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國際

小城民主可會漫漫長路?

小城民主可會漫漫長路?
廣告

廣告

作者/悟塵

當香港已在熱烈地討論二〇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方法,澳門政制卻仍然處於甚保守狀態,予人感覺小城的民主之路很是漫長!澳門大學副教授余永逸認為,澳門民主發展在現階段仍處於停滯不前,主要原因是特區政府未能主動地推動民主有序發展,同時民間社會對民主追求的意向也不強烈。但他指出,如果到民間透過社會運動強烈要求民主時,通常就會產生社會動盪情況,因此為平穩過渡民主體制,政府需要及早先行。他並預期,澳門真正步向民主發展,可能要在十年後。

余永逸接受「論盡媒體」訪問時指出,澳門其實並沒有經過真正意義的持續性民主運動,甚至社會對民主發展也無系統的論述。這在過去的十多二十年,民主派主要工作是教導公眾維護自己權益,以及如何制衡政府等;至於近十年出現自由工會,亦是主力在於爭取勞工權益,然後夾雜一些要政府開放和問責的訴求。「大家概念上是覺得澳門需要民主開放,社會上也有一種反對或制衡政府的力量。但我未見到鮮明的民主運動,或持續性民主運動」。

現實狀況是民間社會對推動民主的訴求並不很強烈,或認為民主不是現在澳門最重要的議題。余永逸舉明顯例子是,雖然現時有年青人和學者站出表述民主訴求,不過社會的反應不大。同樣的在今年立法會選舉,一些參選的年青人和學者,亦未能得到足夠支持進入議會。

不過,余永逸指出,雖則民間社會對民主還未去到強烈要求的階段,但政府有必要主動行先一步,慢慢開放是有利於穩定過渡。否則,如果去到民間爆發點政府才被動地去改革,那就是變成了由社會運動帶動民主化, 這樣狀況「通常會有動盪,社會成本是高很多的」。

這裡還有一個誤區,有人以為澳門現時經濟好,民主不應是重視的課題。但余永逸表示,其實經濟發展後社會呈現愈來愈多矛盾。「 多了社會矛盾,如何解決呢?現在政權持續保護既得利益者,肯定是加深了社會矛盾。(若依然這樣)那就會激發起群眾運動。經濟好是會有壓力( 推動)去到民主化的」。再是,當經濟一旦出現逆轉變差,社會矛盾更加激烈,「所謂經濟循環,升得愈勁、跌得更慘,(屆時)再突顯社會制度不公平,如何處理呢?」余永逸並認為,現時面對眾多矛盾,政府採取派錢作為另類維穩方法,但賭場會否永遠好景呢?澳門本身並沒有自然資源,萬一賭場的財源「乾塘」時,對突然而來壓力,政府如何處理?所以,愈早主動開放政權是有利澳門長治久安,穩定社會。

顯然,民主內涵不只是限於擴大立法會直選議席和普選行政長官,余永逸指出,在政策制定過程,有沒有民主機制丶民眾參與機制,以及官員問責等等,這些都是民主體制需有的元素。而這些正是澳門所欠缺的。是以,要真正推動民主全面發展,澳門政府和民間社會確實有許多事要做。

余永逸認為,推動民主,政府有三步要行。首先,政府須主動實行透明化。他指出,現在狀態是不透明,政府不願將一些資訊向公眾交待,同時官員也沒有能力傳遞訊息。而推行高透明度,這讓市民知道發生緊什麼事,是為取信於民的基礎。再者,在愈高透明度下,官員需更小心處事,這亦有助政府內部制度的改善。而這一步所牽動行政改革將涉及許多層面工作。第二步,在實行資訊開放後,讓公眾有更大參與,尤其要把不同意見人士和反對派吸納到體制內。第三步改革選舉制度,但相信這步的門檻頗大,政府需要有大決心。余永逸亦指出,在之前的政改雖然增加了特首選委會人數和立法會議席,但未能很大程度地改變選委會和立法會的代表性,卻只是鞏固現有既得利益集團的影響力,而不是擴大代表性一一這會令到政府與民間社會的關係愈拉愈遠、之間鴻溝愈加大。因此,下一步政改必須切實推動真正的民主政治發展。

不必諱言,同樣地,民主派的新澳門學社內部也出現了較激進與穩陣的不同路線之爭,余永逸表示,學社出現這樣矛盾也是正常的。這也是社會現況的折射。他甚至認為,即使學社出現分裂也不是壞事,因為為此可能讓社會趨向多元,而當社會多元化時則話語權就更多些。

他並認為,澳門是需要有較進取力量去推動政治改革,「拖著保守派走」。不過,在進取與保守的兩股力量各走極端狀況下,現在是極需中間力量去接力,從而促使民主穩妥發展。而中間力量其實已開始出現,只是尚未明顯發力,社會也未準備好。「我不期望現有的保守力量以大多數佔在體制內。希望是愈來愈多中間人士、支持自由體制人士進入立法會或體制內,去拉動改革」。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小城民主可會漫漫長路?

廣告