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專訪李柱銘:不贊成「源頭減人」 倡泛民爭新移民選票

專訪李柱銘:不贊成「源頭減人」  倡泛民爭新移民選票
廣告

廣告

續看專訪稿二:拒絕非居港「幽靈選民」 港府應就單程證名單提意見

由一個〈抗融合 拒赤化 反盲搶地〉聯署廣告而引發,有關減少新移民人數的爭論,導致泛民主派出現新的分歧。廣告把梁振英政府粗獷式土地發展政策歸咎以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提出「源頭減人」。部份民間團體批評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和范國威等廣告發起人鼓吹歧視新移民,反對和支持廣告兩派自此壁壘分明。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最近提到「幽靈選民」參與審批單程證的問題,被兩位議員的支持者引為同道,以引證兩人的觀點。

李柱銘日前在金鐘的辦公室接受獨媒專訪,解釋他對這場爭議的思考。他强調香港人的上一代大部份人是為避共產黨而來的移民,港人在內地子女有權來港與家人團聚,港人不應歧視新移民。他不滿意的是「幽靈選民」(見另稿),但絶不認同歧視新移民。

應盡快令新移民得到更公平的待遇

甫坐下,李看到記者預備的「反盲搶地」廣告,就說「不喜歡他們這樣搞」。「我不贊成這種想法﹝即限制家庭團聚移民﹞,因為根據《基本法》,如果他真係有權,根本他自己也是香港人,我們怎能不准他進來,這是出發點。但如果我們的社會不能夠一次過讓他們全部來,不等於我們不可以有一個健全、透明度高、公平的制度,有次序地讓他們來.……如果有權來香港並且已經入境,雖然未住夠七年,未曾做永久性居民,我們不應該歧視地們,反而應該盡快令他們得到更公平的待遇。」

《信報》專欄作者練乙錚早前撰文,指爭取新移民的政治支持是泛民與當權派之間的「最關鍵博弈」。李柱銘也希望泛民將焦點放在爭取新移民支持,而不是爭取減少新移民數目上。「我堅信一點,當大陸一個家庭來到香港。大陸沒有新聞自由、政治自由,他們來到後見到這裏的不同,如果七年我們都不能夠將他們改變過來,令他們覺得自由和民主的可愛,那就是我們民主派的失敗。我到現在仍認為應該努力在新移民上,讓他們明白香港人為何要爭取民主。因為沒有民主就保障不到法治,沒有法治就保障不到自由……如果有七年這麼長,就算不能全部贏過來,也應該可以令到當中好多人覺得民主可愛。」

他不同意「源頭減人」,對提出這個建議的人,卻抱寬容的態度。他說在比例代表制下,「你講這些話想拿這些選票,講那些話想拿那些選票」,而反對新移民的心態亦不局限於香港,是世界性現象,源於擔心影響自己生活。「其實他們(毛孟靜和范國威)都是我的朋友,在這個問題上有不同看法,我覺得不重要,我亦不想跟他們說:『你唔好喎,你錯。』因為,這個議題沒有全黑全白,是灰色地帶,每個誠實的人都可以有不同意見。我們雖然不同意他的看法,但要尊重他的看法……」

族群政治冒起 錯在共產黨不給民主

至於族群政治逐漸在香港冒起,並得到愈來愈大的支持,他認為責任主要在於北京政府不守承諾給予港人民主制度,令年輕一輩失望。「真的要香港獨立的人少之又少,示威時手持舊香港旗,不等於搞港獨。如果共產黨不是拖住香港的民主步伐,我不相信這班人會出現,而且就算有人這樣做,都不會有好多人支持。但現在事實上,行這條路線的人有一定支持,錯在哪裏呢?是共產黨不守諾言,將民主的諾言一路押後。如果年輕人覺得行唔通, 『跟住啲老野咁行, 依家行唔通喎』,我理解。我們自己也很不喜歡,很不舒服,很不開心。為何這麼久都不行?如果不是為何會有佔中呢?」

這次圍繞著新移民的爭論,已經由不同觀點的辯論,發展成對持不同意見者近乎人身攻擊的惡意中傷。這種以人身攻擊式言論去壓倒對方,令對方收聲的方法這兩三年愈來愈普遍。李柱銘表示,自己多次經歷泛民中人的不友善對待,演講被喝倒釆,助選期間被其他泛民人士「指手指鼻」辱罵,跟獨媒做這個訪問,他亦已有被罵的準備。但他說,即使不喜歡,只能一笑置之,「當然不希望人身攻擊,不是所有人這樣想,只能一笑置之。不能夠一言堂,一言堂就麻煩,要所有人完全一致,只有共產黨。」

「包容」面對政爭

記者問李柱銘如何用「民主的態度」面對政爭,他想也沒想就說出「網上潮語」:「包容。」

「有一句話:我完全不同意你所講,但我願意付出我的生命,令到你有權講這句說話。我們民主派的議員應該這樣看,其他人說話令我們不開心,刺激我們,甚至人身攻擊,但你記住,如果我們今日因為不喜歡某些人的講法,而令他停止講,他朝就算我講其他沒那麼刺激的話,一樣會有人來這樣做,最後就是共產黨一言堂。我們應該有這種醒覺……如果你沒有言論自由,我怎能相信我會繼續享有(言論自由)呢?」

記者:黎穎詩 Chloe Lai、朱凱迪
攝影:吳卓恆

續看專訪稿二:拒絕非居港「幽靈選民」 港府應就單程證名單提意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