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泛民入閘就是底線?

泛民入閘就是底線?
廣告

廣告

普選政改的諮詢即將展開,《明報》於日前訪問數名立法會議員,並稱「讓泛民入閘,政改有得傾」為「泛民建制中人共識」。這個說法其實有點取巧,因為該篇專題當中,建制代表並不包括席位最多的民建聯和經民聯,泛民代表也不包括最堅持公民提名的政黨,被訪者的組合本身就相當有傾向性。

報章有立場要推廣,這本身不是一件怪事,重要的是能面對公眾辯論。筆者就認為把「泛民入閘」作為政改共識的起點相當危險,因為在真正的普選制度之中,要確保的並非個別而是所有政治觀點的參與。把泛民一定要能夠「入閘」說成是某種的談判底線,其實相當可悲。

讓我們回到普選和當前香港政治困局之間的關係。普選之重要,在於一個非普選產生的特首面對一個部分由直選產生的立法會,過去10多年來明顯未能容易說服市民自己才是民意的代表。因此,就算他的出發點是如何的美好,推動改革時也往往舉步維艱。普選的目的,在於提高特首的民意認受,使政府能有效施政,香港不用再蹉跎歲月。

因此,未來的普選必須要是一個真普選,因為它要解決民意認受的問題。如果因為制度的缺陷而不能確保當選的特首都是實至名歸的,它就不能提高特首的民意認受,香港的政治亂象就必然會繼續下去。提名權的重要,在於如果有一些受市民歡迎的參選者未能成為候選人,選舉的公信力就會大打折扣,當選的特首在立法會面前就不一定會比今天的特首好過。

以當前的政治形勢,泛民是其中一個受歡迎的政治觀點,我們當然應該希望他們能夠派代表參選特首。然而,我們既然已經為爭取普選折騰了這麼多年,我們的目光也應該放得遠一點,不僅僅關心泛民這一種觀點能否派人參選,而是要確保任何觀點也能派人參選。

舉個例,可能20年後,忽然有個政黨推廣香港特首改行禪讓制,推舉劉德華為共主,又獲得不少市民支持,我們先不要談這個建議好不好,而是既然有市民支持,我們是否該讓他們也落場比試?如果到時候北京說不讓他們參選,這個政黨明顯又不是泛民,我們又該如何處理呢?

回到現實,泛民之內,也確有不同的政治信念,有的相信市場效率,有的相信公平至上,有的支持社會多元,有的強調傳統價值。如果建制派可以多於一人參選,我們為何只要泛民有機會派其中一人參與便會滿足,這同樣是限制了同場較量的機會!

所謂的「泛民入閘」應該是結果而非起點

面對普選,我們要爭取的不僅僅是我們自己相信的那套觀點的參與權利,而是未來任何不同觀點的參與權利。所謂的「泛民入閘」,應該是結果而非起點。事實上,如果我們要求「泛民入閘」變成必然條件,反過來說不正正就是另一種基於政治立場的參選條件?泛民以後又如何理直氣壯的反對政治篩選?

政治制度本是百年大業,筆者在此呼籲參與政改爭議的所有從政者,不要一天到晚想着如何製造一個能保證「泛民入閘」的政改方案,而是老老實實的去設計一個讓所有市民支持的參選人都可以公平參選的制度,然後相信市民的選擇。這樣,才對得起「民主派」這三個字,也對得起前人為香港民主數十年來的付出和堅持。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圖為編輯所加,來自何俊仁面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