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車尾翳熱焗死狗 愛協冷待狗主問責

廣告
車尾翳熱焗死狗 愛協冷待狗主問責

廣告

圖:事件簡圖由許生搭獲「包包」為始,其後牽涉狗主、愛協和漁護三方介入的過程(Photo Credit: Doris Wong)

(獨媒特約報導)愛護動物協會處理收留動物的機制,真的出大問題了嗎?8月底,八哥犬「包包」走失,被住在同一屋苑的許先生發現並通知愛護動物協會,8月31日,愛協會委派職員前來接收。但在許先生千叮萬囑愛協不要送往漁護署,「包包」應有主人的情況下,愛協仍然於翌日將「包包」送往漁護署上水動物管理中心,並在途中翳死。

愛協機制出現三大問題

事後,「包包」主人找上了公民黨動物權益關注組幫忙,經商議,決定公開事件。事件顯示愛協在處理收留動物的機制上,出了問題。「包包」主人林先生指出:「第一、當日發現『包包』的許先生已千叮萬囑愛協,切勿將牠轉送漁護署,愛協職員是答應的,結果卻反口;第二,據警方即場初步觀察所得,肇事的愛協車不但風扇損毀,導致車尾通風出現問題,運送中的『包包』更是缺水缺糧!」除了接收動物程序混亂,以及運載動物車輛的管理失效之外,愛協和漁護署之間的溝通,也讓人質疑。

781a4f06bc01acdf3785388c3e943c7e
圖:當日肇事協會車輛及職員 (Photo Credit: Jeffrey Lam)

9月10日,「包包」主人林先生曾透過元朗區議員鄧焯謙,向漁護署發信查詢。約兩星期後,得到的解釋為「包包」轉送的當日正值是星期天,而該署的駐場獸醫在政府僱用條款下,是不需要當值的。林先生卻認為:「包包的死亡地點,正正是發生在漁護署,某程度他們要負上站部份責任。」這讓人疑惑,愛協運送狗隻前往漁護署時,難道雙方沒有溝通好是否有當值獸醫能夠處理即時的醫療問題嗎?林先生認為漁護署應改善現有制度,設立假日駐中心獸醫機制,以保障運抵動物的健康 。同時,他批評漁護署在處理上手法非常官僚,沒有向愛協積極跟進事件。

愛協事後拒絕回應事主

此外,愛協在回覆當事人林生及傳媒的進一步查詢,也是冷漠怠惰。9月2日及10月2日,林先生和獨媒記者分別向愛協查詢事件調查進度和問責結果,如:「包包」的死因為何?愛協收留動物的機制如何?有沒有在事件中反省作調整機制?事件有沒有對任何人士作出懲罰等。但在多次查詢下,協會還是拒絕作出任何回覆。

20130901_150110
圖:當日肇事車尾箱情況 (Photo Credit: Jeffrey Lam)

警方調查怠惰、佐證遙遙無期

9月3日,林也曾要求警方提供筆錄的現場證據和相片,無奈警方至今拒絕向林先生提供任何資料,令他向愛協討回公道的路上更舉步為艱。

自2011 年成立的 「動物守護計劃」以來,其成效往往遭到社會的非議。當中愛協、漁護和警方這鐵三角,在聯手處理虐待動物的案件上,不能擔當互相監察及制衡角色,計劃有名無實。是次「包包」翳死事件,再一次暴露部門之間的卸責特質和守護計畫的漏洞,而坐擁最大政府資助及特權的動物福利機構「愛護動物協會」,到底何時才願意面對公眾,還「包包」及其他枉死的動物一個公道,給一個說法?

特約記者:野味
編輯:謝曉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