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誰是大學校董?

廣告

廣告

高等教育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六月,嶺南大學校董會遴選委員會推薦科技大學商學院院長鄭國漢為新任校長,被問到會否因中央壓力而解僱嶺大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時,回應:「只有陳智思(校董會主席)先係我BOSS。」究竟誰是才是一所大學的「揸FIT人」?至少在選校長的過程上,校董會的權力似乎毋庸置疑,而在這機制下,八大院校中嶺大、中大和浸大的學生校董甚至沒有參與討論的權利,或只有個別情況下被「法外開恩」,獲准以「observer」(觀察員)身份旁觀。

昨日(九月十四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邀請了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雷鼎嗚、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陳樹暉,以及香港教育學院教學人員協會主席兼香港教育學院校董會民選教職員代表李展華,出席「高等教育研討會:老闆何人?」,討論現行校董會架構、功能及改革路向,研究如何提高員生在遴選校長的議題上的影響力。

行政長官指派做校董

學聯主講陳文煇(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會主席)及廖思銘(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常務秘書)簡介目前校董會的構成時,不諱言香港專上院校校董極大部分由行政長官委任,受政府勢力干預之餘,或影響院校自治。

以香港教育學院為例,校董會成員二十六人名單中,有十四名校董來自專業及商界,由行政長官直接委任,其他成員包括教育局局長代表、學院的校長、以及三名副校長。教職員或學生校董僅七人,包括三名教職員選任代表,三名教務委員會委任代表,及一名學生代表(必須為全日制學生,慣例由學生會會長出任)。

高等教育

校董會成員良莠不齊

雷鼎嗚指出在現時學術資本主義下,各大院校校董由商界人士出任情況並不罕見,大學一方面要力爭世界排名,提高學術地位,二要兼顧教學資源不失,開源節流。接納商界出身的校董能為院校帶來資金,這是現實上不能避免的事。同時,他承認部分校董對院校的現狀背景都十分陌生,對院校長遠發展確會有負面影響,甚至有「外行人領導內行人的情況」。

現為教院校董的李展華及已卸任嶺大學生校董陳樹暉質疑校董會成員良莠不齊,對所負責的院校毫無認知,陳樹暉不滿某些來自商界的校董「連做功課都懶」,他在任時正當多份報章披露嶺大屬下兩間社區學院超收嚴重,但有人仍在校董會上對該事顯得錯愕不已。陳樹暉希望改革校董會組成方式,限制行政長官任命校董的權力。

做校董=升官?

李展華直指獲委任為校董已變成「終極捷徑」,如現任教育局局長吳克儉,2002年獲前教育統籌局局長李國章邀請出任香港教育學院校董會成員。律政司司長袁國強2010至2012年亦是教院校董。此外,他期望校董對負責院校及高等教育有基本了解。但李展華對學生在校董會的角色有保留,坦言近年教院學生校董為一年級學生,對校內架構認知不詳,很難在校董會作實質建議。

葉建源分享他兩為大學校董的經驗時表示,解釋結校董會的職能:一是定期為院校現況及發展作意見;二是監督院校運作;三是關鍵時刻,如校長任命的決定權。而學生校董是重要的溝通橋樑,即使在遴選校長程序中的一票未必對結果產生影響,但可保障學生的基本知情權。另外,他指出高等教育的目的是培育人材,大學生涯給予學生更大的自由和選擇權,同時鍛鍊學生為自己所選的路負責。學生校董正是博雅教育的體現,讓學生參與校政,促使其作社會的參與者、領導人。

高等教育

大學應如何發展

無論校董是誰,嘉賓都同意一間大學若要有所作為,校董會主席要好好為學校把關,校長則負責具體事務。身為學者,雷鼎嗚提倡「教授治學」,他認為一所良好大學的基礎是要保障學術自由和水平。所謂「蛇無頭不行」,他用「武功」比喻學術地位,謂「好難想像少林方丈由武功低微的人出任。」雷表示校長人選在學術上必須有地位,一定的行政才能及籌款能力。

選校長 多風波

去年,本港有三間大學展開校長遴選程序,包括香港教育學院、嶺南大學及香港大學,因學生校董投票權問題而引起不少風波。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會長黃俊邦不滿Cap.444《香港教育學院條例》限制學生及教職員校董參與委任校長之討論及投票,入稟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成為香港首宗大專院校學生以法律訴訟爭取學生校董有權投票選校長個案。《教院條例》第11條列明校長或副校長的委任,由出席校董會會議並有資格投票的校董會成員以不少於三分之二的多數票通過決議而產生的,而教職員/學生校董不得參與有關商議或投票。

無獨有隅,在嶺南大學校董會主席認為「符合大學的最大利益」情况下,可自行決定拒絕學生校董參與任何會議。以至今年六月嶺大學生會會長葉泳琳批評整個遴選過程學生的參與度低,形容鄭國漢獲薦為嶺南大學校長與「空降」無疑,更在開學禮上舉起「我不承認鄭國漢為嶺大校長」標語。現時理工大學、城市大學及香港大學都已容許學生代表投票選校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