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允中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網誌

政經

孔令瑜為何罵得對?

廣告

廣告

IMG_2166

譚生口口聲聲說沒歧視,但從廣告到寫文及這個回應,都充滿對新移民的偏見,自打嘴吧。我就簡單的回應譚生的七點謬論吧。

1. 泛民提倡民主,並希望2017普選,可和建制派爭長短。但新移民人士,普遍民主意識偏低,多為基層市民,容易受民建聯等建制政黨的蛇齋餅糉吸引。未來的區議會、立法會及特首選舉,在新移民陸續住滿7年然後可以投票的情況下,情況會點?

答:新移民未取得居港權時,無投票權。新移民取得居港權(成為香港人)後,如何投票,譚生又怎知?恐怕又是你自己的偏見吧。好,認真的,如果移入移民需要政治審查(親泛民或保皇),那請你跟特區政府建議囉,因為要審查也是「所有移民」都要政治審查,又何必針對新移民呢。

2. 團聚是一個相對較合理的理由,但為何不可以推動北上團聚?大家心裡有數,南下可以有多些福利。但若聯席堅持團聚是核心價值,為何他們不提倡北上都是團聚?

答: 居港權是公民權,要北上或南下定居,關你乜事?譚生如果「自願」北上或離開香港,為源頭減人盡一份力,以減人方式保護香港環境與土地,那也是你自願的,沒有人可以逼迫任何有居港權的人離開香港的。

3. 很多左翼都是有識之士,應該明白到共產黨統戰西藏及新疆的方法,就是透過通婚及引入大量漢人(中國人),簡單來說就是溝淡。大陸政府正在透過單程證溝淡香港人,回歸至今已達80萬,已超過香港十分一人口。十多年後,將達20%。究竟孔令瑜及聯席人士,覺得溝淡到哪個比例,才是不可接受?還是覺得可以無止境溝淡?

答:香港人口在1945年只有50萬,15年後,增加至300萬,是600%,而且幾乎都是大陸移民。如果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人來香港就是「溝淡」香港人,那今天為何還有接近60%的人投泛民?我猜恐怕是過去,我們沒有像今天那麼仇視新移民,把他們用力推向保皇黨。譚生從廣告一路來,都當新移民是負資產,是全方位的負資產(政治,經濟,文化上都是負資產),有助於把新移民推向保皇黨,未來如果64黃金比消失,就要多謝譚生的排內論述。這是過去50年與今天最大的不同。拙見。

4. 我一直說,很多左翼朋友都是反對新界東北的同路人,所以我忍得就忍。新界東北的發展區,可承載17萬人。以每年5萬4千新移民,3年的新移民數量已填海新界東北發展區。我提出控制人口增長,正正就是想減輕發展新界東北的壓力,因為我覺得古洞村村民的居住權相當重要。若繼續每年5萬4千人來到香港,你們想東北幾時失手?

答:很多人已再解釋,看來你還是聽唔明,這就是偏見的威力。來港的新移民是香港人的家人,只能算一家人,不能分開計,不要犯double counting的錯誤。不知譚生是有意或無意,一再把新移民誤當「雙非」家庭,暗示每一個來港的新移民都會「搶」一間屋住,所以起再多屋,都被這些「雙非」人搶啦,好恐怕啊! 事實上不是這樣。新移民妻子跟香港老公一起住。私樓或公屋都是跟老公一起計的,只算一個單位。新移民不會增加一條新的公屋隊或私樓隊。只會從單人變雙人或三人單位而己。除非中港家庭的婚姻破裂,男女分居或離婚,才能算是「兩家人」,才會有「多一人隊」的問題,懂了嗎?

5. 港人基層男士在港難以娶妻,這是明白及理解。但當港人娶了大陸的年輕女士,那是否對大陸的男士不公平?港人的跨境婚姻權正影響大陸男士的結婚權,我無意為大陸男士爭取權益,但若是基於公平,為何讓單程證制度繼續鼓勵跨境婚姻?

答:這是我見過最可笑的說法。那譚生開班開導下香港男人,勸他們多為大陸男人著想,不要北上競爭老婆,對人家不公平囉。單程証的設計是「不公平」的拖慢中港家庭團聚,被您讀成鼓勵,大概只有偏見才能造成如此嚴重的誤讀。港人去韓國娶妻,一年內就可團聚 ; 去大陸聚妻需要四年 (單程証的規定)。

6. 泛民的朋友們大多對香港政府及大陸政府抱懷疑態度,但實在很矛盾地,孔令瑜等人士對單程證制度給予相當的信任。單程證的配額分佈在各省市,由地方官員審批,貪污的傳聞時有發生。我相信孔女士手上有很多排隊很久的個案,就是正正存在貪污、假結婚,有些真正需要團聚的才要等數年。為何孔女士經常掛在口邊單程證就是團聚,而不對存在的貪污及假團聚大力鞭撻。

答:單程証的審批有問題,但不表示每個地方政府都是貪污。所以我們要求成立中港小組聯合審查,增加透明及認受性,是爭取審批權法的第一步。

7. 在孔令瑜及聯席人士的記者會上,背幕及標語的用字都非常尖酸刻薄,彷彿范國威、毛孟靜及譚凱邦殺了他們全家。我們三位只是提出需要控制人口增長及取回單程證審批權,你可以不同意我們,但記招的佈置敵意太明顯。原來所謂的包容,只適用於新移民,原來曾和你們並肩作戰於民主路上的香港人,就可以批鬥?

答:如果譚生不是一直把新移民當成全面負資產,當他們是敵人,真的沒人會理你的怪論的。爭取民主要有共同信念,那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改革移民政策必須立基於核心價值,而不是立基於對移民的偏見。你的偏見已先背棄香港核心價值,要如何「同路」呢?我們堅持「公義自治」,跟「排外自治」不是同路人,抱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