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周記:如何摧毁一支警隊?談旺角菜街的警民衝突

廣告

廣告


圖:紅圈為《壹週刊》記者羅國輝遇襲情況(熱血時報短片截圖

一直以來,社運界對「警權」的批評,都進入不了尋常百姓家,這是因為香港的警隊有一個很強的「政治中立」形象,即使大家不盡相信,也會掛在口邊地念著:他們是市民的公僕,服務市民、維持治安。

即使大家經常攻擊警察「選擇性的執法」,背後的假設和前提是警察應保持中立,不應淪為政治工具。

這次旺角法輪功與青關會的街頭對峙,演變為警民對立,使警察的中立性成疑,最後警察與親共人士聯手,對一位小市民下狠手,更令到警隊「市民公僕」的共識被進一步瓦解,形象幾乎大跌至六、七十年代時的「下流」、「賤格」。

警察偏幫青關會違反執法指引

正如「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指出,政府部門一直以來的內部指引均明確規定,前線人員不能隨便清拆政治性的海報與宣傳,而面對政治性的集會,除非對方造成嚴重阻塞,才能執法,這是為了確保言論自由。此外,執法部門的指引亦明確指出,當群體出現衝突,要分隔一些有機會碰撞的人。

在法輪功與青關會的對峙裡,很明顯,最有機會衝突的是兩個對立的團體,但警察並沒有採取分隔的策略,更容許青關會以零距離的姿態,以布條圍法輪功的攤位。這種做法,無疑是縱容挑釁,令到旁邊的市民不滿。

而林慧思老師以香港人的身份指責警察是「公安」,正是在回應執法人員不公而作出的評論。最後她情緒失控,正是由於她被「服務市民的公僕」作出「恐嚇」說要把她帶回警署的「失序」而造成。

好了,事情本來告一段落:支持警察者以警察「冷靜」來突出警察的「專業」,支持林慧思者則批評警察「不公正」、「公安化」,兩者均在警察要保持「公正」、「中立」和「專業」的前提下交鋒,大家重覆著過去「警權」應有多大,應如何受限的討論。

但當港共的力量進一步介入,大家對「警察」的理解完全翻轉。

警察與港共聯手批鬥小市民、老屈「搶鎗」

也許因為網民「勁 like 冷靜警察」,港共心紅起來,希望乘勝追擊,先以「起底」和投訴信的方法向林慧思的學校施壓,再由警察員佐級協會和警務督察協會發聲明,透過左派報章譴責挑戰警權的老師,最後由梁美芬負責「圈養」的「香港家長聯會」會長李偲嫣,組織集會要鬥臭這名小市民。令人咋舌的是,集會不單有退休及現役警察參與,有前警察在眾目睽睽下出手打記者,更離譜的是一名當值警察面對混亂場面時,竟喊出「搶鎗」。

這種以警察作後盾,聯合港共政治力量,針對個人的「政治鬥爭」手段,完全違反了香港及所有文明社會的政治互動常規。

在任何自由、開放的社會,媒體及民間力量擔任了制衡權力機關及決策者的角色,絕少會抨擊非公眾人物和小市民。媒體對弱勢者的「起底」和抨擊,均會被視為欺凌行為。近年,即使互聯網上間或會有一些對個人的起底或欺凌行為, 但均止於言論,亦會有很多聲音直斥其非。

這次警察與家長聯會以組織動員去對付一個小學教師,無疑是以大欺小的「政治欺凌」,發動這「武鬥」的人,不講政治倫理,希望透過鬥臭鬥垮這位教師去繼續欺騙一些一知半解的市民支持,並確立警察的威權。

無知的「威人」

這班「威人威威」正因為自己的無知與卑鄙,反而摧毁那麼多年來香港警察透過其政治中立而獲取市民認受的權威。

香港的警察之所以有別於國內的公安,是因為它不是黨政的機器,而是納稅人的公僕;這也是為什麼香港不會像大陸一樣,對執法機關,如公安及城管等,充滿不信任,甚至仇視。

過去批評警察選擇性擇法的聲音,均希望阻止警察「公安化」,但這班「威人」,卻反過來要把警察變成公安。他們不單公然在鏡頭前打記者,「食環職工會」更因為堅守香港執法者中立守則,而遭到港共威人的電話恐嚇

究竟這些公然違反香港核心價值的「威人」從何而來?他們要「威」給誰看?為什麼他們突然能夠橫行霸道?

要解答這個問題,可從梁美芬與李偲嫣的「圈養」關係進一步問:一個大狀兼立法會議員如何/為何請一個曾經破產、毫無誠信的人做「顧問」?李偲嫣為梁美芬提供了什麼「顧問服務」?她們二人的關係由誰撮合?

如何摧毁一支香港警隊的故事說到這裡,又要引述唐英年競選時被認為是患了腦退化的一句名言:「香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就是捍衞香港的核心價值」,回頭看來,可謂一語成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