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麗麗身世直擊

廣告

廣告

P9051331
圖/文:村中小黃貓,毛色毛紋和麗麗一樣

(獨媒特約報導)四個月大的小花貓麗麗,早前疑被虐待,後腿慘遭兇徒斬斷,目前已脫離危險期,可能下週進行切除腐肢腐肉手術。然而,我們每天除了看到媒體更新麗麗健康狀況,強烈譴責冷血兇徒外,卻忘了去問,到底,為什麼會出現麗麗這種慘劇?在我們的城市裡,曾經有過多少個「麗麗」,未來,又有多少「麗麗」會再出現呢?

八月三十日晚,涉案的盧氏夫婦已在警署接受口供盤問,而「十八區動保專員」也於九月五日與荃灣警署高層開會,專員召集人麥志豪向記者表示,「會上,警方表達了充份的誠意,除了派出數位警務人員直接與專員溝通麗麗案件之外,日後相關虐待動物案件,也會由第四組及第七組專門負責,似乎是有誠意去彌補過往他們與前線義工及專員之間的隙縫。此外,警方更表示會全力緝兇。」

沒有人一出生就是貓義工

記者懷著好奇心,走上百多級的石梯,訪問了發現麗麗受傷並報案的鍾太。當一些人認為,餵流浪貓狗的義工是貓癡狗癡時,麗麗的故事告訴我:沒有人一出生就是貓義工!

「麗麗,跟她的家人,我們餵了好幾代了。這山的貓,很多都像麗麗一樣,是黃色的。而麗麗這一胎,有四隻,其中一隻死了,剩下三隻。」鍾太,餵飼麗麗及其親朋戚友的義工,只是住在這山坡三十幾年的一名居民。自一九九五年起,政府基於「公眾安全」,將整條村的範圍列為「危險斜坡」,該村上的所有「公地」上的鐵皮屋需要進行徙置,大部分人上了公屋。鍾太稱:「九六 年前,那時候沒有那麼多流浪貓。居民陸續遷往政府安排的公屋後,棄養家貓家狗,在這裏繼續繁殖。」鍾太每天餵飼約二十隻流浪貓,每月花費一千多元。

捕捉、絕育、放回計劃沒有實行

當記者問及為何該村只有流浪貓而沒有流浪狗問題,鍾太解釋,是由於漁護署於九六年曾入村捕捉所有流浪狗;而流浪貓問題,當時署方表示,沒有指引和守則去執行捕捉及絶育行動,故牠們不被納入處理行列。

P9051346
圖/文:村中山泥傾瀉警告

虐畜事件、早已出現

除了鍾太,這山頭約四十戶人,其中至少五戶是「貓義工」,大部分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他們經常抬著八公斤、十五公斤的貓糧爬那一百多級的石梯,餵貓。就像黃太。

黃太稱,該村現有約一百隻流浪貓,部份完成絕育手術。她每天準備貓糧、廉價鮮魚、罐頭及白飯餵飼牠們。早晚一次,自自然被村民標籤成「貓義工」。「一到食飯時間,佢地會自動嚟搵你,會叫你。」黃太指,九六年那次遷徙之後,村裡本來只剩下十多戶,但二千年後,又陸續搬進了二十多戶,目前約有四十戶。

居民成了貓義工,家貓成了流浪貓;義工出錢出力餵,流浪貓的命運依然坎坷。麗麗被虐待被慘死的悲劇,只是冰山一角,同村偶有發生貓隻離奇死亡事件。黃太指出,食環署每星期兩次會到該村清垃圾,早前曾有工友於清垃圾期間,在草堆發現六頭貓屍,疑被服毒藥致死。而二00一年初,更有一隻懷孕的母貓,左眼球完全脫落,疑人為造成。不過黃太相信:「在這村子裏,絕大部份的人都喜愛貓過於狗,因為村裏偶然也會有蛇出沒,貓可以捉蛇。」

P9051338
圖/文:鍾太正在餵飼村中流浪貓

然而,就在八月二十六日,鍾太發現了受傷的麗麗:「當時她拖著兩條血路,一拐一拐在雜物房爬行。」她稱,在過往日子,曾多次目擊有人用石頭擲向貓隻,以驅趕牠們……

九月七日,「全城祝福麗麗晚會」將於政府總部舉行,人們祝禱麗麗早日康復的同時,更希望政府早日修訂保障社區動物的安全政策,畢竟,牠們也是我們城市的成員。

記者:野味
編輯:謝曉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