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中國

以天下為己任與國族存亡

廣告

廣告

文:黃宇翔 (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會員)

古語有云:「士,以天下為己任。」自古以來,士人便以天下興亡為職志所在,以關懷蒼生為志業。士人感召國人,凝聚國家向心力,打破千山萬水的隔阻,故雖處「江河之遠,廟堂之高」,亦同憂國是,勠力於國族存亡。因此,士魂消長等於國家向心力的消長,等於國家精神的消長。故士魂盛,則國家存。士魂衰,則國家亡。故此,國族存亡與士魂盛衰不無關係。而將其放諸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更是舉足輕重。

在冷漠的今天,社會極度不公義的今天,人人埋頭逐利的今天。中國猶如一部不斷生産的機器,不斷地生産、不斷地工作,但卻漫無目的,只是為做而做,失卻了國族的生氣、思想靈魂,形成冷漠的氛圍。我們的天空彷彿就只有井上的那一小片,我們的世界彷彿就只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這就是我們理想的世界嗎?這就是我們當初竭力建立的「理想國」嗎?

不,不是的。中國的精神面貌不應當是這樣,一個文明國家的社會氣象也不應當是這樣的。中國人應當有泱泱的儒雅之風,應當至少有奮發、尋找國家路向的衝勁,應當具有維新求變的時代精神。

但,如何做到?我們應當發掘這些被遺忘了的價値,更應當恢宏志氣,重拾精神,也就是重拾士人「以天下為己任」的氣度。惟有在乎,才會為國家付出,才會帶來進歩,若某一天中國有一定人數能像甘迺迪所説般:「不問國家能為你做甚麼,問你能為國家做甚麼」,那麼中國定必有希望。因為「知是行之始」,當知其必需為,其必為。

今時今日,「士」這一社會階層固然不復存在,但「以天下為己任」的精神卻應當推而廣之,人人起而法之。今日的國家,是由我們當家作主。國家是我們的國家,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政府,我們不「以天下為己任」,誰該「以天下為己任」?古語便有云:「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更何況,今時今日全國都已推行了基本教育,人人都有基本的是非分辨之心,人人都是士人,人人都是「四民」中的平輩人,我們更有能力關心國是,也更應當胸懷天下。

一個民族是需要有一種精神來支撐的,每一個時代都有每一個時代人的偉大任務,歷史是通過波瀾壯闊的進程不斷地往前推移,但危難重重,前進的動力源自於何?窮根究底,必定是「以天下為己任」的氣魄。正如孫中山先生所説:「我輩既以擔當中國改革發展為己任,雖石爛海枯,而此身尚存,此心不死。既不可以失敗而灰心,亦不能以困難而縮步。」林則徐也説:「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趨避之。」惟有此等「利天下而為之」的氣勢才能照亮國族、支撐國家前行。

在古代,這是浩然之氣。而在今天,它叫做社會良心。故此,國人不可無以天下為己任之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