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基督信仰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廣告

廣告

圖1-540x362
為響應美國「佔領華爾街」,英國青年年前曾「佔領」位於市中心的聖保羅大教堂,在教堂前紮營。(網上圖片)

作者/馬竇

早前參加一個關於基督徒與公民身份的座談會,這類議題在外地其實並不罕見,但在澳門極端保守的宗教氛圍下,能有這樣的討論,實屬難得。

基督教徒,到底如何做個好公民?別亂過馬路、扔垃圾、扶阿婆上樓梯──這些大家都沒有異議。可是一談到政治抗爭,大家神經就緊繃起來了,煩躁不安地翻著聖經,想要在裡面找到聖經鼓勵或反對基督徒參予政治抗爭的例子。

基督是政治的基督嗎?

就我看來,這種嘗試永遠徒勞無功。「政治」的概念,在十六世紀以前根本不存在。在古代,權力的分配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從小孩在家打架,到政客在元老院吵罵,在本質上並無差別。施洗者約翰批評黑洛德王的私生活、耶穌趕走聖殿裡的商人,這到底算是「政治」還是「非政治」?今日我們大可以找出政治學的一百種定義來替聖經故事分門別類,但我們要知道,在耶穌的時代,沒有人明白,也沒有人care這種分類。

可是,耶穌不是勸猶太人順服羅馬稅吏,乖乖交稅,「把凱撒的還給凱撒」嗎?耶穌被捕時,不是阻止彼得反抗嗎?這是否證明耶穌禁止門徒反抗當權者?就我看來,耶穌並沒有這樣的意思。我們要實事求事地瞭解到,耶穌在說話時,並非在宣讀法律或頒布法令,而是在進行對話(dialogue)。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理解耶穌在和怎樣的時代、怎樣的人進行對話,我們就很容易誤判耶穌的說話。

我們知道,在耶穌的時代,猶太人正身處羅馬帝國的統治之下。舊約記載,猶太人過去曾多次被外族入侵和奴役,上帝則一次次地派遣使者協助他們對抗外族,「到達流奶與蜜之地」,好使他們「生養眾多」。因此,當耶穌以救世主之姿踏上歷史舞台時,祂的信眾自然期望他能帶領大家,把羅馬人幹掉、重建偉大的猶太王國。事實上,耶穌的敵人也是這樣去理解耶穌的企圖。

然而,耶穌憐憫猶太人的處境,卻從不是個反殖民主義者,沒有組織群眾把凱撒的稅吏趕回羅馬;祂常勸大家不要沉迷於財富的累積,卻不是個馬克思主義者,沒有勸人建立一個財富公平分配的社會。不,耶穌要的並非世俗的改變,乃是心的悔轉,因為那是步向永生之路的關鍵所在。耶穌叫稅吏改過、勸人拋棄奢華的生活、救濟窮人。這一切,都是為了心靈的改變,而非社會革命。耶穌與壓迫者當朋友、又勸人順服剝削老百姓的執法者,正是在與那些期望祂會消滅羅馬帝國的信徒對話,告訴他們自己要帶來的救贖,和他們所期待的並不一樣。因此,與其說耶穌「反對」政治抗爭,倒不如說那並非祂關心的重點所在。

不過,這也就夠讓人尷尬了。如果抗爭如此重要,耶穌為何隻字未提?於是,基督教徒往往只能「兼顧」公民身份,卻無法「融合」兩種身份。於是,在提倡公民運動時,我們很容易忘了自己的信仰;而當我們談起自己的信仰時,又很容易忘了自己的公民身份。究其原因,是因為我們無法為公民抗爭找到一個屬於基督信仰的註腳──我們既沒法在公民運動中找到基督信仰的定位,也沒法在基督信仰中,找到公民運動的定位。

我們的老本行:文化大革命

於是,我們有必要問,基督徒為什麼要參加抗爭?這抗爭的理由,和別人又有何不同?他們抗爭的手段,又和大家有何分別?基督徒參加抗爭,一般禁忌凡多,如不能使用暴力、咀咒別人等等。然而基督教也自有一套「特殊技」。要瞭解基督教在抗爭中的優勢,我們有必要再次回到早期使徒的時空當中。

圖2-540x392
北方文藝復興的著名傑作,艾森漢姆祭壇畫(Isenheim Altarpiece, 1506-1515)中的耶穌像。畫家繪畫耶穌時,把當時農民常見的嚴重皮膚病畫在耶穌身上。

羅馬帝國是個包容並蓄的文明國度,能吸收來自世界各地的異國宗教,卻偏偏容不下基督教。為什麼?因為羅馬人(睿智地)看見基督教並不單純地只是個新宗教,而是代表著一套全新的價值觀。基督徒不願當兵,反對貪婪,這些都直接危害到以通商和戰爭為立國之本的羅馬文明。比起基督徒偶一為之的城市暴動,基督徒那種與世俗慾望對抗的文化革命也許更激進、更具破壞性、更能要掉羅馬帝國的老命。

今天的情況,和物慾橫流的羅馬帝國很類似。為何我們對權貴的專制和不法,採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原因是我們採取一種極端資本主義的態度,認為只要經濟能穩定的發展,公義、人權和窮人的權益都能夠犧牲。也就是說,這並不只是社會出了問題,也是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心靈出了問題。若說專制不公是社會的腫瘤,那扭曲的價值觀正是裡面的癌細胞。而對抗這種為了得到世界而失去生命的金權崇拜,不正是基督信仰的老本行嗎?

願袮的國來臨

就我看來,這是一場貫穿政治與非政治,物質和心靈的價值觀之爭。一些教會已經受到資本主義的侵蝕了。它們推行所謂的「成功神學」,把名成利就的權貴視為基督徒的模範,而完全忘了基督信仰的創始者是個被政府處決的無業窮人。這些教會,也往往喜歡自稱中立,卻不時為權貴撐腰,鼓勵信徒在面對不公義時,選擇沉默。

基督信仰的核心關懷,當然是信仰和救贖。可是正確的信仰,又怎會只在乎自己的救贖,而不理別人的生活;又怎會只關懷來世的救贖,而忘卻現世的公義?基督親自教我們的禱文,是先求世界的公義,再求自己的救贖。基督又勸我們效法祂背起十字架。這十字架是世人的罪孽,而不只是我們自己的罪孽。若沒有救贖世界的心,自己又怎可能得到救贖?基督信仰抵抗金權的腐蝕,強調我們對全人的責任,這本身不就是絕佳的公民教育,不就是對公民抗爭的最有力支援嗎?由此說來,基督信仰在抗爭路上的位置與角色,上帝也許早已預備。

圖3-540x328
國外網友把早期使徒的殉道圖配上成功神學的口頭禪:「神為你預備了一個好的人生計劃」,以諷刺成功神學的歪風。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基督信仰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