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已故先人的水果比活在眼前的生命重要?

廣告
已故先人的水果比活在眼前的生命重要?

廣告

鑽石山墳場興建了一個紀念花園,市民可選擇將先人的骨灰撒放在花園內,然後將相片錶上到一個集體的綜合石碑。這是一個很瀟灑很環保的意念,相當有意思。 但可惜,政府為了推銷這個服務,在過去一年多次出動漁護署捉狗隊「清場」,為的是怕在墳場棲息的社區狗隻會引起孝子賢孫的不滿。但有否想過,如果因為要令先人爭取這一點所謂寧靜,而要大興殺戮,令本來和平的墓園沾了血腥,這會是先人的意願嗎?故人已故,還要強行為他增添孽債嗎?

一個月前,獅山行動組一眾守山行動的義士,每日下午只看見狗狗們安靜的在墳場溜連,或躺下午睡陪伴著先人。後來我們還救了垂死的十五仔,也算是對眾生的一點施布,為市民積一點點福。

前日沙田隆亨村的村長因野豬吃了先人墳前的水果,大動干火,要置野豬於死地。從某角度看,他對祖先是萬分尊敬的,只是一時情切,才動殺機。但漁護署是背著「漁農自然護理」的公職與使命,未能平衡市民及野生動物的利益,算是失職。而魯莽委派狩獵隊苛槍實彈的於民居中劍拔弩張,也是對村長山墳的一種不敬,試問誰想自己的安息之地充滿戾氣。

我們皆有好生之德,我們的先人也不會願意看見我們為已故的盲目殺生。我們都是大自然的一部份,他朝吾軀歸故土,我的皮囊軀殼和大地的鳥獸沒有兩樣,一切榮辱也只是過眼雲煙。何不珍惜眼前的生命,將快樂平等施予,這應該是我們的祖先最願望看見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