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社民連「最強烈譴責」 警方配合對付反梁示威者

廣告

廣告

IMAG0769_EDIT
社民連昨日在長沙灣總部召開記者會,譴責警方有意「放軟手腳」,批評梁振英挑釁港人。

(獨媒特約報導)多名社民連成員周日(8月11日)出席梁振英天水圍社區論壇抗議期間,遭會場外疑似黑社會人士不斷辱罵、推撞、甚至拳打腳踢。警方卻沒有即時執法。相反,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將摺椅垂直擲地,未有傷及任何人,卻在數秒內被鎖手扣。社民連昨日(8月13日)召開記者會,「強烈譴責」警方「放軟手腳」的做法,批評梁振英挑釁港人。同時堅持將繼續和平示威,並與其他反梁團體商討安排。

吳文遠乃少數能進入社區論壇的反梁者。他憶述,當日會場內已有20至40名兇神惡煞人士叫囂,高喊「支持梁振英」的口號。大會結束後,吳及幾名社民連示威者計劃向從後門離開的梁振英示威,但被暴民及軍裝警員隔開,惟有在天晴邨邨口等候梁離開現場,但有20至30名非常有組織疑似黑幫人士對他們惡言相向。吳曾要求警方協助維持秩序,但警方未有理會。

相反,警方拒絕吳文遠攜帶一張曾向林鄭月娥示威時用過的摺椅入場。吳在大會結束後將該摺椅「垂直拋落地面」,不足一秒已有警員說要拘捕他,3秒後有人向他鎖手扣,並隨即被約十名軍裝警員拖走。他沿途不斷質問警員「為什麼拘捕我?」,但在警車中才告知他犯了擾亂公眾秩序罪。

反梁者連番被毆 警方袖手旁觀
社民連成員馬雲祺則指,當日天晴邨示威區聚集數百人,觀察到百多名屬親建制組織動員的惡漢,其餘則為反梁示威者。警方一度禁止反梁示威者離開及進入示威區。他及幾名示威者想離開時,即被數十名惡漢包圍,甚至有人大叫「攔住班廢青,唔好俾佢哋走!」馬雲祺嘗試不理會他們,「直行直過」,但不斷遭推撞和圍毆。

社民連總幹事杜振豪見馬被打,趕往試圖分隔兩批人。再過半分鐘,始有警員到場嘗試分隔他們。杜振豪斷言,警方在足夠警力下卻不執法,只嘗試分開兩批人,感到「不解、奇怪、憤怒」。即使警員護送社民連成員離開時,一班暴民仍繼續推撞、辱罵他們,但警方未有阻止。「阿牛」曾健成批評,在場有便衣警察被打,警方也不執法,由得施襲者離開。

曾健成直指梁振英不斷撕裂香港社會,挑釁香港市民,向群眾宣戰。斥責梁不斷進行「群眾搞群眾」運動,是將自己的失敗推卸到群眾中,轉移市民對他的不滿。另外,他不滿梁振英要求教育局就林慧思事件提交報告,卻對民建聯大律師(馬恩國)於立法會講粗口一事扮失憶。

推斷梁振英與黑幫有聯繫
吳文遠引述傳媒報導,去年「江湖飯局」梁振英似與社團人士有聯繫。反問若不涉及利益,怎會無端使用暴力?他指出,居民大會不會影響社團的利益,「為何他們會出手打人呢?」他批評事件不合邏輯,「眾目睽睽打人的警方就不執法,被打的就押上警車」,無威脅的自己卻被捕,質疑政府、警方、建制派及疑似黑社會連成一線,有組織地打壓示威者,奈何沒有確據。情況已非警方選擇性執法般簡單。他擔憂若「和平佔中」發生,打壓及擾亂行動會升級,不過仍呼籲市民跨黨派站出來表達反對梁振英的聲音。

警方雖然事後拘捕了3人。不過吳文遠批評警方應即時主動搜證及錄口供,而非有市民提出意見才回應訴求執法。他認為警方「放軟手腳,有默契地這樣做」。又表示明白前線警員的困難,應找出是誰發施命令,對反梁示威者強硬執法,對挺梁者則拒絕執法。

社民連就這次事件作出「最強烈譴責」,並向監警會投訴,向警察報案。吳文遠及曾健成表示,會堅持進行和平示威,不會對市民、警察、財物做成任何傷害,計畫在梁振英下次落區時,效法土耳其示威者進行靜默抗議,以示對黑社會及梁振英治港的忿怒,但要先與其他反梁團體商討。

編輯:謝曉陽、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