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難民滯港9年 前路依然茫茫

廣告
難民滯港9年 前路依然茫茫

廣告

圖:Siyan 怕遭政治報復,故不欲出鏡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乃著名國際大都會,號稱是多元社會,但一群尋求香港庇護的難民,卻是徬徨與無助。由於「難民公約」並不適用於香港,政府早期做法是讓尋求庇護者等候聯合國難民公署香港辦事處確認身份,然後才送至其他收容國。一等,可能是數年。斯里蘭卡難民Siyan自04年來港,提出申請酷刑聲請。可惜9年來多次被律師無理拒絕,上訴無門,期間僅靠聯合國津貼過活。根據社會福利署資料顯示,與Siyan遭遇相似的滯港難民,現時有4,700人。

Siyan本來是斯里蘭卡政黨(UNP)要員,於04年議會選舉中大敗後,他的居所不但被政敵洗劫一空,被警方嚴密監視,更收到恐嚇信,信中明言威脅其生命安全。為逃避政敵,他孤身逃至香港,尋求政治庇護,希望找到海外收容國。近十年來,他與律師和翻譯員面見十多次,但申請仍然被拒。

他夾著斯里蘭卡口音的英語,回憶近十年滯港往事,眼淚滿眶。提起無止境與律師會面時,他情緒依然激動:「本地律師不信任我,質疑我,對斯里蘭卡政治情況又毫不了解。他們不明白我處境。律師和翻譯員都只是純粹寫文件。我說什麼也沒有用。」說後,眼淚終沿他的臉頰流下。由於沒錢聘請私人律師,申請被拒後向當值律師表示欲上訴。去年被法官駁回,理由是Siyan資料不足,難以核實其身分。Siyan 指出,法律文件寫錯他被UNP--即自己所屬的政黨跟蹤。

Siyan現時與妻兒住在錦上路的臨時房屋,生活極其困難。一家三口依靠受港府提供的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ISS)支援度日。滯留在港的漫長歲月,他沒有身份,沒有工作機會,不得溫飽,白天無所事事,只能睡覺,連花錢買東西給孩子的能力也沒有。他指出:「機構(ISS)的支援不足以應付香港生活所需,每月只有小量津貼,香港交通費用非常昂貴,令我甚少出外。」

直至去年,他才接觸另一難民組織Vision First,那裡能提供額外衣物、麵包、日常用品以及嬰兒紙尿片,才成為他唯一的落腳點,但他仍然很擔心往後與家人的生活。多年來,他一直花精神心血和時間,尋找不同途徑,希望成功申請酷刑聲請。但9年來,心願一次又一次落空,他迷茫的眼神裡,充滿失落,但在他的分享中,仍懷有僅存的希望,希望有天他這一群能被社會廣泛關注。他們也是人,也應該得到人道對待。

政府自去年向服務機構(ISS)撥款逾2億元,社署又曾表明會密切監察計劃,檢討援助水平,但事實擺在眼前是,數千名難民沒有受惠,仍陷於困境,究竟社署有沒有嚴謹監察該組織?2億鉅款又用在那裡?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