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街頭藝術家亮相銅鑼灣 爭取發展空間

廣告

廣告

DSCI0017

(獨媒特約報導)畫家在街佔用很小地方,表演速寫,也被指「阻街」 ; 街頭樂隊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表演,也要自覺地將聲量控制在80分貝,否則歌聲隨時被視為「擾人噪音」——到底街道使用權仍屬於公眾嗎? 昨天(8月25日),公民黨在銅鑼灣記利佐治街搭起一個小型舞台,為一眾來自旺角行人專用區及尖沙咀藝墟的街頭藝術家,舉行了一次街頭藝術匯演,讓他們施展一技之長,表演獻唱,或即席揮毫,盡訴在街頭從警察或食環身上所受的鬱結,以及從萍水相逢的朋友得來的難得友誼。

專業音樂人因街頭表演而被警告

一點半,匯演開始。公民黨陳家洛與梁家傑先後發言,提出「保空間,求發展」的口號,為藝術家爭取使用街道的權利,然後便由一眾藝術家為駐足街頭的普羅市民表演。打頭陣的是音樂人羅金榮。羅曾創作電視劇《男親女愛》主題曲《藍天》,其後因不待見樂壇偶像化,不想為商業理由而創作主流 K 歌,於2001年自資發行以非主流歌曲為主的唱片,曾六次在街頭獻唱,每次以隨緣樂助的方式賣去一百至三百隻唱片,但被警察以「阻街」或「行乞」罪名嚴厲警告,終為免被警察拘捕而停止街頭表演,直至2008年才復出,再在兩年內賣出五千多隻唱片。

昨天羅金榮衣著隨意,只拿一把結他,站在小舞台唱出《說不出的未來》及成名作《藍天》,頓時勾起大家腦海中懶散無賴的余樂天,或鄭裕玲的女強人律師形象。「(街頭)是一個鍛鍊的舞台,當時每天唱三小時直至聲音沙啞」,羅在台上分享表演經歷,又笑言自己「好彩」,沒有被警察拘捕,但也「不好彩」,當年因被警察威嚇而沒再繼續街頭表演,不然早已成名。

DSCI0021

街頭樂隊樂與苦

旺角行人專用區獻唱的樂隊「雄樂館」與「3L樂隊」也到場表演。「雄樂隊」表演時,已下起微雨,主音歌手 Jacqueline 仍安坐電子琴前,徐徐彈唱梅豔芳的《夕陽之歌》。Jacqueline 慨嘆道:「好彩嘅係我地冇比人拉過,唔好彩嘅係依到就嚟殺街。」未幾雨勢轉大,工作人員為她的電子琴蒙上黑膠袋,她的拍檔劍雄為她撐傘擋雨,堅持在暴雨下完成表演。他們亦感謝在場觀眾沒有因大雨離開,而只轉入商場門口旁避雨。

壓軸表演的「3L樂隊」則頂著烈日唱出懷舊中英文歌。3L 樂隊在西洋菜南街表演近兩年,起初面對不少問題,如要與人「爭位」表演,主音歌手林發說 :「不要求政府幫手,不阻礙我們表演就已經很好」,又在唱歌前笑問「dancer有否到場」,原來有些支持者會自發性為樂隊伴舞。樂隊表演時,在場支持者亦齊整地和著拍子拍掌,無懼乍雨乍晴的天氣。

DSCI0044

畫家與手工藝術家

在尖沙咀藝墟擺檔的畫家徐裕敏帶上一系列素描畫作到場展示,手工藝家劉漢華則手持以鐵線製的摩天輪與銀戒指,同台控訴康文署未問藝術家意見,便將藝墟租借給其他持牌機構,於下年一月起,他們一個月只能在藝墟擺檔數天,根本不足以謀生。「我們經過政府設立的甄選程序,正當得到在藝墟擺賣的位置」,徐不明政府何以剝奪藝術家的生存空間 ; 劉先生則指手工藝人在下年開始,一個月只可擺檔兩天,即使某些日數場地空置,政府也不容許他們擺檔 :「文化中心是香港文化重鎮,但為什麼政府情願凋空該處,任途人行行企企就算,而要雪藏我們這群有手有腳、有表演功能的藝術家?」

在旺角街頭表演速寫的畫家羅偉傑則即席揮毫,以墨汁在白畫紙上臨摹一張宣明會傳單上的飢餓非洲兒童,作為他未來畫展的一幅作品。羅說自己上街畫畫的用意是行動 :「最初我是受街頭藝人 Mr Funny 影響,在街上待久了,見到愈來愈多人出來表演,也見到很多 new idea 是自己從來沒想過的……好過將一群藝術家安排在西九,因為旺角行人專用區是一個渾然天成的交流空間」,所以在街上畫畫是走出畫廊,將靜態的藝術變成行動,向街上人傳遞信息,也從相逢的人身上取得靈感與啟發。

香港設立文化局 刻不容緩

街頭表演者除了希望有一套完善的準則及發牌制度,更希望政府可以設立文化局,使社會對他們的技能作出肯定。相比香港,澳門早於1982年4月成立澳門文化學會,作為文化局的前身;鄰近的台灣現屆政府剛把以前的文化建設委員會,升格為文化部。到底香港何時才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文化局?

時至今天,香港文化項目集中在西九文化區,但只有硬件而缺乏軟件:其行政總監為澳門人連納智,對香港本土藝術又有多少認識呢?藝術創作人才方面,大都為藝術團體,對民間本土藝術卻甚少關注。因此,香港設立具權威及有公信力的文化機構是刻不容緩。

翻查資料,政府曾於2012年中報道過有意挑選許曉暉為文化局局長。然而她的資歷亦被受質疑:雖然曾擔任民政事務局副局長,但卻沒有任何藝術文化等工作經驗,亦鮮有處理文化工作。直至現在,特首梁振英亦沒有履行其政綱中「成立文化局,負責制訂及推動文化政策,鼓勵民間參與,參考國際及周邊地區成功的文化發展經驗,積極主動、誠心誠意地啟導和支援香港的文化隊伍」的承諾,使一班街頭藝術表演者深感失望。

引用台灣文化部部長龍應台所言:「文化部不會像顆石頭投入水中,而會像顆方糖化入水中,融入各個部會。」藝術,應該是遍及整個社會,而非只集中在某一群的手上。

記者:Autumn Pang、h4ruby
編輯: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