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文化論政】鄭家駒:自然,作為教育的真實場所

廣告
【文化論政】鄭家駒:自然,作為教育的真實場所

廣告

理想不現實?

題目暗示了,學校是個不太真實的地方。學校的夢幻之處,跟這年頭電視劇中「人人住大屋」那種脫離現實不同,甚至那種夢幻跟現實有某程度的一致,例如「求學不是/當然求分數」的一句兩面,大家都游刃有餘地,好好實踐著相當貫徹的言行不一。做了十年教書佬,對這種心態有一點觀察和體會,發現那可能在於,我們慣於把理想和現實看成二元對立或割裂的東西。

譬如,如果當局說我們要「以學生爲本」,意思大概是,每個學生都是一個主體,都是獨一的存在;同時,我們會理解每個學生是歷史構成的一個人,有他/她的過去,以及由當下構築的未來。這一種教育觀,不會覺得對學生施教以機械式的一致模造,是理所當然的美好。這聽來理想,人人喜歡說喜歡聽,但往往到落實了卻又害怕起學生的主體不合框框。然而,當我們真的尊重起學生的主體一面,我們眼裡才會看到差異,看到他們現實中的模樣,教育才能正式開始發生。這樣,理想不與現實相挬,反而是實際地開啟現實的鑰匙。

割裂的失效

現代的教育配合著社會分工,觀察到現象是,學校把學生的認知和經驗分離,學科把知識切割,再加上社區生活和空間逐漸消失,就如何好好自主生活而言,學生不論高分低分,都在去經驗化的環境中,漸漸成了低能。於是我們有「課程統整」,倡導「跨學科學習」,還有「OLE」(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等等一系列高度管理的補救措施。然而,在學校生活的時間上、空間上和經驗上始終間格化的系統之內,補救式的黏劑,往往抵不住割裂的張力,尤甚是在學生本已壓縮得氣喘的學校生活中,這些措施見縫插針,發展至OLE要交數這個極致,連一個人自主學習的最後一個領域 ﹣生活本身,都填塞殆盡。

學校菜園的實驗

很幸運地,上年可以在任教的中學,嘗試同學生在學校種菜。這源於「永續生活設計」(permaculture)的啟發,想學習以種植這個行動,或許可以把學校各個環節連繫起來。例如,廚餘可以堆肥,種植可讓垃圾變資源;種植的生產和後續過程,如作物加工或銷售捐贈,可以讓學生在不同學科學到的知識,諸如文理商以至木工家政等,化為與現實搭通的五感和實踐,扣起認知和經驗,連起學校和社區。我們甚或可以藉學校種植,向學生提出一個極需整合知識技能和視野的問題:這些以尊重自然和人類身體的方法生產出來的食物,社會如何也能讓窮人負擔得起?

於是我組織了一個種植小組,在一個學年裡,用了學校一個園圃種菜,試過廚餘堆肥(可惜不成功),用果皮做液肥,收集雨水,學過食物加工(做蜜餞),開過收成派對,參觀有機農場,考察南生圍,辦過放映會。活動算多樣豐富,種過的作物也不少,有沙律菜、通菜、唐蒿、生菜、芫茜、豆角、青瓜、南瓜、薯仔、番茄、蔗、蘿白等等。

最後,參加學生由學年初的50人,到學年中約20人,變為學年尾的5個人。

自然,教育的真實場所

學生離組,作為組織者,有太多不足可以檢討。不過結果似乎有點在意料之內,因為小組由起初視種植為一個活動計劃,慢慢回返到什麼是教育的思考原點。這個轉向是由permaculture的精神促發:我們要依循自然的規律進行設計;如果有好的條件和設計,學習應該是自發的。 就此,小組一個原則是,對於學生出席和學習動機,我們都貫徹了不以賞罰來管理。於是,學生的學習過程,同時是我把以往最方便的「教學法」忘掉的「去學習」(unlearning)過程。希望學生願意學習,本身是促發,而不是控制,這樣便得靠還原到好的組織設計。當然學生離組,當中也有跟學校管理系統的內部張力有關,例如對所謂壞學生,課堂以外就有很多措施管理著他們的「偏差行為」,例如留堂制度。作物需要每日的觀察和打理,但學生有心每日抽時間來,在碎片式的緊迫日程下,也不是容易的事。

組織設計、學校大環境,以及種植所需要的持續心力,三者之間的張力,需要解套。中間試過許多方法,例如分組分工分時段澆水施肥,熟悉了學生之間交情關係,改變分組方式等等,最後發覺都是虛招。自然會給予最真實的回饋:菜會老,瓜會黃,野草勃生。自然就讓學習者經歷一個反省性的學習過程:眼前不是要對付自然物,而是想想我們做錯了什麼?

學年最後兩個月,我放棄了管理學生,每日自己來到菜園打理,拍照上載facebook報告,終於有5個學生,也漸漸來養成了每日一起照顧作物的習慣。

這不是要說明「現實多殘酷」或「理想不可持」的教育故事,相反,如果有教育原則覺得值得貫徹,那個理想正好可以用來觸碰條件和限制,從而看清從而轉寰,從而累積有意義的經驗。理想還是那一把開啟現實的鑰匙。

弔詭的是,在現時高度管理的學校文化下,種植小組順著自然種植和教育的去中央化(decentralized)實踐,可以看到讓人細思的教育效果。一次,兩個學生看到菜園磚地上伏著一隻死去的飛蛾,便輕輕撿起,放到種青瓜的泥土上,挖一個洞埋好。他們都知道,飛蛾可以在泥土腐化,化成青瓜的根莖葉花果,以另一種生命的形態繼續存在。於是他們找到了對的地方,用雙手讓它發生。

——而我們有把學生放到對的地方嗎?

作者為鄉土學社成員

文章刪減版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3年10月28日

本欄逢週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發展,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