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嶼南道再有牛被撞死

廣告
嶼南道再有牛被撞死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六月,嶼南道長沙正灘路段有八隻牛被車撞死,事情冷卻後,政府部門也放軟手腳。 在9月1日晚上七時左右,在相同的事發地點又有一頭僅一個月大的黃牛葬身於高速輪肽中。

兩名外籍動物義工在晚上八時多發現小黃牛,小黃牛身體已經開始進入失溫狀態,義工用毛毯包裹著小黃牛並致電報案。義工向獨媒表示,他們報案後大約45分鐘後才有一名警察抵達現場,警員替2名外籍義工落口供後,便因為要「換更」匆忙離開現場。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則表示,她當時收到消息後便致電警署,警方才通知上漁護署安排有關工作人員到場。又一個小時之後,漁護署當值工作人員到場,在沒有獸醫情況下在小黃牛傷口曬上止血粉便立即離去。何來多番致電漁護署下,案發後3小時獸醫才趕到,時間已是零晨一點。獸醫到場後,小黃牛奇蹟地起身走回母親身邊,大家商討後決定放棄診斷,翌日下午,小黃牛離奇失蹤,大約六名義工及小黃牛母親走遍整個長沙也找不到小黃牛蹤影。直至晚上何來致電愛協,才得知愛協於9月2日下午捉了小黃牛並進行人道毀滅。漁護署及愛協的獸醫竟有完全不同的判斷,也令義工感到莫明其妙。

由2013年至今,大嶼山已有18隻牛被撞傷或死亡。在同一地點發生撞死牛事件,揭露了政府部門懶理牛隻安全。政府在今年八牛被撞死之後曾高調查案及跟進,各政府部門曾與大嶼山地區組織在6月19日相討應變措施,地區組織包括水牛會及牛牛之家建議多項措施,但各部門一一婉拒及阻撓,但事後看來政府只是「做 show」,根本沒有任何根本的改善措施,設立牛棚、在超速嚴重的路段裝設CCTV、提高嶼南道車速限制等措施遙遙無期,結果三個月後不幸事件再次發生!

根據6月19日與團體會面的會議紀錄,團體曾建議政府興建牛棚,不過漁護署及離島民政事務處竟建議NGO自行找空置路段向地政申請短期租約,自資建牛棚。至於降低車速限制,運輸處至今仍在「研究」。有關「建議在大嶼山南道安裝CCTV」的建議,警方則以公眾反對為由拒絕,運輸署則提出三個反對理由,包括該路段不是重要路段,未達到「Main Road」標準;CCTV 設計沒有記錄功能,不作執法及保安之用;保障公眾私隱。不過嶼南道一直是凌晨飛車熱點,超速也是常見的情況


圖:蘋果日報

警方處理動物案件程序欠妥

事件亦反映警方處理動物案件程序欠妥、漁護署獸醫不足。據義工表示,警方到場後除了即場落口供後,並沒有作出任何善後,似乎前線警員並不熟悉處理動物被撞的程序。根據《道路交通條例》,駕駛者撞倒動物需要停車報警,明顯當日有人發生交通意外不顧而去。當然法例上對於駕駛者撞倒牛隻等動物,其實並不定義為犯法,何來稱:「駕駛者撞倒牛羊豬馬等動物只需停車報警即可,無需任何處罰,警方亦只會列作交通意外處理。換言之,犯法是因為交通意外沒有報警而非因為撞倒動物。」

漁護署獸醫不足

據目據者指出,當晚漁護署的獸醫在案發後3小時才趕到現場,反映漁護署的獸醫人數嚴重不足。署方的獸醫輪班當值,每人負責一個區域(香港/九龍/新界),但署方的區域分類過大。依照目前漁護署的分區,離島屬於香港區,獸醫根本難以兼顧如此大範圍的地區。

根據2011年3月2日財務委員會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文件,署方只有21名實任獸醫師及7名實任高級獸醫師,分別工作於三個部門,包括漁護署、食物環境衞生署及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當中只有高級獸醫才可診治動物,他們主要負責就動物疾病、防止殘酷對待動物、管制禽畜入口、保護野生禽鳥及哺乳動物、食物安全,以及公園內的動物管理事宜,提供專業服務及意見。

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第四章:寵物監管指引中,單計2009年在動物管理中心(下稱:中心)的捕捉動物隊,捕捉流浪貓狗數目已有12,420,每個中心只有一名獸醫,根本難以應付如此高的工作量。當中香港分區中心的農林督察流失率更高達100%,動物管理督察流失率則達67%。漁護署除了要完善政策,更需要正視前線員工之工作壓力。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