直接送到大學。政府還發布指導意見,容許學校限制或不予錄取具有某些身體或精神障礙的考生。以視力障礙的考生為例,有十幾種專業可不予錄取,另外十幾種專業(包括法律和生態學)則將他們列為不宜就讀。

殘障學生雖然可以就讀特殊教育學校,而這些學校一般也都設備完善,但這些學校將殘障學生與一般人群隔離,許多兒童必須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離開家人,而且他們在初中之后的出路很有限。

教師是實現全納教育的關鍵,但大部分受訪者告訴人權觀察,普通學校的教師很少調整教學方法以適應殘障兒童的需求。教師很少得到制度性的支持──他們沒有助教人員,經常要單獨教導30到60人的大班,又缺乏全納教學方法的培訓,因為教育當局隻撥發很少甚至沒有任何經費供各校提供便利。

“在任何一個課堂上,兒童的學習能力都是各不相同的,老師必須具備各種教學技能,以鼓勵所有孩子的學習和發展,”理查森說。“光是通過擴充教師的培訓,就足以大幅改善殘障學生遭到排斥的一部分問題。”

這份報告同時指出,准官方組織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以及教育部都有所失職,未能解決歧視問題,確保普通學校提供合理便利,也沒有告知家長和殘障兒童他們的教育權利和選擇。

人權觀察呼吁中國政府研擬明確的策略計劃,以便朝向真正的全納教育系統邁進。中國政府還應當修正現行法律法規,以符合其根據《殘疾人權利公約》所負有的義務。1994年《殘疾人教育條例》正在進行修訂,雖然修訂草案已有某些進步,但仍未履行中國政府在《殘疾人權利公約》下的法律義務。

人權觀察同時呼吁中國政府,制定符合《殘疾人權利公約》的合理便利政策,並建立監督機制,對歧視個案提供有效的救濟,同時應研擬支持家長的外展方案,使他們了解孩子的權利和教育選擇。

“全納教育不隻是一項法律義務,”理查森說。“它也是打擊刻板印象與歧視、建立一個寬容和包容社會的重要途徑。”

新聞稿:
www.hrw.org/zh-hans/news/2013/07/15

《“隻要讓我們繼續上學”:中國殘障人受教育阻礙重重》中文概述及建議:
http://www.hrw.org/zh-hans/reports/2013/07/15

《“隻要讓我們繼續上學”:中國殘障人受教育阻礙重重》中文易讀版摘要和建議:
http://www.hrw.org/sites/default/files/related_material/china0713_easyTo...

更多人權觀察關於中國的報導,請瀏覽:
http://www.hrw.org/zh-hans/asia/china

更多人權觀察關於殘障人權利的報導,請瀏覽:
http://www.hrw.org/zh-hans/topic/disability-rights

更多人權觀察關於兒童權利的報導,請瀏覽:
http://www.hrw.org/zh-hans/topic/childrens-rights

証言選錄

我們家附近的小學不讓俺們入學,找他們幾次都不讓…因為這個我一直特氣憤…這是因為俺這個小孩跟其他孩子不同。
──對一位母親的訪談,她的9歲兒子有注意力缺陷多動症和智力障礙,河南省,2013年1月。

我有一個個案,那個孩子一至三年級,老師都不太理會他,據他說就好像是‘放羊吃草’一樣…到了四年級,有一個老師發現隻要把試卷打印成大字,這個孩子可以考得很好,所以老師以后就幫他把試卷放大…這樣的支持是沒有體制保障的,隻能依賴老師的自覺或者是愛心。
──對一位研究全納教育學者的電話訪談,2013年4月。

她想讀書,還哭呢。現在是六年級畢業,但是讀不到…初中是可以讓她上學的,但是太遠了走不了,她又騎不了單車。
──對一位祖母的訪談,她的13歲孫女有多重障礙,廣東省,2012年12月。

“軀干和肢體殘疾考生…不予錄取。”
──首都醫科大學2009年招生章程,這是北京一所著名的公立大學

“身體健康,五官端正,口齒清楚,肝功正常,雙眼裸視力均在5.0(含)以上,無色盲色弱,身高1.65米以上的男性考生。”
──航海技術專業招生條件,福建省集美大學

當我發現我達到分數線但沒被錄取,我打電話到招生辦,他們的答復是鑒於你身體方面的情況,不適合我們專業的學習…當時挺失落,沒爭辯。那時候對殘疾人的歧視已經司空見慣,也不認為有什麼方式可以改變他們的觀念。
──對一位26歲因白化症而導致弱視的男士的電話訪談,2013年5月。

一般學校不收的殘疾孩子都送到殘聯。殘聯把這些孩子做一個評估﹔凡是領了殘疾証的,都要到他們的特殊教育學校…這是違法的嘛!…[殘聯]應該幫殘疾人維權的嘛!應該是堅決的不容許學校這樣做嘛!但是殘聯現在是反過來的。
──對一位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員工的訪談,廣東省,2013年2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