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教育

回應梁美芬—— 一位通識老師的淺見

廣告

廣告

原刊於2013年9月9日《成報》

梁美芬女士近日成立「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提出該組織的八項關注項目(詳參《明報》的梁文〈請給孩子多些選擇〉),筆者是一位通識科老師,近十年來先後任教高考通識、會考的綜合人文科和新學制的通識必修科,十年風雨,見證一批又一批教育工作者付出極大的努力,出席不同會議,編定實用教材,設立評核機制,旨在培養莘莘學子成為真正的通才。與新學制下的科目一樣,通識科當然有不少改善空間,但梁女士提出的所謂意見,有以偏概全之嫌,本人作為前線教師,必須指出有關問題。

首先,梁女士在文中要求「公平公正對待通識科6個單元」,言下之意,即一直以來我們這一批教師不公正,不公平。可惜,梁女士指出這個問題後,竟無援引例證,便未審先判。其實,回顧兩年來的公開試考卷,2012年和2013年的6題中只有1題屬所謂的政治議題,其餘5 條問題頗平均分屬各單元,即現代中國(梁女士可「放心」,只問了一孩政策,沒有問甚麼李旺陽、劉曉波、譚作人)、個人成長、全球化、公共衛生和能源科技。故此,教師亦必須在日常教學時全面涵蓋六個單元,才能讓考生獲取佳績。更不要忘記,通識科的筆試佔80%,還有20%屬校本評核分數。校本評核的題目由學生自訂,他們未必會選擇政治作研習題目。所以,政治題目的實際佔分比例其實更低,梁女士擔心通識科有「高度政治爭議」的傾向,實為杞人憂天,不盡不實。

何況,政治乃社會生活的重要部分,公開試題中,去年一條問及「政黨政治」,今年一條問及「拉布」,學生能自由選擇 正反立場,論據充足便可得分。這兩道題均與香港的重要權力機關─立法會息息相關。其實,全港考生在應考文憑試時,接近或已屆十八歲,作為一個將成年的公民,亦完成了十二年免費教育,應對現實政治有基本的認識和思考。可是,梁女士提到「通識科考題應更符合中學生水平」,似乎希望所有適齡的公民在政治思考上,永遠停留在中學生的水平。

再說,梁女士又云「通識教材、講座不能偏頗」。說實話,梁女士的憂慮,我也曾經有過。事緣作為通識教師,我經常收到不少左派組織寄來無數的「通識國情研習營」、 「國家常識問答比賽」、「改革開放三十年-人大政協xxx先生╱女士國情認識講座」和「通識國情研習交流團」等宣傳單張,至少每月一函,附上參加表格和活動細則,內容較為單向,多不符通識的要求。倘如梁女士所說,能將這些太有政治傾向的講座、教材和活動一併規範、甚至禁絕了也不錯。但深思後,筆者的想法太天真,香港是多元社會,通識科則是面向社會開放的科目,不同界別、組織、人士自有一套理念和價值觀,根本不可能禁止個別團體去舉辦通識活動。反之,我們有責任告訴學生,不同活動的舉辦單位縱有不同立場,但社會的真像就是如此:多元紛沓,充滿張力,而又能彼此共存。

社會人士在教育問題上發表有益的意見,能讓教育工作者不斷進步。我不知道梁女士是否在教育界有很大的承擔,但要深 入探討一項教學議題,並作合理而可行的建議,則需要耗費大量時間和精神仔細研究。觀諸報紙上「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的參與者,除了向吳局長隨便施壓外,有沒有做過深入的教學研究?還僅是開了政治干預教育的先例?相信大家能自行判斷。

楊仰風
中學通識科教師、前中文大學國是學會幹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