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佔領老蘭—金融界「和平佔中」商討日

廣告
佔領老蘭—金融界「和平佔中」商討日

廣告

星期六下午與友人參加了金融界「和平佔中」商討日,地點是在蘭桂芳一希臘餐廳。在蘭桂芳舉行商討的原因大概和典型中環金融人的文化有關:他們午飯時間不時會光顧那裡的食肆,下班後又總愛往老蘭Happy Hour。選擇希臘餐廳則因為「佔中行動」期望體現的「商議式民主」的精神,而這種精神可追溯至西元前五世紀希臘雅典式的「直接民主」。一如以往的DDAY2商討日,我們討論的議題包括「民主普選對金融界的重要性」和「和平佔中如何能達成爭取普選的目的」。

一人一票選特首無可退讓、提名門檻越低越好

一向很少與同行討論政治,有時甚至認為他們都是「討厭政治」的一羣。現時的香港的中資金融機構增長迅速,更令筆者覺得越來越多人會為保飯碗而避談選舉等敏感話題。是次商討日宣傳又不多,所以,當看見有六、七十人出席著實也有點驚訝!至於商討結果,大多數的參加者都認同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是必須的。對於如何篩選或應否篩選特首候選人,大家卻有頗激烈的討論。當中提名門檻和「提名委員會」的產生方式至討論結束仍未能達致共識。雖然不少人都贊成提名門檻越低越好,但何謂低、何謂高則未有具體方案。有人認為提名門檻的主要作用是減低運作成本,避免出現過多候選人;有的卻認為現時政府浪費的公帤遠超選舉可能需要金錢,一個公平、公正、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方式,比有限的金錢珍貴千倍,成本的考慮只是次要!「提名委員會」方面,有人贊成政黨提名和公民提名可並存;有人則認為「提名委員會」既是基本法規定,港人必須遵守,但若以公民提名/全港合資格選民組成「提名委員會」則有點取巧。筆者卻認為基本法既然沒有詳細列明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我們又何須自我審查,假定哪一些模式才能為中央接受,反正去年的「超級區議會」開始時也被認為是違反基本法的呢!

「和平佔中」的成效存疑

至於「和平佔中」的成效,不少人亦有所保留。有出席者質疑,雖然現時中共明顯很擔心佔中真的出現,但假若佔中出現時,中共卻反高潮地「冷處理」—一天、兩天、甚至一星期過去,政府仍視若無睹—佔中行動又如何繼續呢?「佔中行動」的目的顯然是向政府施壓,以較具脅迫性的手段令政府盡快為政改作出全面和廣泛的咨詢,然後提出一個貼近民意的普選立法會議員和行政長官方案,在宣傳上卻多番向市民和金融界同業保證這行動對經濟民生影響不會很大。筆者敢問,如這個行動的負面影響只是輕微,又如何向當權者施壓呢?筆者明白行動成員不想嚇怕一向追求穩定的港人,可是,要付出才有收獲是恆久不變的道理,如要維護我們的法治,令我們長久以來行之有效的制度不被日漸侵噬,直至一天蕩然無存,每一個香港人也應有所付出。

2017是終極還是循序漸進一小步?

值得一提的是,中原集團董事兼免費報紙章AM730主席施永青亦有出席商討日。施老闆闡明他期望中國和香港的民主早日來臨,可是,他卻認為港人爭取特首選舉的模式時,可先爭取一人一票選特首,之後再磋商候選人產生辦法,不必將兩綑綁在一起。施老闆這個講法,即是說2017的選舉不是終極方案。這與政府官員以及一眾建制派議員的拖延口吻同出一徹。依照施老闆的建議,我們下屆特首選舉時可能要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在中央欽點的梁振英、李慧琼和范徐麗泰之間選出一人成為行政長官!香港人,你們能接受嗎?更可怕的是,當選的一位會挾全港選民之名,與全港市民為敵,推出一些與民意相違的惡法呀!

總的而言,是次佔中商討日算是成功的,因它提供了一個平台,讓持正、反意見的人都能暢所欲言。主辦者錢志健也居功不少,聽說他在是次活動舉辦前數月,已定期舉行小型研討會,向同業講述「佔中行動」的意義,望能真正做到「遍地開花」的效果。筆者期望今次商討日的出席者都能將「佔中行動」的訊息傳達開去,讓更多人明白它的目的不是「搞亂香港」,而是撥亂反正。記著,如特區政府履行承諾,與港人磋商並達成一個符合國際公約而又普及而平等的2017年特首選舉方案,「佔中」根本不用發生呀!

撰文:Agnes Tse @ Socrec
編輯:焦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